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早着先機 爭寵獻媚

廣告
早着先機  爭寵獻媚

廣告

每年三月北京人大政協,是中共一場自編自導自演的大戲,代表們委員們都只是「茄喱啡」,襯托着黨的偉大光榮正確。領導在台上發言,在適當停頓位懂得拍掌,再投下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贊成票,接受媒體訪問時大唱讚歌。臨時演員都要表現得專業,落力演出,才會得到青睞,繼續獲得獎賞。

不知是否接近權力特別亢奮,說起普通話來忘了自己的真正身份,以為真的做了代表,港區人大政協在兩會期間,表現特別令人側目,用「群魔亂舞」也不足以形容他們的醜態。

政務官出身的羅范椒芬,在特區政府官至教統局常秘、廉政專員,後因干預教院學術自由倉皇下台,現貴為人大代表、行政會議成員。兩會期間接受內地媒體訪問,為了表達對黨國的忠誠,幾乎到了語無倫次的地步:「今天青年人大都不看報紙了,受的影響都是來自動新聞、社交媒體。主流媒體的報道少談及國家的發展、進步和成就,多揭露社會上的問題。在這種情况下,青年難免對國家欠認同」。

然後,羅范竟然作出這樣的提議:「我覺得家長很難抓的,只能抓教師,要從新教師、年輕教師抓起。可以考慮在教師教育中加入國情教育,譬如到內地的大學上一個月國情課,作為入職的基本要求。」「一定要虛心去了解國家。」「各大學規定學生北上修讀一個學期,帶有學分,讀法律學生要學中國法律,北上修讀最為恰當。」「每一個大學生有機會來內地交流一段時間,在這裏生活一段時間,想法就會不同。」

「家長很難抓」「只能抓教師」「從新教師、年輕教師抓起」,一個「抓」字,說明政務官出身的羅范,真是一個快速學習者,只做了幾年人大代表,這麼快就熟悉共產黨的慣用語言,「思想教育要從娃娃抓起」,投其所好,領導一聽就明。要在中共的官場上位,肉麻地落力擦鞋,甚至心甘情願的擦領導屁股,是個人選擇,外人無權置喙。但用出賣港人利益來換取功名權力,無論如何,我們都無法接受。

香港對教師的資格有非常明確的要求,經過訓練,取得學位,才可以任教。在目前的規定下,再增加「到大陸上國情課」,作為入職要求,是徹頭徹尾的僭建。所謂「國情課」,是效法大陸的政治教育,是典型的洗腦過程,應付共產黨的政治需要而設,不少大陸老師學生都感到非常厭惡。如此荒謬的提議,竟然出自曾經做過香港教育高官,取得香港教育學位的羅范之口,是何等令人震驚。

不要以為羅范只是「隨口噏當秘笈」,語不驚人死不休,她的說法是有根有據,有迹可尋的。日前有本地報章訪問了共青團第一書記秦宜智,據他透露:中國教育部跟特區政府正在進一步協商,在香港推動國情教育,包括中國歷史教育。秦更認為,經過佔中運動,「青少年工作應該進一步抓緊」。如果教育部真的與特區政府合作在香港推動國情教育,就需要有合適的老師,北上接受國情課,就是最基本的要求了。羅范是否早知有這樣的計劃,早着先機,率先披露?

一度是鐵梁粉的羅范,與梁振英貌合神離,早已傳遍政圈。沒有最左,只有更左,羅范提出如此極左的建議,獻媚是為了向主子爭寵,誰可排除這個可能性。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