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瑞超

退休教師/一直相信民主會到來/一直相信白會戰勝黑 網誌

國際

敢有歌吟動地哀

敢有歌吟動地哀
廣告

廣告

圖:Juan Linz

人類已經到達歷史的終點站了,這是26年前福山教授說的,自由民主制就是人類歷史的終點站。2014年福山還是說:我認為,民主主義沒有代替方案。但我們不是正在討論「袋住真篩選假普選先」嗎?

李飛取消來港見泛民,建制派說是泛民聯署表明否決人大的政改方案,激怒了李飛,是泛民與民為敵。我說是共產黨與人類為敵,是共產黨的狗奴才,那些建制派與人類為敵。

陳健民在一篇文章中,引述耶魯大學政治社會學教授Juan Linz 提出的建立民主五大成功因素(市場經濟、法治、公民社會、政黨和廉潔有效的行政系統)後說,史上未有一個社會在實行普選的時候,能比得上香港的。沒有人有權要我們做傻仔去抬轎—還我真普選權!

世界人權宣言說: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這正是許志永說的:我們是公民,是國家的主人,不是臣民、順民、草民、暴民。

有一個人想買一雙鞋子,他想在300元和500元那兩對之間選擇,朋友根據顏色、款式等提了許多意見。但關於人類的尊嚴、人類的自由、人類的權利,這可會有不同的意見嗎?這是以百萬計以千萬計的人類拋頭顱洒熱血,前赴後繼去爭取的東西,然後地球上大部份國家的政府以普選產生。這是最大的大是大非,這是最大的黑和白,你可以站在黑暗中尋找利益,你可以站在光明裏堅守公義,你可會站在中間說黑有點點錯,白也有點點錯嗎?

2006年,尼泊爾人民誓要當主人,誓要爭取民主自由,他們走上街頭抗議。國王頒下戒嚴令,在首都,幾乎整天都不准人民外出。政府截停了電話通訊,封殺了收音機和電視廣播。但尼泊爾的老人,尼泊爾旳小童,尼泊爾的男人,尼泊爾的女人,他們湧到馬路上,他們為舊歌配上新詞,他們在那裏唱歌跳舞。軍警毆打和拘捕示威者,軍警向人民開槍。示威人群把受傷的送到醫院,用毛氈即時收集捐款,送給受傷者的家人。第二天太陽升起,人們再次走到街頭唱歌跳舞。19天的戒嚴令下,至少18人死,超過7000人受傷,無數人被捕(根據聯合國人權調查資料,最年輕的被捕者只有12歲)。2006年4月,國王發表電視講話,交出政權。尼泊爾人民終於當家作主了。

當家作主是天賦的人權,我們豈有理由不敢高歌:Power to the people. Power to the people, right o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