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教會,你為何不爭氣?

教會,你為何不爭氣?
廣告

廣告

教育局長吳克儉非常誠實,坦言國民(愛國)教育一直在發展中。同一時間,嘉諾撒聖心學校被揭發不斷向學生播放「愛國」兒歌《中國是我家》之短片。歌詞包括「中國是我的媽媽」,片段中亦展示天安門廣場及五星紅旗。校長周志堅承認事件,並聲稱是為了配合周訓主題「國家」(《蘋果》報導)、孝悌,及文化長河(《明報》報導)。每逢看到此類新聞,都不禁慨嘆:為何教會如此不爭氣?

以本人所知,現在某些天主教學校,已經不一定由天主教徒擔任要職,尤其是教區學校。但嘉諾撒仁愛女修會作風一直比較開明,而教會圈中某些人也常認為,修會學校比起教區學校安全,較能防止滲透及染紅。果真世事無絕對。多年前陳日君樞機力陳《校本條例》之禍害,真有先見之明。

香港天主教會中,與香港大環境一樣,實在不乏「愛國」人士。而「愛國」分兩種:愛國民主派以及親共派。所謂愛國民主派,即擁有所謂的大中華意識,認為教徒必定要愛國,要了解國情,幫助國家發展,同時支持民主運動,而或多或少不滿共產黨統治。簡單而言,就是司徒華建立多年的愛國民主運動論述,採納所謂批判式愛國主義(critical patriotism)或批判式國族主義(critical nationalism)。這類人,不是壞人,亦真心希望國家能出現政治改革。但他們往往有不少盲點,無法釐清香港與中國之關係。即使不採取廣義本土派論述,也應該要明白香港與中國大陸之文化、典章制度、風氣等皆不同,不是純粹城市與國家之關係。此外,他們也無法梳理自己的所謂「愛國」情懷究竟來自何方,同時「混淆」不少概念。例如所謂「愛國」,是愛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愛中華民國呢?如果愛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此「中國」卻由共產黨建立,如何區分兩者?說是愛中國文化及人民,為何不說「愛文化」、「愛人民」,偏要說「愛國」呢?說「中國人」都是同胞,但究竟誰是「中國人」呢?臺灣人及藏民願意當「中國人」嗎?他們也會無視某些歷史事實,例如當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周恩來親自阻止過早「收回」香港,表明要「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如此,則香港怎會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大一統意識,令他們拒絕思考,令他們以感情取代理性。

他們也喜歡把單純而缺乏思考的「愛國」意識,frame成為道德議題。「中國是我的媽媽」,我們是子女,大家有血緣關係,因此要孝敬。質疑「愛國」就變成不孝、不道德。他們或許自稱是「批判地愛國」,但他們的「批判」,也只流於表面。日講「愛國」夜講「愛國」,卻永遠講不清為何要「愛國」、「愛甚麼國」。如此教育下一代,豈會有好結果?

另一種,就是投共派。他們基本上不只是愛國,而且也愛黨,相信習近平是好人,西方國家批評中國都是帝國主義作祟。「你們常常罵中國,為何不罵美國?」對,基本上就是《文匯》、《大公》之論調。這是真心投共。另外也有為了利益,或自己相信之「大局」,或因為軟弱而投共的。他們或許心裡不愛黨,但卻選擇在黨面前卑躬屈膝、摧眉折腰。

我們不禁要問:天主教徒都是聽信奉同一天主,跟從同樣信理,為何有人會選擇與獨裁政權對抗,有人卻願意低首下心?記得曾經有神父在講道時,引用民間智慧:「一樣米養百樣人」,實在很有道理。(諷刺的是,這位神父就是選擇被大一統意識沖昏頭腦至愛黨者。)

本人曾經說過,教會的最終首領在天上,不在人間。但不少教會中人,往往忘記了此基本信條。教會要求信徒做好公民,要與政府一同為公益而努力,但也表明當政權要求自己違背良心時,絕對可以抗命。所謂做好公民,在香港而言,不是首先應該以做好「香港公民」開始嗎?但某些人一跳便跳到「愛國」的層次,而無視香港的所有不公不義,實在非常虛偽。再者,你在中國大陸有公民權利嗎?要交稅給中國政府嗎?連基本權利和義務也缺乏,如何當「中國公民」?不教孩子愛護香港,而要他們唱「中國是我媽」,實在偽善至極。

還有些教會中人,為了要到大陸傳教,或協助中梵建交,因而處處避忌,避免得罪政權。他們當中,有些人是真正用心良苦,而且深明如此做法是有代價的,因此不會處處宣揚,反而謙卑傳教,盡力而為,也不會去批評為義而抗爭者。但有些人卻不同,自覺自己很偉大,也自以為自己的策略很聰明,認為抗爭太愚蠢,不值得為「政治」而犧牲宗教和傳福音之機會。他們甚至認為,共產黨無甚麼大不妥,如果教會與黨「搞好關係」,反而有助福傳。這些人,根本不是傳福音。耶穌的福音,假若失去了公義,怎可能還是福音?妥協是好策略嗎?那麼為何墮胎議題不能妥協,公義卻能妥協?《天主教教理》有不少章節列出社會公義之道理,難道這些都可以撕去?究竟這是天主引領,還是邪惡勢力引誘。

教會中某些人,真的不爭氣。往往利用所謂的「愛」、「寬恕」、「包容」等大道理,去縱容政權行惡。而且把俗世的「愛國主義」及「國族主義」,置於「愛主」之上。教會的道理,乃以愛主愛世人為基礎,同時尊重各地文化,使人人均能以自己的文化敬天,並要求信徒因愛與公義之上主之名,在世間「履行正義,愛好慈善」。請不要以你們自己狹隘之「國族主義」把上主框住,並以上主之名侍奉政權。某些教會中人,爭氣一點吧,你們還要違背良心到幾時?「人縱然賺得了全世界(全中國?),卻賠上了自己的靈魂,為他有甚麼益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