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唇齒相依的農業與生態

廣告
唇齒相依的農業與生態

廣告

圖:生活館的名字改得很好,農業是生產也是生活

在過去的大半年時間,我為農業與生態這題目講述了四次不同的分享會,考察了超過六個大小不一的農場,在整個過程中,我有很大的學習和體會,現嘗試把這些經驗整理和分析。

不合理的準則

農業生態的價值如何評定,以往一直都是依靠一套環評機制裡的生境評估方法,即根據技術備忘裡所用的準則如自然性、面積、生物多樣性、罕有程度等,而所記錄的生物類別如植物、鳥類、兩棲類、魚類、蝴蝶和蜻蜓等,由於農地是必然受人為干擾,加上農地定義片碎化如果園、乾耕農地、濕耕農地、水道、村落等,將農業割成小片評級,單就自然性和面積這兩項準則必然低分,另外,更以偏概全地認為荒廢農地的多樣性必較活躍農地為高。這絕對是把農地的生態角色和重要性,嚴重壓低。我認為有必要依據農業的耕作方法去作評估,以及了解與週邊環境的生態關係。

最佳指標品種﹣蜘蛛

IMG_6050
圖:艷蛛,跳蛛科的一種,俗名又稱金絲貓或蠅虎

另外,在評估不同的生態環境時,所要監察和評估的生物類別應按該生境的特徵作適切的調較,例如評估濕地或魚塘的生態時,濕地鳥類、兩棲類、蜻蜓和魚類是很好的指標物種,當評估樹林生態時,哺乳類、植物、鳥類和蝴蝶都合適。但當評估農地時,仍然使用以上的類別,則往往會因著農地非濕耕和面積較細小而被低估價值。參考台灣、日本和中國不少的研究和文獻指出,蜘蛛是作為農地生態最佳的指標物種,牠們在農田食物網中,蜘蛛是捕食農地害蟲的佼佼者,同時,蜘蛛亦可能成為其他更高消費者如鳥類、蛛蜂等的獵物。可惜,在香港昔日農業研究中,以蜘蛛作為生物控制是相當缺乏,大規模單一種植走下坡的時候,蟲害的問題亦相應減少,故此,在香港連蜘蛛種類多少的最基本問題都沒有答案。感恩香港自然生態論壇在過去幾年間,有不少的同好為香港蜘蛛作了一些基本的記錄,而我自己亦在全港不同地區記錄了接近二百種蜘蛛。

農地蜘蛛佔香港記錄四分之一

20140522-165805-dw
圖:艾蛛屬,園蛛科的一種,網上有特別的花紋

我嘗試把過去多次在農地記錄的生物(由昆蟲至鳥類我都有拍攝記錄),抽出蜘蛛的記錄作簡單的統計和分析,雖然只有四次(包括日夜的調查)以昆蟲和蜘蛛為主,我仍記錄超過十個科,一共47種的蜘蛛(園蛛科佔12種,跳蛛科9種)。與芬蘭一個蜘蛛在農業系統用色的研究,顯示在菜田和粟米田都只有13種蜘蛛記錄,最多的庶糖田則為57種。另一個巴西南部的稻田蜘蛛研究,則指出蜘蛛種類最多是位於樹林邊緣(62種),其次稻田(38種),最少在草地(26種)。以我這初步的記錄,蜘蛛絕對是應該成為評估農地生物多樣性的一類指標物種。

20140522-171108-dw
圖:蠅虎捕食蝴蝶幼蟲

農業=生產+生態+生活+生命

現時我看到政府農業政策諮詢文件中,把農業只單單視作食物生產,只講機械化和現代化,卻又謊謬地沒有談及產量(自給率),更無視農業與生態的關係。農業園的建議很像有獵人要到自然的環境中,把本來生活得自由自主的動物,關進一個圈養的環境裡,現在這個監獄是石屎和化合物,我不希望大眾提出的農業與生態所關注的一點後,政府的回應只是在地上種一棵樹,把圍牆油成綠色,成為農業生態園。昨天,我一家四口,到了錦上路生活館收成節,農地是一個不折不扣生活的地方,人們在土地上交流,小朋友在摘草看花,羊群在自由放牧,我看見每個人都有生命氣息,但對於這個冰冷的農業諮詢文件,我看不到他們會理解農業是與生活和生命相關的層次。

IMG_20150322_171754
圖:農地的花比花展更有自然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