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單仲偕:公開發債比立法會更有效監察機三跑

單仲偕:公開發債比立法會更有效監察機三跑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行政會議上星期通過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造價高達1,415億,但在空域問題未解決的情況下,被公眾質疑為大白象工程。 港台節目《視點31》昨日(3月24日)播出人人監機會召集人周月翔及表明「歡迎」機三跑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單仲偕討論機三跑節目。機管局則繼續「龜縮」,繼拒絕出席人人監機會上周六研討會後,再次以未能配合時間為藉口拒絕出席。機三跑工程繞過立法會融資,受到公眾強烈批評,然單仲偕在節目中卻表示公開發債令公眾更加有效監察。

人人監機會周月翔批評機管局漠視民意,繞過立法會融資的做法是對立法會的侮辱。她又質疑民主黨立場含糊不清,黨內少壯派也發起聯署反對興建三跑。單仲偕回應指民主黨的一貫立場是若政府未能作出承諾,即機三跑會符合每小時升降量達102班,他們會反對,認為所謂分歧只是說法上分別。

Screen Shot 2015-03-25 at 4.17.59 pm
人人監機會召集人周月翔

單仲偕:發債公眾監察更透明

對於機管局透過舉債、政府停收股息及加收180元機場建設稅的做法,單仲偕指他不支持用公帑付款,認為現時的舉債方式受公眾的監察更多。他認為機管局舉債需向銀行及買家作出保證,可增加透明度,不只是為了「應酬政府」。 周月翔反問是否以後的基建工程都只須市場決定,「那其實我們不需要立法會,以後借貸就可以啦」。

周月翔:繞過立法會代價大

對於立法會議員被指在機三跑一事上不作為,單仲偕指他曾在立法會提出質詢,立法會亦有相關工作小組要求政府出席解釋,隨即被周月翔反駁,「工作小組沒有辦法阻止三跑上馬的現實,立法會最大的功能就是否決權,現時是接受(機三跑)了,之後再慢慢傾細節。」她認為議員應該先抽身聆聽各方面意見,而非先相信某一方。

單認為從機管局過往數字和年報中,看見航班增長趨勢顯著,「如果政府數據錯誤,那可能我判斷錯誤;但如果政府數據正確,將三跑拖延的後果誰人承受?」 但周認為繞過立法會,程序不公令社會需付出更大代價,包括出現社會爭拗、公眾對政府及立法會失去信心,影響更加長遠。單仲偕重申會在立法會追問當局,周月翔質疑「得個問字」,如果當局拒絕回答,立法會也無可奈何,淪為「口水戰」。

單仲偕:機三跑非災難 對經濟發展有好處

有民意調查發現68%受訪者認為應擱置三跑,單仲偕同意民間對造價有意見,期望有更大監察,但工程是有長遠需要,他希望大家繼續討論,作出平衡,「大家假設這個工程是災難,多過對香港經濟發展有好處。」他更質疑若調查問題設定為三跑可將航班增加至102班次,結果可能不一樣。

對於空域不足的問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曾多番強調港府與內地已達成有關協議,但因為涉軍事及商業敏感資料,不能對外公開。單仲偕表示,他曾要求政府提出決議案,詢問議員是否支持機三跑,又指自己曾提出可否在簽署保密聲明的情況下,讓議員查閱相關協議,但政府未有回應。

周月翔指政府根本沒有任何證明可解決空域問題,「三跑最高效益是102班,幾時達到?其實沒有時間表。『循序漸進』,幾時開始?是不是一開始用就有?這些都會影響經濟效益的預測。」她指廣州白雲機場剛建成第三條跑道,航班每天只增加10班,正因為與佛山機場的航道重疊,令人懷疑香港三跑會重蹈覆轍。「空域擠塞的情況下,就算傾到,每人都只可分得少少空域,需唔需要用那麼多錢換取?」

她又指出,內地八成空域由軍方控制,張炳良經常指國家民航局支持三跑,「level其實相當低」,對口單位根本不對,民航局資源有限,也解決不了空域問題。

Screen Shot 2015-03-25 at 4.17.25 pm

民主黨兩議員曾接受國泰款待

民主黨在事件的取態上備受批評,其中單仲偕在當局公佈通過機三跑工程融資方案後表示「歡迎」外,何俊仁本身亦身兼機管局董事,是董事會內審計委員會及財務委員會三跑道系統委員會成員。民主黨兩名議員何俊仁及涂謹申亦曾在2013年接受國泰款待,以考察為名遊覽法國,環團曾發展聯合聲明批評,國泰聲明亦承認曾在行程中討論機三跑工程。何俊仁及涂謹申在事件被揭發兩日後向公眾致歉及捐出行程款項。另一位曾參與「考察團」的泛民議員為梁繼昌,建制派議員則有葉國謙、鍾國斌、馬逢國、葛珮帆及陳健波。

政府前日出席立法會經濟事務委員會「交代」後,繼續採取文宣攻勢。繼星期一《星島日報》A2版「報導」「知情人士」指深圳將退讓空域後,星期二《明報》李先知專欄又引述「知情人士」指中央已下令港深共用空域,意圖營造空域問題已解決的輿論,匿名形式令日後「走數」亦無人需要承擔責任。多個學生團體則在星期二行政會議召開前,向梁振英抗議,反對機三跑。梁振英在回應記者查詢時則指,表示未解決所有問題也要先建機三跑。今日《蘋果日報》則報導,假如粵港共管空域,或會違反《基本法》。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則在《AM730》撰文,機三跑的4500億效益是基於中國每年經濟增長7%直至2030年,這個很大可能錯誤的假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