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薇婷

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博士研究生。評論人、自由撰稿人。曾創辦《字蝨》評論網、曾任《字花》編輯,文章散見《明報》、《明報周刊》、《字花》、《映畫手民》等。研究範疇為文學理論、女性主義、現代文學、香港文學、文化及電影。 網誌

生活

四不像的愛情類型片:評《格雷的五十道色戒》

四不像的愛情類型片:評《格雷的五十道色戒》
廣告

廣告

以SM癖高富帥肌肉男向偽文青內斂處女性交場面為賣點的《格雷的五十道色戒》,上畫一周便順理成章奪得美國票房冠軍。在純愛及情色光環的共同照耀下,《格》的成功再一次告訴我們,愛情爛片只要有情色包裝,絕對是票房恩物。在筆者看來,這只是一套港式「尋夢園」系列的外國人版。當然,有人或會提出,以SM作為電影主題,不正是一次對世俗觀念的挑戰嗎?假如你認為這是越軌的話,實在太對不起日本SM色情片大軍的認真制作。然後你定會問我:咁你入場睇乜?我就係睇佢如何(不)完美地展演荷里活愛情片公式。

1. 過於別扭的四不像愛情類型:柔和化的性交場面

作為一套合格的王子公主melodrama,除卻描寫感情路上的起、承、轉、合以外,必不可缺的是甜蜜對話,可惜,《格》卻將小說中大量的調情對話刪去。這種做法本是為了撥亂反正,將過份冗長的對白與婆媽情節刪走,乖離傳統愛情類型片的路線,為求令SM真正地成為主角。

從電影工業的角度看來,導演的做法非常合乎經濟原則,捉到觀眾胃口之餘,也成功消費作為話題的SM性交場面,若然拍得出色,實在應記一功。不過,經過柔和處理的SM場面,竟成為導演「聰明反被聰明誤」的證據。作為三部曲的第一集,小說主題集中在Mr. Grey引誘Anna進入BDSM的世界。但是,小說中兩人三次進入「遊戲室」,卻遠比Anna在「研究」中看見的圖片來得「輕口味」得多。

儘管第一次進入「遊戲室」內時,SM用具的呈現與展示多少令觀眾有所期待,然而,雖然鏡頭強調了二人的肉身,但緊接下來的兩次SM卻難免令人失望。假如電影意欲將SM場面包裝成「奇觀」,它是成功了一半,結果只是將「王子公主」的幻想推向幻滅,將這場melodrama推向別扭的四不像類型片。

2. 進行SM的條件:「陽光性小眾」的塑型

如果說這套電影有什麼是很成功的話,那麼,請順著輕口味SM這條路子討論下去,我們將發現Grey的陽光性小眾塑型異常出眾,甚至令觀眾滿心期望將之接納到視線當中。但在討論之先,筆者想先提及一個細節:相信看完電影的大家都會記得Anna從格雷大廈中取得的純黑色Grey品牌鉛筆,被女主角的嘴唇咬過三次,包括第一次見面時,及後在課室回想時,以及商討合約時。這一支筆,代表着Mr. Grey作為發達資本主義時期的王子──一個不單是大廈命名,連筆都必須要用自家品牌的王子。由是衍生一個結論:想搞SM再受萬千少女崇拜?請你先成為有錢人。由Anna得到這支筆開始,Mr. Grey的「陽光性小眾」形象之塑型亦隨之展開。

除了展現Grey的龐大財產之外,電影中大量鏡頭都用在拍攝男主角的身體之上,Grey的身材非常誘人,胸肌加上人魚線,鏡頭中的凝視不在話下,甚至多次從背後拍攝他的股肌。鏡頭對Grey的更衣實況更是有興趣,從扣上鈕釦到除下鈕釦,無不一仔細入微。Grey就是這樣一個陽剛且身體俊美的男性,所以他一切的行為都應該得到女主角的原諒,不論是強行抱女主角到酒店,替她更衣,抑或是命令她喝咖啡,沒有一項讓女主角願意從欲望之中退卻,反而像洋娃娃一般照單全收。在這樣一個符合世間「完美男性」要求的人面前,Anna是第16個臣服者。

而這一場SM甚至需要有許多繁文縟節,幸而導演沒有刪去Anna主動商討合約條文的部份。這一場由女性主導的商討,本來是Anna最具主體性的場景,但同時也在表現《格》對SM這件事的塑型──SM必須在人畜無害的情況下進行,才是合情合理的,而且要有保密協議,不能公開,不可言說。Grey這一位完美男性甚至能令手下的美女秘書只對外說他想她們知道的事。

更重要的殺著是,Grey對SM的沉迷,是因為年少時受到母親女性友人的「啟蒙」,俗稱「童年陰影」,一場森林散步,帶出Grey本人是無害的,SM的性交傾向只是「有問題」而且有待女主角「治療」。於是Grey與Anna進行兩次「正常」性愛,並指出Anna正在改變他,甚至在最後多次表示不願意對Anna進行懲罰。至此,陽光性小眾的人畜無害型態盡現,SM題材正式成為單純的賣點。

3. 結語:成也市場,敗也市場

或許觀眾需要什麼便拍什麼是電影工業生存之道,可是,將本來可以「出格」的情色小說改編成一套四不像的melodrama,可能並不明智。這一套類型片雖然得到票房冠軍,但同時亦敗在《格》小說粉絲的劣評之下。而SM場面的柔和化,是低估了觀眾的接受程度,抑或是《格》的小說本身對SM的塑型所致,便留待大家把小說也翻一次再定調了。

文章同時刊在映畫手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