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欺凌當前 拒絕沉默 與服務對象同行

欺凌當前 拒絕沉默 與服務對象同行
廣告

廣告

「社工復興運動」回應政改第二輪諮詢文件

曾在「雨傘運動」期間發表聲明支持香港人的知名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Žižek)說過:「當代世界的權力結構,愈來愈變得犬儒無恥,官員政客不再忌憚以謊言——甚至不惜自曝其短——進行執政的表演。(摘自«Demanding the Impossible»,Polity Press, 2013)

對於齊澤克的觀察,不想成真,也得承認……今天的香港不就是齊澤克預示的政治環境嗎?

對於政改諮詢,831人大常委的違法落閘決定(«法政匯思»於2015年1月27日發表的政改立場書已作解釋),催生雨傘運動,過百萬人投身佔領區,為命運自主抗爭的香港人吃過催淚彈、捱過警棍、嚐過胡椒噴霧、受過黑幫施襲,甚至不惜被捕進行公民抗命,就是要宣示:「我們絕不妥協任何以假亂真的普選形式」。
特區政府一直強調重視「公眾參與」,舉辦各式諮詢做秀活動,卻又動員「臨時演員」佔領會場。無論民間聲音如何,官員只懂如錄音機重申「2-3名候選人」、「50%提名門檻」及「1200人組成提委會」的三閘框架;總之就是「平衡意見」、「循序漸進」,任由每次諮詢港人「自講」,讓民意對牛彈琴。

「社工復興運動」將抱持過往立場: “Social work is not just a profession but a just profession”. 我們之所以是個「正直」的社工團體,因為我們尤其著重堅持社會公義和維護人權的原則,這是多個專業組織的工作守則的重要條文 (BASW, 1976; 1977; 2012; NASW, 2012; SWRB, 2012)。

社會上每個階層或公民的能力也許有異,但倘若將普選行政長官的提名程序只局限於既得利益集團裡的1200人參與,恐怕只會把弱勢社群進一步邊緣化(marginalization)、排拒化(exclusion)和烙印化(stigmatization),有違平權和社會共融的理想。這只會把香港打造成「權力孕育更大權力,金錢衍生更多金錢」的地方;有財力的人只會更直接影響決策,佔用公共資源,改造社會制度,進一步剝削身份、階層、學歷、就業狀況處於社會邊陲位置的弱勢社群參與公共事務。

「袋住先」不過是指鹿為馬,即使官員如何巧言令色,也無法透過一個剝奪數以五百萬選民權利的不平等選舉,去根絕現時極不人道的樓價、公共事業的瘋狂私有化或掠奪、內地資本家的大舉入侵。一張剝除了權利的選票,最終也只是一張空頭支票,一個騙局。

魯迅說過:「蜜蜂的刺,一用即喪失了牠自己的生命;犬儒的刺,一用則苟延了他自己的生命。他們就是如此不同。」特區政府不斷弄虛玩假,明明在排除異見,卻又裝模作樣演活犬儒鬧劇;同時又無所不用其極摧毁法治、傳媒、大學教育的獨立性,最終只會玩火自焚,失去一整代的香港人。

「社工復興運動」謹此聲明,嚴正要求特區政府:

1. 澄清人大「831決議」超越了基本法附件一及人大常委釋法下,給予人大常委在「政改第二部曲」階段的權限,並說明其在法律上不存在約束力。
2. 重啟政改五部曲。
3. 討論如何建立公平政治制度,包括讓服務對象和其他香港巿民擁有平等的提名權、參選權和選舉權的政改改革方案。
4. 全面廢除功能組別。
倘若特區政府一意孤行,基於「服務對象參與最大化」的原則,我們定必全力支持立法會否決政改方案。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目睹強權的欺凌,不可能沉默。沉默一時或可偷生,但只會讓暴力和欺凌得寸進尺;「毋忘初衷」是佔領運動的核心口號,作為社工,初衷也就是和受盡壓迫的草根民眾同行──全力支持香港人實現真普選,堅拒「袋住先」。

社工復興運動
6/3/201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