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阿牛

廣告
阿牛

廣告

幾日前一隻臉部傷得很嚴重的唐狗被救來了NPV診所。他叫阿牛。

阿牛是一般的中型唐狗,一般外形,一般顏色。 但臉容卻絕不一般,除了滿臉都是血洞外,頭部已比正常的狗腫脹了一半,臉形扭曲。以為是混了什麼其他狗的基因。

阿牛雙眼以下有兩大個傷口,傷口已深深穿過鼻竇,最大的創痛是裡面的傷口已被食肉蛆蟲入侵。蛆蟲已在頭臚內四處竄動、居住、繁殖。可憐是阿牛的頭就不斷腫脹,發炎。遲一兩天被救就應該返魂乏術了。

阿牛入院後第一件事是要清走體內的蟲,但蟲太多也太深入,很難將蟲趕盡殺絕。雖然已殺掉為數過百的蟲,但蟲還是忽爾從鼻腔鑽幾條出來。那小小白色的蛆蟲,停在阿牛臉上,還以為他在流淚。

其實像這樣類似傷勢的社區動物十分普遍,平均每個月都會有近十個差不多的病例來到我診所:動物受了傷,起初傷口未必很大,慢慢惡化了,然後被食肉蒼蠅侵蝕,在傷口上產卵,不斷繁殖,將動物的身體甚至內臟器官破壞。我見過最恐怖的狀況是狗狗被吃去大半個腹部,裡面的內臟都是蛆蟲。

你會認為這都是意外吧,是流浪狗的悲劇啊!而至少應該不會是人為的…但我可以告訴你,這其實也算是人為的!

在新界很多地方有很多的放養狗,在村屋,在車場,在地盤,在貨櫃場。這些狗都沒有人為他們絕育。有些較有良心的場主,肯為母狗絕育,卻又不肯為雄狗絕育,怕狗絕育後失去霸氣,不能充當看更角色。這些雄性狗,每每就為了爭女伴而發生打鬥。輕則被咬幾口,重則頭破血流。但只要一有傷口,一有鮮血,就很快教食肉蒼蠅垂涎。之後的悲劇如何發展,大家都心中有數。

我不贊成放養動物,但卻極之痛恨放養動物而不替他們絕育。這等同於慢性謀殺。特別是到了炎熱潮濕的夏天,在街上的動物如果沒有絕育的話,他們幾乎每天都暴露在打戰鬥的風險下,受傷後招惹食肉蒼蠅幾乎無可避免,很多義工不辭勞苦的每個星期央求那些所謂主人交狗出來給我們絕育,目的除了想控制數量外,其實是想停止一個又一個的悲劇。

在香港,街上不知有多少隻阿牛。 最直接幫助他們都途徑,就是帶他們去絕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