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由樁腳連成的長城

由樁腳連成的長城
廣告

廣告

近日許多人勸我執筆寫區議會,擬定題目時甚有一番味道,思量多時哀泛民之各自為政、各有計較,有龜縮怕事者畏手畏腳,有浪漫主義者無所事事,有個人主義者一意孤行,有人隨心所欲,有人隨波逐流,泛民之間如同散沙,這不單是立法會層面問題,雨傘運動後更多分歧浮現,區會、職員層面怎能避免。但民主路上除了面對建制派這恐龍巨口外,還要面對勇武狂熱分子的毒蛇獠牙,內憂外患。建制派的一鼓作氣,民主派的各自為政,民主路還可以堅持下去嗎?

後雨傘時代,聽到許多人要以「雨傘族」之名號出戰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矢志把民主理念植根於社區,但我怕大家把事情看得過於簡單,即使能夠當選,如果單打獨鬥,最後不過是扮演「街坊保母」,對於推進民主可謂長路漫漫,要前行實在需要同路人,而你也有必要成為別人的同路人,如果無這份心,路是沒法走下去的,更莫論需要奉上的時間、心力和青春。

地區工作就是建築「城牆」

區議會看似集中地區小事,與立法會的職能不同,而且一些政黨更證明了無區議會樁腳,只要有政治明星亦能搶到立法會議席,所以大家也一直忽略了區議會,錯失了建築「城牆」的機會。現在平原戰的時代已成過去,今日的區議會已經成了建制派的「萬里長城」,民主派要面對攻城戰就不能像過去高舉一個立場即去參選那麼輕鬆了。泛民的失敗之處是沒有系統地經營區議會議席,即使有認真建設地區工作也不外乎於建設「街壘」的層次,對於設有「烽火台」的「城牆系統」我們只有鳳毛麟角。

建制派區議會的「長城」代表了什麼?

1)有地方有人:區議員除了有一個由區議會資助的辦事處之外,還可以成立衛星組織再申請地方取用,即係表示一個議員轄下最少也有一個免費的地方或議員助理,其功能小則存放物資,大則聚合群眾同培訓接班人。試想吓立法會選舉時,建制派有40個地點集結直幡、單張、橫額、街站物資,還有地膽式人力部隊、政治專才,而民主派只有一輛貨車運載物資和數架私家車載人,對於選舉必要的插旗開站等宣傳,以及應對對手等工作之成本和效率會有多大影響呢?

2)有時間洗腦:區議員其中一個特點是要畀選民看到!做街站、派單張、入信箱乃例行公事,即使一星期兩次,4年就有420次,同一種「論述」你聽咗、看過幾百次之後,總會左右你去評估社會現况吧!市民為何只着眼於雞毛蒜皮的小事(例如交通燈延長兩秒),而不去了解什麼是「落三閘」呢?更甚者是用處理這些雞毛蒜皮小事的數量去評鑑一個議員的優劣!就是因為聽得多形成了「主流」區選文化之故。

3)可大搞節目:做人要有「世藝」作為生活的寄託,4年時間可以有50個太極班、70個烹飪班、100個排舞班,而且好多節目可以申請到資助去辦,這些班組和節目可以有效凝聚到幾百人作中度、深度的接觸,從而令街坊由無認知開始,慢慢游說街坊去接受這個人,贊同那人的觀點,接納那人的苦衷,認同那人的政治取態,附和那人的政黨,相信那派系的思維。試問從情感角度看,你會相信電視中的政治明星所言還是一位你能接觸到的人呢?曾有建制議員常做補習班,幾年之後就培養了一批十來歲的年輕人為其賣命,耳濡目染的威力的確可以從心底控制一個人,不是講笑的。

4)有深度人脈:4年時間可以認識的人有許多,儲到一批電話號碼可以WhatsApp發放資訊、短訊動員之外;誰識人最廣、同街坊最熟、說三道四最叻者已經心中有數,只要做好政治吸納的工夫,以後的動員、霸地盤、交涉、挖角、套料等,一切人脈手段,都不乏人手去搞。試想選舉之時內應開定閘等候選人來洗樓,又自動幫忙門禁對手,打擊對手的謠言滿天,一知半解的街坊議論紛紛,對手臨陣失將又走失一班助選團,這是何等的優勢。泛民有候選人未結婚被人造謠有婚外情,澄清了又被抹黑是同性戀者,因人脈而來的竄擾之能不容忽視。

5)有額外資源:議員辦事處除了有地方、有助理外,還可以承接許多由區議會流出的資源。只要區議會議席過半數,就可以控制區議會資源的流向,令旗下衛星團體之申請得到區議會撥款。除此以外,合辦、協辦、主辦各種活動時牽涉大量的衛星團體,要追蹤當中的資金流向非常困難,紅色資本的貫注、清洗黑錢的佣金等額外資源即可從此流入。

6)有資訊先機:有部分的政府施政,會先經區議會再上立法會討論。對一個社會議題早着先機,對於宣傳、制訂立場、計劃行動、吸引傳媒報道甚有幫助。一個議題比對手遲咗跟進,會畀人說抄襲議題,流言蜚語就會流傳。而多議席、多助理、多線人,對於發掘議題的搜索能力也有絕對優勢,同樣地對於宣揚某種立場、製造輿論也是優勢畢呈。

每區都是必爭之地

區議會如果分開來看可能不是什麼必爭之地,但當18區結成一個整體後成就了一部環環緊扣的選舉機器、輸送系統。立法會選舉看似是傳媒戰、公關戰,但如果坐擁上述「支援系統」是否可以左右選情,大家應該心裏明白不過!之前「反佔中」的勢態是如何成就出來?答案就是由這樁腳連成的長城之故。

所以大家集中準備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其實是計劃錯誤!尋找「2015年出選區議會的青年人」根本是捉錯用神!真正需要找尋的是「2019年願意出選的地區工作者」,而且更是願意花上4年去準備的人。

雨傘不宜投機。撐傘,需要「投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