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寫得出「香港製造」的自信

廣告
寫得出「香港製造」的自信

廣告

每一年教學談及香港人的身份認同,總會重提50年代至今的「香港人」。由錢穆、唐君毅,到調景嶺、新蒲崗,直到許冠傑趕走鄧麗君的那些年。似曾相識的70年代後,我們始出現許冠傑的「洋紫荊」、「香港製造」,到羅大佑的「皇后大道中」。那種鄙視中國,又傲視世界的豪言與自信。

面對主權移交塵埃落定,許冠傑唱香港製造,「所有好嘢香港製造/香港好,東方之珠世上無,香港好,你我都也覺自豪」,大唱香港娛樂豐富、交通便捷、美食繁多,非澳美加國可比。又如皇后大道東,「知己一聲拜拜遠去這都市/要靠偉大同志搞搞新意思/照買照賣樓花處處有單位/但是旺角可能要換換名字」等句,都流露對主權移交的擔憂與對港英的難捨、對大陸的調侃鄙視。堅信香港優越。

今日我們仍是否有這種自信?能否仍然發出這種豪言壯語?

有的,只是,我們從自豪自己是「香港」、「東方之珠」,變成「亞洲國際都會」、「中國對外的窗口」、「背靠祖國、面向世界」的繁榮港口;我們是華人世界影視娛樂的橋頭堡,卻成為滿口普通話歌唱好聲音的中國香港;我們的歷史被敘述成中華帝國的轉口港,我們的經濟被轉型為中国的進出口中心,卻不再是自己的中心。

已沒有人敢再提東方之珠,仿佛香港從沒有獨特過。皇冠上的一顆明珠,變成中國南部的小島。從自立於世,變成自豪「我大佬好勁跟佢搵食實無錯」,成件事錯晒。

自2003年後,我們疲弱,也誤以為「中央」扶了我們一把。不少人漸漸認為,我們無法離開中國生存。但反過來說,香港要如何走,是我們需要尋回信心。不是要脫離中國,而是我們不能忘記,沒有中國的「協助」,我們亦曾傲然於世?

註:民主黨中委柴文瀚曾撰文「保持優越感香港優勢之本」,值得參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