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前線科技人員議政小組

我們是一群關心時事的前線科技人員,希望聚集志同道合之人,以科技人員的技術和觸覺,為業界,為香港發聲。 歡迎所有從事科技行業的有心人加入我們。 網誌

政經

創新科技,需要的是真正公平的政制

創新科技,需要的是真正公平的政制
廣告

廣告

文:一舊雲@前線科技人員

作者是軟件工程師,現於美國矽谷科技公司工作

一個在香港搞流動應用程式開發初創企業的朋友告訴我,他正在考慮把剛上軌道的公司搬去台灣,而且,連公司的員工也支持他這樣做,甚至說會跟著公司一起舉家遷移。是因為香港的租金和人工太貴嗎?對於我朋友的公司來說,他們已經有不錯的營收,出糧交租不成問題,而且說起成本,香港的軟件開發者比起外國已經平了一大截,地方也有科學園、工厦和共用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 可選,豐儉由人,在香港創業,其實很平。那麼,香港有什麼問題令他有這個想法?問題在於要找到合適的人才很難。另一個香港知名科網創辦人宋漢生也說:「應該是公司跟着人才走」。對於真正搞創新科技的公司,「人」不是成本,是生存關鍵。

香港並非培養不到一流的科技人。香港的大學質素在全世界數一數二,很多外國的科技公司也愛聘請剛畢業的本地大學生,出錢出力吸引他們移居到當地。在 Google 、Apple、Facebook 等頂尖科網公司裡,撞口撞面也有不少香港人的面孔,而且他們都「好打得」。而全球知名的幾間 企業孵化器 (Incubator),全部都有收過港產初創企業。香港缺乏人才,非因產量和質素不足,更大的問題是留不住人。

今時今日,香港政府的所謂進動創新科技政策,資金以外還是資金,好像以為只要有錢就有科技,可見政府對創新科技產業的特質還是一點也不了解。

創新需要顛覆既有模式的勇氣

科技可以這樣高速發展,成為很多地方經濟發展的動力,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互聯網的開放和平等。互聯網的架構當中,沒有篩選,任何人都能夠連接到網絡(除了某些實行互聯網審查的地方之外)。比起其他行業,互聯網創業不用太多資金,不用依靠關係,和對手公平比試創新和執行力。正因如此,科網初創企業也能夠和大企業一爭長短。這種開放和平等理念,是深深植根於當代科技人當中。他們亦有一套特別的美學觀念(別人眼中這就是 geek):欣賞邏輯嚴謹、重理性、輕視權力、愛顛覆。對科技人來說,擇善固執是天性,「袋住先」從來是一種罪孽。筆者認識很多從香港移居到外國的科技人,他們本身要在香港找到一份待遇優厚的工作並不困難,選擇離開香港,薪金不是唯一的原因。他們追求的,往往只是一個合理的社會。

反觀香港,社會越來越不公平,政策向既得利益者傾斜,社會財富由少數人壟斷;「小圈子」選出的特首,毫無認受性,唯中央是圖,不顧港人生活;有權位的人以謊言、強權代替說理,以荒謬的假普選代替真普選。創新需要有顛覆既有模式的勇氣,政府卻不停叫人改變自己去迎合現狀,以威權壓制社會上的不同聲音,在這種氛圍裡還容得下改變世界的創新嗎?這個社會的種種都令一個正常的人無法忍受,對於生於香港的科技人來說,更加是被逼離開的原因。要推動創新科技,其實不必什麼科技局和科技政策,香港這刻最需要的是一個真正公平的政制。

原文刊於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