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夢想的生活

廣告
夢想的生活夢想的生活

廣告

電台節目「新新青年互助委員會」其中有一個環節,就是要學員進行各種生活體驗,有的要種薯仔,有的要去馬路踩單車,有的一星期出街食飯要自備餐具等等。最近有一次,學員Cherry跟嘉賓到街頭賣藝,一齊jam歌,一齊玩音樂,過了愉快一晚。

那次是我第一次見到嘉賓黑鬼,他是一位皮膚黝黑,擁有親切笑容的男生。他一見到我們,就急不及待地伸出一雙大手跟我們握手,感受到他非常期待跟學員jam歌。然後他們二人馬上擺好樂器,簡單的調校過音響後,他們就「埋位」夾歌。

黑鬼演奏的是澳洲原住民樂器didgeridoo,學員Cherry則負責打鼓和beatbox。我相信音樂是一種神奇的語言,他們沒有事前夾過,但一開始jam歌就十分合拍,彼此透過音樂溝通,沒有言語,但大家彷彿都知道對方下一步想怎樣。大家都使出混身解數,黑鬼一邊吹奏didgeridoo,一邊敲打其他樂器,Cherry一邊beatbox,一邊還用腳敲打鼓或搖動繫在她腳上的鈴,我看見他們整個人都沉浸在音樂之中。

他們不時轉換節奏,改變速度,但無論怎樣變化,他們都配搭得非常好,吸引到途人駐足欣賞。開始賣藝五分鐘,就有第一個途人打賞,甚至之後有一對小情侶逗留欣賞他們的表演好一會兒,明明已經離開了,但還是要回來再聽,甚至聽著他們的歌,跳起機械舞來。跳舞的隨著節拍而改變舞步,表演的亦因應舞者而轉變節奏,舞蹈與音樂結合,忽然間令賣藝變成街頭表演,跳舞的與表演的都樂在其中,吸引到更多人停下來欣賞。

(講多無謂,即刻睇法: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kLfP-0PvX8

中途的小息時間,我問黑鬼在街頭賣藝之外有沒有其他工作,他答:「街頭賣藝是我的正職。」坦白說,我心中有點震撼,因為街頭賣藝者未必有穩定的收入,可預計的career path,有專業資格等等,而黑鬼卻以此為正職,我就思考他如何維生。他告訴我他賣藝收入的最高紀錄,以及外國街頭賣藝者的收入最高可以有幾多,還提到外國街頭賣藝者會有政府認証,需要考牌,是一份正當且受認可的工作,只是在香港才不時受警察或保安人員驅趕,收入「搵朝唔得晚」。我一邊聽,一邊反問自己:為什麼覺得某些工作才稱得上是「工作」,而街頭賣藝就不能成為正職?

當然,賣藝的收入並不穩定,但黑鬼卻說他在過著夢想般的生活 。什麼是「夢想」?他說就是「發夢都想過的生活」。夢想不是存在於未來,亦不是要擁有什麼才可以實現,只要人願意踏出第一步,跳出自己的comfort zone去做自己渴望做的事,就是活在自己的夢想裡。最後能否達成夢想,倒不再重要,因為當下的每一刻,已經在過夢想中的生活。

我說:「要過這種生活,頭腦要極度清醒,才可以看到什麼是生活中必要的,以及懂得捨棄不必要的東西。」

他認為街上和車站裡的廣告都是毒藥,告訴人應該要過怎樣的生活。當人被天天洗腦,就誤以為廣告中的生活,就是自己想要的人生。可是,他覺得那些是幻像,令人沒有好好思考自己到底喜歡什麼,希望擁有怎樣的人生。

社會上有些人未必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又有些人總是想透過努力做什麼去影響別人,但我在黑鬼身上看到,其實只要你用心做自己的喜歡做的事,不廢吹灰之力就自然有感染力。我跟曾做過社福界的黑鬼說:「你現在就是用音樂去影響別人,跟社工差不多。」他笑說就是想用音樂傳播快樂,所以有時在賣藝時,會在地上放一張寫有“Smile”的字條,無論途人有沒有打賞都好,也希望對方看過他的表演後,感受到一點點的快樂。

最後當晚的賣藝,賺到一些打賞。做自己喜歡的事,同時又有錢收,我覺得黑鬼有賺-賺到快樂和自由。


「新新青年互助委員會」節目主持人

PS: 18/4(六) 20:00-21:[email protected]新城知訊台,「新新青年互助委員會」將與嘉賓主持[email protected]Bitetone訪問黑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