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馬克鍾

八十後廢青,現職白領。深信溝通、思考與閱讀才能在荒謬的社會中保持清醒。 網誌

政經

司長,明白了。

司長,明白了。
廣告

廣告

機場三跑拍板興建了,盛惠一千四百億,位位留下一百八十蚊買路錢,速速磅唔好兩頭望。

--------------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一直奉行量入為出為則的財政預算案,那種保守的守財奴態度,那種預告有財赤卻又以庫房水浸完結財政年度的期望管理模式,都被坊間譏諷多年。一直以來都不明白為何財爺不將收到的稅收用在有需要的人身上,例如全民退保、資助安老服務宿位、十五年免費教育、增加大學學額等等;又或者不大刀闊斧改革稅制擴闊稅基。財爺的理財哲學令人摸不著頭腦。

但隨著近年來的各項超大型基建,不能直達廣州的高鐵、不能一地兩檢的港珠澳大橋,加上只能降不能升的第三條跑道……天價的基建金額,黑洞般的超支,庫房乾硬化的速度有增無減,我才開始了解到為何財爺不改革稅制,不將資源用在有需要的人身上,反而搞個未來基金儲錢。撇除市民對加稅的反對聲音,不論稅基多闊,只要維持這種大興土木式的發展模式,再多的稅收都會落在超大型基建的支出上,市民唯有輕嘆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而且,曾司長應該無力對抗這種發展模式的洪流(包括建制內,和市民對所謂「發展」的迷思)。既不能改革稅制,又不能改變發展模式,與其政府收到的錢落不了市民的口袋,不如在財政許可的情況下派糖,退退稅、寬免一下差餉、綜援十三個月糧、電費回贈、代交公屋租金……

對不起曾司長,錯怪了你多年來的苦心。司長,明白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