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短篇小說︰害怕回頭的人

廣告
短篇小說︰害怕回頭的人

廣告

是一條石板砌成的斜路。

仁不疾不徐地向上走。從他白襯衣配上灰黑西褲的服飾看來,似乎是一名中學生。他左手姆指插在西褲的邊袋中,其餘四隻手指就隨意吊掛在外,手肘微彎,擺出很有格調的態勢。仁又走了幾步,從袋子裡抽出姆指,隔着布料摸摸自己大腿側的位置;幾步後,又將姆指插進那有點黏的褲袋裡。如此樂此不疲。仁抬起頭,瞥了走在前方的男女一眼,有點疑惑。仁放緩步伐,別過頭,看右下方才剛踏過的石階,右手整理一下髮尾,挺直有點駝的腰背,回復起始的步速。

一條很長的路。

仁又走近了那對男女,他在距離約五米的地方再次放緩了腳步。不耐煩,覺得那對男女走得太慢了。他嘴裡唸唸有詞說着粗話,卻也沒有因此加快腳步超越男女,就只好無奈維持現在的距離。

快要到達分岔口時,男女像是發現了後方的仁,男的回過頭,看仁一眼。就這樣一瞥,使仁害怕極了,他不知道那男的為什麼會回頭看他,他想︰「我是否有什麼不妥呢?」仁檢查自己的服裝,又拍拍頭髮,撥正額角垂下的亂髮,眼鏡亦已托回最適當的位置,似乎,沒甚麼異狀。仁歪着頭,想找到男子回頭的因由,最後,他得出結論:「那男子真白痴。」

仁偷瞄男女一眼,他們在說話。仁有些慌張,不敢再注視男女的背影,卻也不知將目光放在哪裡才合適。他又開始左手的屈伸運動,但並不需維持多久。仁舒了口氣,左手拇指似乎也終能安樂地埋在布料中了。因為男女踏上了左側的上坡道,而仁則會走右方往下的石梯。

仁有點得意,因為他剛剛看到石梯下長長的一條小徑上沒有任何人。他又挺起有點駝的腰背,擰擰酸痛的頸椎,一副充滿自信的樣子。

沿着石梯側往下的一塊坡地,栽滿了各種不具名的花草。不知是園藝家的藝術情操還是自然風雨的孕育,園圃裡紫的黃的綠的紅的金的白的如圍村裡大盆菜般的混混雜雜,卻蘊涵了罕有的自然風味,要不是朝日的泥草青濕氣,還真能惹人扚一羹嘗嘗。當中幾朵黃花兒,柔水的樣子,左左右右在飄蕩。花瓣上兩隻螞蟻,密密地在商量甚麼,然後像是決定了些機要事情,迅捷地爬落,懾手隱足暪着其他生物到達石梯。

螞蟻環看四周,雄的對雌的說道︰「累了嗎?」
雌的應道︰「不。」
「那走吧。」
「嗯。」

螞蟻沿着石梯爬落,看他們相依相偎的樣子,還真讓人羨慕。螞蟻似乎有着用不完的體力,他倆小口子走的跑的,也不知爬落了多少個高崖。螞蟻感覺走得夠遠了,雄的道︰「我們將永遠在一起。」
雌的有點害羞︰「嗯。」
「怎麼了?捨不得家嗎?」
「不是……」雌的嚅嚅道。
雄的擁抱着她。
雌的沒有說話。

他們又展開逃亡旅程,但再沒有奔走的必要,因為已擺脫了追蹤。螞蟻依偎彼此,欣賞四週新奇的景物,浪漫踏着輕柔的步伐。
就在爬落編號六十一的階梯時,雌的罕有地主動發言︰「我……總覺有點不安。」
「怎麼了?」雄的側着腦袋,凝視愛人。
「嗯……」
「怎麼了?」雄的露出不耐煩的樣子。
「我總覺得不應離開家。」雌的終於回答。
「為什麼?」
「總覺這兒不安全。」
雄的凝望他的伴侶,柔聲道︰「我會保護你。」
「嗯。」
雄的轉過身,往上看看才剛爬落的梯角,道︰「看,我們也見不着那段長長的路了,這一個個連綿的斷崖不正好阻礙了他們的視線嗎?他們不會知道我們在這裡的。」

……
「怎麼還是這樣子?嗯?」雄的似乎受不了雌的過份擔憂。
「就是……我們不也看不到身後有甚麼存在嗎?」
雌的艱難地吐出一句。

仁走落了最後一階石梯。

他停下腳步,喘了口氣,眼睛直愣愣呆望前方的路。他提起右手,輕輕的、顫抖的捏着左手腕,探聽脈搏奇異跳動。視線逐漸沉澱,心情一下子跌落了魚檔又冷又腥的冰堆。

仁感覺自己被玩弄,渾身不自在,就像是做了甚麼可怕的、不見得人的事般。胡亂摸索自己,想要替雙手找個最恰當的位置擺放。勉強走了幾步,面部肌肉在掙扎,然後偷偷回頭瞥了一下,查看這區區數十級的階梯上沒有任何可怖蹤跡。

不安也就消除了。

(圖片來源︰陳綺貞海報)

作者Blog︰小巷遊戲by易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