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葉劉的1947,新保皇的九唔搭八

廣告
葉劉的1947,新保皇的九唔搭八

廣告

為爭做特首,葉劉可以去到幾盡?繼早前因麒麟聲名鵲起,順便帶挈東瀛麒麟啤銷量,今回又嚟「1947女性平權論」,說中國1947年立國,又被人大抽特抽,Dry到用幾多補濕潤膚都唔掂。

葉劉的1947論代表甚麼?當然可以是手文之誤,但也可以是愛國葉劉對中國國情的不熟悉。經常說通識科開展之後,青少年對國家歷史認識減少的葉劉,倒證明市民對國家認識真係唔深。

回歸後的「忽然愛國」、「忽然保皇」,尋求利益者眾。但真心認識中國、愛國、為國貢獻者有幾多?大家撈油水,才有葉劉的1947,元秋阿姨之五星旗四粒小星係士農工商,以及只教得青少年覺得五四運動精神係包容同尊重。

最近讀梁慕嫻女士的名作《我與香港地下黨》,看不少五、六十年代老左派的故事。當中自有梁女士大力批評的葉國華等野心家,但亦見不少真心愛國的純真青年,為理想獻上人生。

如67年相信港英殖民主義必亡抵制會考而使人生多繞大圈的學生、參與各項左派活動被警察打至頭破血流的群眾、參與67罷工結果生計難過的工人、參與學生運動散發單張致囚卻「何罪之有」的曾德成,或港大一級榮譽畢業、曾任助教卻放棄負美留學、進入左派學校教書的曾鈺成,在那個中國貧困黑暗、前途未明的年代,犠牲大好前途,真心認識祖國、為地下黨非法服務。

區區未經歷過六七暴動,沒有咬牙切齒之恨。總認為老左派土共討厭可恨,但為理想犠牲尚值得尊重。倒是諸如詩姑、葉劉、琼子,今日的新共党,私利更濃,尋找經濟和政治特權,或為生意,或為前(錢)途,或為政治權力,「忽然愛國」者眾,反是惹嫌。

新保皇黨最錯,除了出賣市民引領市民走向地獄外,更在於為謀求利益不惜一切以至出賣人格的卑鄙。

葉劉的嘴臉,從2003的掃把頭,到負笈海外歸來扮開明選議員,畢竟也是同一副嘴臉。「葉局長無呃你,放長雙眼睇啦」。

我真係倒抽一口涼氣。

注:雖政見不同,但區區素來敬重曾鈺成。特別近年洗底很漂亮。蔡子強曾撰文評曾,可參考

原刊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