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工逆耳

陳虹秀,奇怪又有趣的註冊社工,入行十數年,非常熱愛工作,寄工作於娛樂同時亦寄娛樂於工作。年紀不大也不小,深信為追求公義被捕也沒所謂。心中有團不滅的正義之火,見到不公義之事時,會由小社工變身成「社工逆耳」,自由地遊走於抗爭之路。 網誌

社運

從電影《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看香港抗爭之路

從電影《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看香港抗爭之路
廣告

廣告

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

上次看《逆權大狀》是參與佔領運動之前,看後更決心會參與和平佔中。

今次看《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是參與佔領運動之後,看後更決心會繼續參與雨傘運動。

之前,曾與一班身居要職的人交流,他們不斷表達佔領行動影響別人,影響經濟,更有人表示雨傘朋友很唯我獨專,像是我們便代表所有香港人,像是容不下其他反對聲音。

原來歷史是不斷重覆,當年馬丁路德金努力爭取黑人有公平的投票權。本來美國早已解放黑奴,憲法列明黑人有投票權。可是不同省份有不同的原因拒絕黑人登記做選民,黑人根本無法「入閘」去投票選市長、洲長、甚至是總统,引致不少政策沒考慮黑人的需要,甚至不斷有黑人被殺也沒有人認真找出真兇。因為,當權者不需要向黑人交代。

總統曾勸喻這位剛奪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馬丁路德金「袋住先」,告訴他國內有許多優先要考慮的貧窮問題,再過幾年才向議會爭取不限制黑人登記做選民。馬丁路德金很明白這個「袋住先」是多麽危險,更明白總統只是拖延面對問題。

馬丁路德金運用其和平手法帶領群眾上街,甚至挑選一個黑人最受壓迫的城鎮開始行動,發動遊行至洲政府。當時有不少白人仍然活在安逸的環境,但當從電視親眼看見白人警察如何用過多的暴力對付和平抗爭的黑人時,不少有良知的白人加入遊行隊伍。

期間,馬丁路德金曾於一役撤退,被戰友指罵,但他表示:「我寧願被別人責罵,也不願有人流一滴血。」因為,之前已有不少人犧牲了!一位支持黑人爭取公義的白人傳教士被擔心與黑人平起平坐而憤怒的白人打死前,曾說過他相信馬丁路德金是聽了神的指示而撤退。

馬丁路德金發起當時不少白人認為是違法的抗爭行動,甚至是勇武抗爭的形式。他希望引起大眾的關注,原來大部份人正如我之前曾相遇的那班高層,「他們甚麼也不知道」,他們對民間疾苦,政策不公義所帶來的影響,甚麼也不清楚。他們甚至沒有想過,部份警察在驅散已撤退且手無串鐵的抗爭者時使用過份暴力,幸好其中一位警官同意在對方沒有反抗能力時不應使用過份暴力,大家沒法再辯駁。可是,他們仍不會那麼快明白香港政策問題如何影響下一代,也不明白抗爭總要有人開始。

佔領運動仍需要大家繼續檢討,未來的抗爭手法也需要好好策劃,但馬丁路德金最後帶領黑人成功爭取公平的投票權,背後是有「尊重」和「溝通」,他尊重生命;尊重對手,他積極和黑人白人溝通,積極和政權溝通,甚至直接和總统溝通。

電影尾聲,總統看著那位表示不需要理會黑人和只考慮自身利益的洲長時,總統說了一句:「我不希望後世人將我看成與你同類。」總統最後向國會建議黑人不需有限制下可登記做選民。

只是,我們有機會出現一位有良知的特首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