立即捐款

陳偉堯

網站特約記者 網誌

社運

採訪手記:沙田反水貨客之我見

採訪手記:沙田反水貨客之我見
廣告

廣告

攝:Manson Wong

本人沒有參與上星期日屯門的光復行動,所以對沙田的行動滿有期待。上一次面對衝擊場面已是佔中之時,不免有些緊張。一開始,眾人便集結在港鐵站外,叫口號,舉示威牌。突然一聲叫囂,雙方便開始衝擊,硬生打斷了小記的訪問。由連城廣場起步,一行幾百人行至沙田中心,再到一田百貨所在的第三期商場。其間不斷向名店,尤其是金鋪等衝擊,令被困閘內的疑似內地客一臉不知所措。印象較深刻的是一名內地人以言語挑釁遊行人人士,立刻遭到數十人圍攻,甚至追入店內,嚇得顧客鳥驚四散。最後,一行人回到商場中庭,遇見懷疑是內地人就圍而攻之,擾攘數輪便突然散去。

對內地人的憤怒,我絕對能理解,但我卻不能認同遊行人士的做法。他們一看見內地人,就一哄而上,除了身體推撞,口中還不停問候他們的家人,說話要多難聽有多難聽,令我亦同情不幸的自由行。其後不只內地人,連路過出言頂撞的香港人也不放過,其中有人大叫「你話自己係香港人仲難聽過粗口」。此外,我亦擔心那一群怒火中燒的年輕人。看到一名來挑釁的中年人被數十人由四樓追上五樓,差點被群毆。身邊的人高呼他是藍絲,換來震天殺聲,我問身邊一名示威者他是否真的是藍絲,他竟然說「唔知,不過反正黎搞事都係藍絲,況且理佢係唔係,都係咁分架啦」。我一時無語,實在不知光復行動哪裡的光明,復完了哪種價值。或者,後雨傘運動中仍有一股無法驅除的淚氣。

對於內地人,平心而論,我亦感到十分反感。正如遊行人士所說,一簽多行在政府「英明」的帶領下,各區的生態在十年間經歷滄海桑田,內地人,高消費人士逐步取代本地人,商店亦因應變成與生活完全脫節的侈奢店。作為一名在沙田土生土長的人,我有一些時日都沒有新城市廣場出沒。不是因為太多人,而是這地方慢慢地令人生厭。還記得小時候亦會和家人到時中心逛街,吃飯,走上走落還都是小店,自家的鋪頭。今天,作為沙田的中心,新城市廣場已是一個本地人逛不起的中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