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馬克鍾

八十後廢青,現職白領。深信溝通、思考與閱讀才能在荒謬的社會中保持清醒。 網誌

社運

光復行動之我見

光復行動之我見
廣告

廣告

利申一下,筆者家住北區,見證北區淪為水貨之城,受惠於近期光復行動,上水市面竟然有難得沒有水貨客的清靜日子。說實話,筆者是支持光復的,然而並不表示不能夠或不應該以客觀角度去看光復行動的利與弊。

光復行動的背景

水貨圍城已經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政府一直沒有檢討「一簽多行」的措施,內地水貨客加上真正來港個人遊的數逐年上升,為本地居民帶來日常生活上的壓力。吊詭的是雨傘運動時期政府和建制一直強調佔領影響日常生活,但到檢討自由行政策時卻諸多推搪,予人雙重標準的感覺。儘管根據政府統計,有一半水貨客是本地居民。不過,政府所得的數字恐怕只是見樹不見林。被拘捕的水貨客不等於整個水貨客生態的全部。也許有些內地水貨客只是一星期來兩三次藉以幫補生計,這情況當然不能與一天多次往來的本地水貨客相提並論,但這不表示他們不是水貨客,不會對本港居民帶來影響。

食環署是最前線執法的部門,卻被當區居民多次發現執法不公,經常有「隻眼開隻眼閉」的情況,但卻高調地檢控老弱無牌小販,令人憤慨。消防署、地政署、甚至屋宇署也牽涉在可以執法的範圍內,但政府卻沒有好好利用這些部門的執法權力去打擊水貨問題,反而在打擊各種爭取真普選的活動時效率卻出奇地高,可謂一洗頹風,更令人髮指。另外,多次的風沙行動成效不彰,雷聲大雨點小,浪費前線人員的精力,筆者對真正服務香港人的警察、入境處及海關人員感到十分可惜。

此外,當區區議員亦不為本地居民爭取福祉,向政府施壓加強打擊水貨客行為。最近,有建制議員終於做點事(因為北區只有一位泛民議員,選區又不是上水,極度勢孤力弱),向有佔路問題的藥房開刀,然而一切已經來得太遲,而且令人不得不聯想到區議員只是在區選年爭取光環,成功爭取一下,然後又打回原形蛇齋餅糭收買貪小便宜的無知婦孺。

冰執三呎非一日之寒,今天的光復行動,絕對有其萌芽的背景和社會脈絡,有一定支持者,這是不容否認的。

光復的手段與困局

連續幾星期的光復行動的模式,已經由集中在一區變成有點快閃的性質。就昨天的光復行動,參與者第一站是上水,然後屯門,到晚上時就突擊尖沙咀。這種模式的改變除了可以吸引市民和傳媒的視線外,亦抵消了光復行動的邊際遞減效應,更為警方增添調動部隊的壓力。

可是,光復行動至少有兩個困局,一)論述和,二)手法。

雨傘運動得以支撐七十九天,儘管是非法的公命抗命,但促成的手段是經過年多的醞釀,有完整的論述作支持,有歷史佐證,亦經多次演練,其「以愛與和平」的佔領手法和論據已經深入民心。去年9月28日警察施放催淚彈作為佔領的導火線,才可使十多萬市民上街佔領,加強是次公民抗命的道德上的正當性。光復行動缺少的就是類似雨傘運動的論述的支持,儘管有其形成的社會脈絡,但其道德上的正當性卻不穩固,此為其中一個困局。(當然,有論述也不代表能夠成功。)

手法方面,「勇武」一詞可以作為參與者的行動總結,其內容是甚麼不在此贅。參與者的熱血確是令人情緒高漲,而光復的畫面又令人熱血沸騰,當然沸騰的不止參與者,警察和其他周邊的市民也一起沸騰。支持的市民當然額手稱慶,不過有些市民無辜受到牽連亦是事實。光復手法的困局是,一個正當的目的,不能證明其手段是正當的,這是參與者和支持者(包括筆者)必須面對的問題。

無差別的地圖炮光復模式,令路人甲乙丙丁都波及,是令光復行動失分的地方,也給予親建制、政府和內地口誅筆伐的機會。當然行動的考慮因素不該因為避免誰人不高興而停止。但如果失去的支持比光復行動的效果大,就需要思考一下光復的模式是否有轉變的空間,好讓光復能夠繼續進行達到預期效果。光復時候,如果誤中副車,是否應該立刻打圓場,更要有道歉的勇氣呢?這是基於對對方的信任,這亦是現在大家都要面對互相不信任的情況。如果手法有走向藍絲帶的趨勢,這是支持者不樂意見到的,亦間接為藍絲帶抬轎,降低光復行動的正當性。

光復的轉向與危機

除了勇武光復,勇武加上創意是否可行?例如用上平反六四/我要真普選的貼紙?筆者不懂,但各面書的群組應該有類似用法(掛)。又或者如日本的整蠱節目,模仿黑幫仇殺的場面,但手上卻拿著玩具鎚仔或其他無殺傷力而又能突顯警察使用過分武力的荒謬的工具?

另一方面,光復不一定代表爭取真普選,光復的參與者亦不一定認同雨傘運動的爭取手法,或者已經對和理非非死心。但爭取真普選不一定與光復行動矛盾,只是後者的手法爭議性較大,面對的壓力與批評亦較大。然而,市民很容易將兩者混淆,或被誤導。要令市民改變此觀感,不能將責任純粹放到光復參與者身上,也不能怪責港人是無知愚蠢的港豬,如果要吸引市民聚焦真普選,有心人(筆者也是其中一人)也需要思考有何方式能夠使市民區別兩者的分別。而光復參與者亦該說服其他人獲得支持,不該急於將持溫和立場的同路人當成敵人。

最後,就是被滲透的可能。只要有心人收買一個半個人,對無辜的人造成傷害釀成流血事件,整件事情就全輸,警方亦可雷厲風行打壓,對今後的各個群眾運動有負面影響。

如果大家認為筆者是左膠支持和理非非分化光復行動,只能說筆者不能討好所有人。筆者承認想法天真,但是旨在投石問路拋磚引玉,希望與大家一起思考光復與其他群眾運動的可行方向。畢竟,天真的筆者仍然認為,應該兄弟鬩於牆,外禦其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