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維權與維穩:警惕政權對概念的馴化

廣告
維權與維穩:警惕政權對概念的馴化

廣告

新年伊始,習總也談維權,而且稱「維穩的實質是維權」。民權的曙光是不是真的到來了?有人質疑這個「權」到底是百姓權益還是政權。其實,哪怕習總跟你講到明這是人民的「權利」而不是國家的「權力」,也落不了任何把柄在你手上。因為中國官方用語中的「權利」和我們通常理解的西方思想中的「權利」,根本是兩回事⋯⋯

在中國,「權利」不是西方語境下的保護個體不受國家侵犯的天賦權、自然權,而是由國家授予個體的恩惠,前提是與國家繁榮穩定統一的總方針保持一致。

由於這種表面上一樣,實則被偷換了概念的語言被官方長期地擴散、灌輸和鞏固,最終使得一個原本用以制衡國家權力、俱抗爭意味的概念,被馴服成為一個短視的、愚忠的、失去主體性的模樣深植人心。因此,中國至今絕大多數的維權行動,都是對地方官員道義和經濟層面的申訴,申訴不果就去中央告御狀,求中央的老爺給自己做主,幾乎沒有挑戰黨國體制及其意識形態的。

這就是濫用詞彙——尤其是對集權的官方用語毫無反思地袋住並使用——的後果。政權不再害怕「權利」的概念在民眾中普及,甚至公開支持維護「權利」,因為這個概念已經經過改造,成為了為政權(而不是為民眾)服務的工具。民眾對權利的訴求不會影響到上層權力的結構,只會反過來強化這體制的穩固。將來真的有人想挑戰政權,「權利」這個詞也會成為出賣他的陷阱,彷彿手中的槍,扣響的時候才發現是向後發射的⋯⋯

所以說,習總的「維穩的實質是維權」其實應該倒過來理解:「維權的實質是維穩」。

另:像「權利」這樣被改造過的概念還有很多,比如中國語境下的「法治」、「民主」、「和諧」、「主旋律」⋯⋯還有一些是提出來刻意收窄思維廣度深度的,比如「正能量」、「建設性」、「正面積極作用」⋯⋯還有其它很多,總之都是要在你的思維深處設下機關陷阱和麻醉劑。

歷史學家Richard Grunberger說過,納粹的語言是插進德國人潛意識裡的魚叉,帶倒刺的魚叉扎進肌肉豈是可被輕易拔除的?於是這套病變的語言系統就插進了思維習慣裡,殘留在了思維形成的「常識」裡,經幾代都難以徹底清除。

這就是為什麼我看到香港也開始盛行「正能量」、中國式的「法治」這些官方病詞時,感到特別不能忍的原因,尤其是看到普通人也在樂此不疲地用的時候。

這個坑很大,爹掉進去也爬不出來你知道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