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本土的方法

本土的方法
廣告

廣告

攝:Manson Wong

看機械人動畫片,有時會出現一種能夠通過吸取攻擊力量而變得更為強大的怪獸,特別難纏。回看過去數個月來的中港政治博弈,發現中共原來已經練成了此特殊技能,港人抗爭如果過於有勇無謀,則不單止未能為香港的本土自主加磚添瓦,更可能帶來協助鞏固中共政權的反效果。

首先,我們必須弄清中央和地方的利益常常不一致。假設中央政府的決定理所當然會對香港有利,這並不是愛國而是沒有邏輯。中央與地方之爭是個舉世皆見的政治現象,香港人要爭取自身權益無論在任何政治框架之下也是正常不過。

目標認清,卻不代表用任何方式爭取都是正確。回想佔領運動期間有佔領者在彌敦道上開了一張乒乓球桌說要開展公共空間想像,立即被其他佔領者批評為不合時宜。後來這畫面登上了內地報刊,則更成為此做法破壞佔領運動的證據。很明顯大家都認為僅僅是目標高尚並不足夠,方法是否合適也必須爭辯。

那麼在當前的政治局勢當中,我們應該怎樣去推動本土議程呢?筆者沒有做國師的才智,不敢提出什麼必勝之道。但對怎麼辦才不至於自亂陣腳,筆者倒很希望所有熱中於本土議題的朋友可以一同思考。

兩陣對壘強弱懸殊,弱方當然不能對着強方的強項來硬碰。香港沒有軍隊,香港人也沒有武器,在國家暴力之下選擇以硬實力來對抗只是精神自慰,這點恐怕不證自明。香港的優勢從來不在硬實力而在軟實力,這認知對選擇抗爭方法至關重要。

我們不妨以近月各新市鎮多次針對走私客的抗爭行動為例,思考為何行動要從軟實力出發。筆者在沙田長大,新城市廣場的音樂噴泉和旁邊的報紙檔都是重要的童年記憶,今天卻因過於擠迫所以如非必要也不會踏足舊地。抗爭行動的訴求,筆者十分贊同。以直接行動作為抗爭手法,也是政府長時期不作為之下的無奈之舉。

抗爭者要警惕的幾點

與此同時,筆者認為有幾點是抗爭者要警惕的。首先,我們要理解這些行動本身不會帶來長遠的改變。走私客的出現是基於實際需求,今天罵走了明天還是會繼續來,口裏說不身體還是會繼續搭上過境班車,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本來就是互為因果。第二,如果政府有意不顧本地情况強行加速中港融合,則就算堵住一邊後又另一邊會打開,收緊了自由行又會放寬專才移民。所以,抗爭的力量不在行動本身,而在於行動帶來的後續。直接行動本身雖然針對走私客,但其成敗應以能否引起對整個統治階級不滿為標準,而不以當場能夠罵走多少人為標準。

如是者,我們可以得出相當不同的行動方法。我們可以默站,也可以派發介紹民主法治的傳單,同樣可以吸引大眾的注意,加強香港的軟實力。然而如果我們選擇無差別地辱罵任何說普通話或者拉着行李箱的人,結果不會減少走私客,畫面卻可以被中國大陸的民族主義者大書特書,減低香港的軟實力。中共依靠民族主義來維持政權已是各界共識,而中共已學懂了把港人抗爭套進民族主義情緒來鼓動反宣傳,成為通過吸取攻擊力量而變得更為強大的怪獸,所以港人抗爭一定要保持頭腦清醒,以免隨時誤入圈套。

最後再舉一例:台灣不少名嘴喜歡通過貶低中國大陸來吸引輿論,但他們所說的有時嚴重離地萬丈,例如說大陸人窮得吃不到茶葉蛋,未見過杯麵等等。奇怪的是這些節目在中國大陸很受歡迎,大家都當是笑話般廣傳。宏觀地看,中共有意識地大事宣傳來自台灣的離地批評,可使得大陸民眾輕視以後任何台灣的政治論述,無論這些論述如何嚴肅也會被以為是出於無知。如何避免中共用同樣手段化解和吸收港人的正當訴求,本土的方法就必須慎思細辯。

原文刊在明報觀點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