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冬蔭波 Tomyumball

冬蔭波 - 香港人講泰國波 網誌

體育

【冬蔭波】流浪泰超日援 ─ 片野寬理淺淺談

【冬蔭波】流浪泰超日援 ─ 片野寬理淺淺談
廣告

廣告

看他 Facebook 一段感言嚇了一跳:「我決定到香港(句號 + 新行)求技術進步及中堅經驗(句號)......」從泰超來香港磨練中堅技術那麼浪漫?那他的磨擦力一定很強。決定找他磨擦一下。二月七日經 Facebook 邀請訪問,他說十二至二十號將回日本小休,此前較忙,待他從日本回來才訪問最好。他又提及離港前一晚會參加預備組比賽,於是我先偷渡往球場看看我的磨擦對象,完場後再拍下捕獲照片然後放生,至三月一日再來圍捕 ─ 訪問地點是天水圍,他就在這個不算浪漫的地方說他的浪漫故事。原來是冒險記。



※ 為了解開疑團,我先夜襲石硤尾(左),然後包圍天水圍(右)。


※ 最後在天水圍一間學校擒獲他。

港超季中多了三個之前在泰超比賽的外援球員:有「Osotspa」的日援「片野寬理」,有「Ptt 羅勇」的英援「歷格斯」與「泰警聯」的韓援「金泰敏」。阿歷與阿金在泰超的日子加起來也不足一年,未及阿寬的四分之一,所以訪問與結婚對象自然都找日本人了。不過阿歷的「東方」與阿金的「傑志」都是香港大球會,而阿寬的「流浪」卻是中型班,都是緣份吧。訪問時正值流浪那長達六個星期的歇春期,香港與流浪獨有,期間乜春比賽也沒有,所以他才可以回日本小休。不過訪問當日那個星期天他沒有休息,到天水圍的學校教學生踢五人足球去了。那教練團除他之外另有兩個日本人,是他的新隊友「杉本裕之」及日臺混血的五人足球員「時國司」。因此時國先生會是下一個故事,都是緣份吧。我們四人就在天水圍的餐廳開檯。有會說國語的時國在此,肯定可以一野就令片野招供:你究竟為什麼棄泰投港?


※ 片野在泰超與平野交手。


※ 杉本(左)與片野(右)都從泰國來,時國(中)則來自英國,都是香港人喜歡的國家。

今年將過三十三歲生日的阿寬在二零一一年來到泰國,一二三四四年了,都效力於泰超球會 Osotspa,一路都與泰國真心相愛,朋友多球迷多多,努力學習泰文之餘,更行善籌款回報泰國,加上四年間都是後防主力,上陣一百一十場射入七球,理應在日益浮凸的泰超安享晚年才對,為何會從泰國最大的 Rajamangala(Osotspa 主場)來到香港最 A Cup 的九龍灣公園?原來是他在泰超身經百戰的關係。




※ 在泰國四年,學泰文過泰國生活更回報泰國,為何選擇北上呢?

【問】Why 你來香 Kong?
【答】你也知道泰超今季只准球隊註冊五個外援,減了兩個,外援競爭更加激烈。四年來我主要擔任左右二閘,所以我在泰國已經被定型了,想起我就只會想到閘,完全忽略我的中路守藝。而兩閘通常由本土球員擔任,因此在削援之後我的處境有點不妙。在 Osotspa 那麼久我當然希望能繼續效力,但季後球會的管理層有變,問題不少,而我的續約問題也是遲遲未覆,我只好另謀出路。經理人找來兩個選擇:泰甲或是港超。泰甲始終是第二級聯賽,而那球隊給我的薪水也不算很高,於是我就選擇來香港一試。經理人說那香港球隊需要一個亞洲中堅,如今那個中堅就是我了,當然球隊要我擔任兩閘也沒有問題。



※ 外援七減二,打閘太久被「閘以為常」,又是緣份吧。

原來是我誤會了,磨擦過後了解全相。阿寬在 Osotspa 那四年正是武里南獨霸時期,泰超群雄並起,Osotspa 因而並不起眼,更從上游退守至中游地帶。雖然他一路是泰超日男團的中堅份子,組日本明星隊時必有一席,但礙於球會聲勢所限始終未能突圍而出。如今來香港加盟流浪,又正值港超 Big 4 逼爆時期,目前更慘受歇春之苦,連比比賽也不能,更枉論要突突圍了,循例又是緣份吧,所以我也循例一問:

【問】來香港之前了解香港聯賽嗎?
【答】不知道。不過我當年去泰國之前對當地足球也是一無所知。我在泰國的確過得很好,離開不是一個爽快決定,但如今哪裏有好的機會好的合約我就到那裏去了,未來誰能預測呢?你能嗎?

輪軚能吧。也許日本球員回國後不愁找不到教練工作,因此即使是浪跡於寮國柬埔寨薪水不高的日本球員也可以活得比較浪漫,來自東南亞第一聯賽的阿寬自然也有本錢。或許 push-up 香港教練的人工 bar 亦有助香港球員更進一步。阿寬與流浪的合約直至季尾而已,但流浪的本土教練都說片野是好野來的,要留港發展大有本錢,更何況他已經是更多人 like 的亞援中堅了。至於傳媒評價亦十分不錯,有本地頂級體記 + 球評在陣的「港足冰室」就說他「基本功紮實,位置感不俗」。只可惜阿寬受困於九公園及超長歇春,曝光範圍才比較阿窄。不過這些香港問題就留給香港體記親自操刀吧,我要吸取的是他那四年的泰超精華,所以我主要問一些只有在泰超四年的球員才能答得好的問題,如下:



※ 能穩佔 Osotspa 正選四年,又是泰國的一級日援,在港超肯定也穩穩陣陣的。



※ 為未來準備,但又不會想得太遠,這就是外援的一種心態吧。


【問】泰國哪個球場最好?
【答】武里南的雷霆堡球場。

【問】球迷呢?
【答】蒙通聯,因為他們的打打氣氣氛有如 J.League。

【問】最難打的球場呢?
【答】泰港的 PAT 球場吧,因為觀眾席非常接近草地,非常嘈吵,在場上很難聽到隊友指示,而且泰港球迷的氣勢就好像要欏我命三千一樣......


※ 泰港的 PAT 球場,我也去欏你命好了。

【問】球隊呢?
【答】泰超 Big 4 吧,即是武里南、蒙通聯、春武里與 BEC Tero Sanana。因為他們都主動爭勝,也知道如何獲勝,即使落後也會熱鬥至最後一刻。相反有些球隊在落後兩三球之後就會洩氣放棄,如何打打氣也沒有用了。

【問】球員又如何?
【答】是蒙通聯的泰國前鋒鄧達(Teerasil Dangda)。他的打法靈活多變,技術好經驗夠有腦有力,很難對付。另外 BEC 的猜拿貼(Chanathip Songkrasin)和素攀武里的輯佩(Charyl Chappuis)都很強。猜拿貼速度飛快技術細膩,而輯佩就無論在球場任何角落都能策動攻擊。你也有看他們在泰國隊的表現吧?


※ 我也有看。他們正是當今泰國三大猛將。
※ 蒙通聯的鄧達(左)BEC 的猜拿貼(中)素攀武里的輯佩(右)。

【問】香港許多泰超球迷都以日本球員為印字首選,其實在泰國最受歡迎的日本球員是誰?是之前效力於武里南的平野甲斐嗎?
【答】應該是泰港的猿田浩得(Saruta Hironori)才對,因為他二零零九年起已經在泰國比賽,比平野甲斐早得多,而且平野去年中曾返回日本為大阪櫻花效力半年。也許平野甲斐也很受歡迎,但若你在泰國問球迷同一問題,他們的答案多數會是猿田。


※ 猿田如今連泰文也會說,難怪最受歡迎。
※ 猿田浩得 Facebook:www.facebook.com/saruta.hironori.5

【問】以球迷角度,你會選看哪支球隊的比賽?
【答】BEC Tero Sasana。我喜歡他們的流水行雲。

【問】預計今季泰超冠軍誰屬?
【答】Big 4 吧,很難預測。另外我希望 Osotspa 能晉身前五名。

【問】泰超水準距離 J.League 多遠?若 J.League 是十分,那泰超是幾分?
【答】這問題很難答,因為雙方交手不多。勉強答的話泰超大概是七八分吧。

【問】武里南在 J.League 能否奪冠?
【答】也很難說,雖然武里南贏過 J.League 球隊,但始終每年雙方就只交手幾次,所以我也說不準,但武里南與 J.League 水準已經相差不遠,可說是五五波了。


※ 其實我早就看過阿寬比賽:去年底武里南鬥 Osotspa 一仗我也在場。

【問】那港超距離泰超又有多遠?
【答】也很難回答,因為也就那一兩場比賽可以參考。你有看亞冠外圍賽嗎?春武里贏傑志四比一。泰國球隊行軍飛快。若兩隊在香港比賽,你認為傑志能否勝出?

他是真心的問我,我的答案是不能。我想差距只會越來越遠吧,因為除了球證濕度能打成平手之外,我暫時找不到香港足球有哪一項是可以追近泰國的。也許個別球員可以到泰國一試,泰甲泰乙也好。假如他朝出現這個人選,寬哥就會是最好的人肉指南:四年了,有什麼大蛇未見過呢?

【問】初來泰國報到,必須要注意的是 ......?
【答】首先泰國真的很熱,身體必須適應。然後就是語言。我在 Osotspa 還好,說英語就行,但一些泰甲泰乙球隊就可能只有幾個人會說英語,教練與助教都可能不會,那就比較麻煩了,這一點你問他就最清楚。

他就是同檯的杉本裕之,他正在和時國司吹水。杉本之前效力於泰甲的「TTM Customs」。阿寬說泰國的一般難題杉本都邂逅過了 ─ 語言不通、提前解約 ......「木豬傢俬宜(『困難』的日語近似發音)呢 ~~~~」杉本苦笑後就繼續與時國吹水,而阿寬則繼續解釋:


※ 杉本在泰甲又是另一個故事了。有機會也可以請他親身說法。

【答】不過足球本身就是世界語言,加上泰國人普遍友善,你絕對可以享受足球。我們每月出糧,不過有些泰甲泰乙球隊曾有遲出糧甚至欠糧的亞視情況。而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簽證。在泰國,即使你只持有旅遊簽證,在泰國足總亦可正式註冊,你可以照樣支薪,因此有些球會不會為你辦長期的工作簽證,每當旅遊簽證快要到期,你就要離境往鄰國例如寮國或柬埔寨一回,然後返回泰國入境並借此更新簽證。否則簽證逾期,你就要被罰款的了。

如此更新簽證並非新奇事,今年重返泰超效力於陸軍聯的平野甲斐早前也因此而到寮國一遊。阿寬說這情況大多出現於泰甲泰乙球會,看來困難主要見於甲乙世界,只要人在泰超問題就少。


※ 泰國聯賽有那麼多外援,其中日本球員又多,加上阿寬的英語不錯,生活上的確不會有大問題。我也希望更多香港球員能夠成為外援,一次也好。




※ 在泰超除了後勤支援更好之外,參加表演賽集郵集波衫的機會也更多。有這件泰利的 match-worn 波衫在手,人生也更圓滿了。

【問】日常生活呢?
【答】我所遇的泰國人都對我很好,畢竟足球員在泰國地位很高很受歡迎,生活不會有什麼問題。女球迷?也有不少(笑得有點自豪),不過我在日本已經有女朋友了,在泰國我只專注足球。平時我很少到處遊覽,因為訓練時間都在烈日過後的下午,訓練完已經天黑了,而訓練之前我會先健身或是游泳以啟動身體電源進入待機狀態,然後才全力訓練,通常一天就這麼過去了,至多趁假期時在曼谷 shopping 散心,偶爾才往名勝觀光。不過論治安是香港較好,畢竟泰國有槍械問題呢。


※ 日本男人都受泰國妹歡迎,更何況是足球員呢,不過阿寬對女朋友就如對黃師傅一樣忠心。


※ 作客比賽或集訓時當然會順道遊覽一下,例如清萊的白龍寺。



※ 二零一一年日本受地震及海潚重創,泰國人大力支援,使阿寬感動不已。於是同一年泰國洪水成災時,阿寬就與友人組織 T-shirt 義賣,籌款捐肋泰國紅十字會救災。所以其後行善也成為阿寬在泰國生活的一部份。

香港的確沒有槍械問題,露械也少,阿寬也說在香港過得不錯,九公園雖然 A Cup 一點但那仿真草其實與 Bangkok Glass 所用是同一款式,訓練及比賽後針對關節恢復就行。首次見面當晚的那場預備組比賽結束之後,他正是全隊唯一一個有拉筋調節的。快將三十三歲,身體的確要倍加保養,不過也沒有理由從二月八日歇春休養至三月二十二日的,這樣太浪漫了,時間實不應如此虛度,他值得擁有更寬的覆蓋範圍,正如他在中堅位置所得一樣。訪問完成後我們四條友一起乘西鐵離開,阿寬在荔枝角下車,流浪的會所也在這區,三日後我們在那裡又再見面,但我的對象已換了是時國司了,都是日本妹就好了。總之三月二十二日到深水埗運動場看看流浪鬥澳滌吧,有些技術部門問題,我也要仔細看過他的比賽,以及待他完成足夠比賽之後才能得到好的答案(起碼要鬥過 Big 4 吧),也許屆時可以來個下集大結局,那是夏天的事了。阿寬會在港超過今年秋天嗎?我黃師傅與鬼腳七會練練功等等答案,而其間當然也會為他打打氣了。(正文完)


※ 尚餘不足兩個星期流浪就有正式比賽,春暖花開。

後記:
※ 這一篇淺談很難寫:
「一」看過他的 Facebook 與 blog 之後,只見他在泰國四年頗為平穩,沒有平野甲斐那麼曲折,而沒有曲折就不好看了。
「二」他在 Facebook 與 blog 記事很多,網上也有他在泰國時用英語回答的訪問,不想重覆的話,題材就真的不多了。
「三」當然可以請他介紹 Osotspa,但近年 Osotspa 的風頭無甚起色,而近兩季他們都寄居於泰國最大的 Rajamangala 球場,五萬座位就那一兩千觀眾,氣氛空矌,所以我也不敢推介球迷去現場看。而不敢推介但又詳盡介紹就有點怪了,似乎待他們解決主場問題之後才介紹最好。
「四」至於技術問題例如比較泰國與香港足球他當然是最好人選。但目前他慘受歇春之苦,只比賽過兩場,對香港足球也未夠了解,訪問當日他就問我許多香港足球的事,似乎真的要待他多打幾場之後才是提問時候,但幾場之後球季都快結束了,要介紹他已經太遲,更何況他的合約只至季尾,未知數與來季的超級盃一樣多,所以這篇可說是勉強上陣,若他來季留港的話,我定會再找他補充補充。
※「阿寬」當然是我擅自起的名字,大家都簡稱片野寬理為「Kata」。
※ Kata 的英文不錯,日文更好。
※ 他的精華影片是他親自剪輯的。
※ 《打打氣》是流浪上季推出的隊歌歌名,所以內文有「比比賽」、「突突圍」等字眼。
※ 流浪下一對手「澳滌」在去年十二月八日至今年一月十七日期間共六個星期沒有任何賽事,堪稱「歇冬」,因此流浪如今是「歇春」,此乃大自然現象。
※ Kata 的 Facebook:www.facebook.com/hiromichi.katano
※ Kata 在泰國的訪問片:youtu.be/jB_GWzM41bE
※ Kata 親自剪輯的個人精華:www.youtube.com/user/kata0021/videos
※ 標準流浪 Facebook:www.facebook.com/hkrangers
※ 冬蔭波 Facebook:www.facebook.com/tomyumbal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