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徐少驊

早年從事媒體工作,記者、編輯、出版人、專欄作家、電台主持、書籍作者,現在從商,已婚。 香港時事評論部落 http://www.facebook.com/pages/xiang-gang-shi-shi-ping-lun-bu-luo/233195364407 網誌

政經

抗爭可以欺凌嗎?!

抗爭可以欺凌嗎?!
廣告

廣告

我贊成本土優先,我贊成修訂一簽多行,我贊成徵收離境稅,我贊成泛民主派政黨在本土優先的議題上要加把勁,我贊成在受水貨客充斥的地區進行遊行示威宣示訴求,若是在遊行示威過程中,我或是我的同伴受到暴力襲擊,我會為了保護自己和同伴而還手,而且是以令施暴者失去即場施暴能力為目標。

這不是抗爭,這是欺凌

我所反對的是對街道上的行人欺凌,無論他們是否水貨客,遇到欺凌的行為,我會一如以往,立即喝止!因為這是每一個公民理應肩負的責任!

這是那碼子的抗爭?不問情由,向拖篋的途人叫駡、喝令人家開篋檢查、打踢人家的財物、推跌老弱、令小孩子受驚痛哭。這不是抗爭,是欺凌,是惡霸所為,只是比惡霸更不堪的是這些人做壞事卻做得理曲氣壯,仗著人多,就向比他們少數的群體行兇,這種人一旦讓他們有了丁點權力,其行惡的幅度不知會提升至那個水平!

我當然明白水貨客對我們生活造成多大的滋擾,我居住於水貨客雲集的地區,我有三名稚齡的子女就讀小學和幼稚園,對於水貨客令街道擠擁不堪,藥房金鋪林立,物價飛漲,在孩子入學一事上也受過雙非兒童爭學位的困擾。說真的,我不是聖人,聽到普通話也自然地產生憎厭的情緒,跟朋友聊天時也會抱怨。但無論我們如何不滿水貨客帶來生活上多大的問題,我們要問的是,水貨客就該受到如此對待?!何況受到當街侮辱和欺凌的有很多是旅客和香港人,但即使是水貨客,他們就可以被喝令打開他們的行李篋?他們就可以被推撞、被腳踢?他們就活該在街道上受侮辱和喝駡?!當我們說大陸人如何不文明,比起這種當街的欺凌行為,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論據一:水貨客是禍首,為什麼你不指斥水貨客

一個經常拿出來為使用暴力和欺凌事件辯護的論據是,你又唔去閙那些搶我們資源的水貨客?是他們搞到我們的孩子沒奶喝,是他們搞到我們失去好的生活環境。我的答覆是,一、是政府的政策讓我們的生活受苦,抗爭的矛頭應該是政權;二、我們不能用別人的惡去作為我們行惡的理據,這不是我們經常教導下一代的簡單道理嗎?!

論據二:政府唔理,我去理

另一個經常拿出來為惡行辯護的論據是,現在政府唔理,你告訴我還有什麼其他辦法?若說你沒有女朋友,又沒錢去嫖妓,難道你就可以當街非禮強姦?!再説政府應理而不理的事多的是,有比水貨客造成更大的生活問題的,就是房價,為什麼你不去搶李嘉誠的樓房?為什麼你不去霸佔新界鄕紳的丁屋?說到底,這些內心虛怯的惡徒只是選擇一些力量比他們小的群體洩憤取樂而已!

論據三:誤中副車啫!

還有一個說法,行動是針對水貨客,至於滋擾到香港人和旅客,只是誤中副車,情有可原。問題時,這種在街道上隨意的打、砸、駡,就像一個蒙著眼睛的人在亂開槍一樣,你說我想射的是槍靶,但誤中旁人也是無可奈何呀!這種方法本身就已經命定誤中率是非常高的吧!

抗爭可以按「身份」批鬥?

事發後,有發動是次反水貨示威的帶頭人向受驚的小女孩道歉,道歉是好的!但還是要把道理說清楚。有說,小女孩是雙非兒童,這對母女是來港搶物資的,對她們指駡仍然是對的,這是用別人的「身份」來正義化自己的行為。昔日中共文革把自己的人民劃定為「黑五類」,然後按此身份進行無上限的批鬥,你認為這是對的嗎?今天我們可以在港對雙非家庭堂而皇之地批鬥,明天可以按同樣的邏輯對待新移民,你能確定這樣發展之下,有朝一日不會批鬥到你的頭上來嗎?!到時你才會明白為什麼任何文明社會都會立法禁止任何以「身份」去對一個群體作出歧視行為。

欺凌是正義的?

大部分參與這些反水貨活動的人或許都認為自己的行動是出於「義憤」,故此他們做的是一件正義的事,都是為了香港好,為了下一代好!但事實是否如此?!

你發的真的是義怒嗎?若果是因為你的利益受到侵害而產生的怒火,這不能算是為公義發怒,雖然是人之常情,但跟公義無關。若果是因為你族群的利益受到侵害而產生的怒火,由於你是族群的一份子,你的利益在其中,所以你的怒火之源也是個人利益受到侵害了,雖然也是人之常情,但跟公義也沒有關係。為公義而怒不是因為利益受到侵害,而是價值系統受到破壞。香港人爭取民主為的是保障香港的核心價值包括人權、法治、自由、平等不受侵害。我們抗爭,不是為個人的利益,不是為某一族群的利益,嚴格來說,不是以一個地方整體的利益為終點,而是為了民主「價值」的實現。

當你的怒氣讓你不再去談「價值」,不談「手段」本身的正義性,當你認為可以對另一個個體或群體施以凌辱,你不但不是在進行一件正義的事,而是一件「不義」的事!而且這樣的不義行為會變本加厲。

成為你所反對的人

曾經有一種說法,別要為了要得到你想要的,將你自己成為你所反對的人。當我們接受可以當街隨意去喝駡一個人、一個群體,對他們動手動腳,這就成了我們的行為指標,我們的孩子也會以此為榜樣,我們能夠說這是文明的行為嗎?我能夠說自己比內地人優越嗎?而這樣的事情令香港和香港人在全世界人民眼中都成為野蠻的族群。香港亦正式跟內地融合成為中國的一個城市,這或許正是中共和689所樂見。

Beyond的《海濶天空》經常被香港的抗爭運動引用為行動的歌曲,是因為我們認同歌詞的內容,其實更深的一層是我們認同Beyond 歌曲裡的和平博愛精神,當暴力一旦被引入抗爭運動中,和平博愛精神就會蕩然無存,剩下的是無止境的仇恨,不再是海闊天空了!

這篇文章不是欲改變那些相信要用暴力去抗爭的人,我自問沒有這個能力,只是希望能夠跟信奉和平非暴力抗爭義理的朋友打打氣!在目前香港這樣的社會氣氛,抗爭的路實在愈來愈難行。

(若果你也認同此文的主張,煩請把此文的連結share 出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