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前線科技人員議政小組

我們是一群關心時事的前線科技人員,希望聚集志同道合之人,以科技人員的技術和觸覺,為業界,為香港發聲。 歡迎所有從事科技行業的有心人加入我們。 網誌

政經

回應山中:特首也要認受性!

回應山中:特首也要認受性!
廣告

廣告

山中在《數說831》一文中,定義了一個由0到1的「取態數值」,中央意願定爲0,而香港人意願定爲1,以數字的方式,指是831決定下之普選(831普選)選出來的,怎麼也比1200人小圈子所選出的接近1,或至少不比以前接近0。

文中又提到:

「831的實際結果並不一定比1200(提委會)更好,但當最壞情況也不過是跟現在一樣,加上趨向1的可能,兩者要二選一你會怎樣選?」

這似乎意味著怎麼也好,831普選選出來的特首都比以往的貼近民意。

首先,該文完全忘記了同一陣營以內,也有經濟、道德光譜之不同。葉劉淑儀對LBGT權利較開放,自由黨則走保守路線。泛民以內,民主黨較傾向退稅,工黨則明確贊成為保障基層權益而加稅。因此,這種「取態數值」實無意義。

另外,該文完全忘記認受性的問題。以前特首不得不承認他不是民選的,但831普選下的特首,卻可以大聲聲說自己由民選產生,於是這很可能成了絕佳藉口推塘之後的改革,甚至假借民意,進一步協助北京進行統戰任務。這也是很多人拒絕「袋住先」的原因。君不見親北京人士多次扭曲民主的定義?這足教人心寒。

市民對這特首是否服氣,是否認受他,也對其管治能力有所影響。如市民不認受他,立法會議員(至少直選議員)因為要對選民有所交代,這個特首在立法會自然被留難之。試想想,一個有意參選又獲得一定選民支持的人,若因著831所定的提名機制要被篩走,那麼最後被選上當特首的,很可能只是市民的次選,甚至連次選也不是。那麼可能次選都不是的特首,難免會被比較:假設在平行時空中,當初被篩選的反當上了特首,或至少出了閘,在某某事件中又會如何?

另外,就算按這「取態數值」理論,但山中附上的圖表也劃出了,「取態數值」不可能超過0.5,言即若要中央、香港二取其一,在這完全對立的局面,這個特首自然會被「4捨5入」至最0。為何香港人走了半世紀民主路(連同市政局計),也不值一個超過0.5的特首?

山中自視為策略家,可惜他連最基本,網上早有所見的政經光譜定義也不認識,而是只想著親北京和民粹的二元對立。再者,在大部分港人眼中,他們最需要的是公平制度和選舉權利,讓不同政見人士,在光譜不同的位置下,也可參選。他們需要的,並不是甚麼策略。最後,既然山中沒有說他支持這制度,那麼假如今年所交的方案依831決定並獲通過,他又有何高見日後爭取一個更具代表性的選舉?抑或他骨子裡其實非常支持831決定而認為日後無需修改,只是沒有說出口?

文:[email protected]前線科技人員議政小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