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來港七年球員系列】專訪南華巴西球員伊達:我係香港人!

廣告
【來港七年球員系列】專訪南華巴西球員伊達:我係香港人!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足球代表隊明日(3月28日)主場迎戰關島,其中一個焦點是來港超過十年,早前成功入藉成為「香港人」的法圖斯。而近年入籍球員的增加,令香港隊看似頓時有希望。獨媒專訪了有意入籍的巴西球員伊達,看看巴西球員眼中的香港地,談談香港足球。

在巴西,踢職業聯賽的都是專業球員,不過這裡是香港。2007年時,伊達接受當時為南華助教列卡度的邀請,來到香港,初來報到卻幾乎嚇得落荒而逃,甚至有衝動要立刻買機票回到巴西。原來伊達看到當時香港球場訓練場地:「根本一點也不專業,訓練設施非常差勁。」香港的球場借用情況遭人詬病,矛頭直指康文署,康文署工作人員「執法」嚴荷,令不少職球員都有異議。「練波都要俾人趕,球員點會有進步?」

然而,伊達最後選擇留港發展,而且一留便是七年。他慶幸在球場外令他感到非常「舒服」:「薪金幾好啦,加上都總算發展得不俗,班主都常常鼓勵我,依加我係香港人啦!」伊達憑著出色的個人突破能力、罰球技術及百步穿揚的遠射能力,贏得不少榮譽和掌聲。

圖:HKFA

巴西人眼中的香港

人離鄉賤,外援球員千里迢迢來到香港,為的是求安穩。談到巴西和香港兩地的分別,伊達認為香港足球員的地位不高。簡單來說,球員根本不受專重。「我知道有些香港球員更要做兼職才可以維持生計,這樣非常不健康。」

在巴西人眼中,香港其實是怎樣的?伊達坦言:「香港非常好,很安全和方便。」他七歲的兒子在國際學校接受教育,並且已經可以講得一口英語。「太太落街,超級市場咩都有,其實好幸福啦!」一直都有一個說法,到南美旅行包括巴西,要預留兩份「旅費」,一份是預防遇上賊匪,好能買個平安。「對呀,在巴西生活,稍為有錢的卻要提心吊膽。」伊達表示在巴西被別人知道自己是球員的話,會有「危險」。「真嫁,你會很危險,如果知道你有錢,好可能會打劫你。」

伊達來港時加盟本地歷史最悠久之一的球隊南華,並曾兩度成為香港足球明星選舉11人,對外援來說,可以說有交代。八年後,伊達又再度重投南華。伊達在今季季初時受當時南華總教練楊正光邀請,回巢帶領一班年輕球員。他坦言別有一番感受:「踢南華,球迷特別熱情!不過說到熱情,巴西球迷是全球第一。」

batch_IMG_0879

香港體育沒有經濟貢獻 巴西重視足球發展

伊達笑言,巴西的地區級別聯賽甚至是不收門票的賽事都會座無虛席。香港又如何?行政長官梁振英去年曾發表:「體育沒有經濟貢獻」的言論,實在無法令人相信當局重視體育發展。「你知道嗎?巴西足球成功是因為青訓梯隊很好。」伊達認為,巴西球會的青訓制度完善,如球會每個年齡組別的青年軍都會「如期」提升,巴西政府的教育部亦十分鼓勵學童入讀足球學校,是巴西球員得以繼續散居各地謀生的重要因素。

近年香港樓價熾熱,八十後難上車已成為普遍的社會現象,公屋居屋也好,同是一屋難求。那外援球員來港後,會居住在哪裡?巴西外援的感情普遍甚好,大多租住在同一屋苑,好歹有個照應吧。伊達住在天水圍,會坐西鐵轉荃灣及港島線,過海練習。不過,來港八年,伊達亦不諱言,自己還是想回到祖家巴西:「我自己每次回巴西都買屋。」伊達笑言這是「積榖防飢」,「香港的樓價每年都上升,很難買樓呢,唯有在巴西投資。」

有幾多個做到朗拿度?

巴西貴為足球王國,但不是每名巴西球員都能成為李華度、朗拿度和朗拿甸奴等。實情更是單是想擠身國家隊的「集訓名單」已經不容易。世界盃,更是每一個巴西球員夢寐以求的夢想。談到年少時的「夢想」,是否要為巴西拿世界盃?伊達對此一笑置之:「一千人中都未必一個朗拿度,唯有做好自己吧,足球有時候也講際遇的。」

近年內地的中超聯賽可說用金錢堆砌而成,外援球員「閒閒地」幾千萬年薪。巴西球員亦大行其道,如廣州恆大的艾傑臣、古拿迪和上海上港的達維等。伊達對此現象不以為然:「很正常嘛,巴西本地沒法提供在中國的人工。例如艾傑臣去歐洲的話,說不定還能踢巴西國家隊啊。」

batch_IMG_0892

為香港隊出賽?No Problem

「香港勝在有四季,有冬天!」和伊達說到香港的風土人情,他總是笑得不亦樂乎。他表示巴西只有夏天,常常都十分炎熱,實在令人吃不消。不過,香港也有令他感到困擾的地方:「唉也,香港人成日食煙呀!」

他表示最難忘的時候是在飛馬,其他2008-09年的足總盃,他認為是自己的地標戰。伊達表示,自己最欣賞的球員是太陽飛馬的李康廉,二人在飛馬及南華均合作無間,他形容對方為非常優秀的球員。而效力公民的守門員保羅及東方的基奧雲尼都是伊達在球場內外的好朋友。

伊達去年和南華簽了兩年約,目前還沒有明確決定何時退役。但他也「深明大義」,強調自己年紀已漸大,所以不肯定香港是否還需要他。「35歲啦,不過如果需要我的話,也可以的。」

港隊教練金判坤表明,希望伊達能夠代表香港隊出賽。然而,伊達表示放棄巴西籍需要等一年。如果有律師協助前往巴西處理相關手續,則只需四個月。「我自己知道是困難的,我曾要求足總協助。」但足總早前已回應一旦開了先例,往後球員入藉的費用難免都「入足總數」。大概,這就是香港的足球風格吧。

巴西球員高尼路在1998年來港加盟南華,及後同樣放棄巴西國籍,並為港隊上陣,更已在香港落地生根;現時是港超球會東方的總教練。被問到會否成為另一個高尼路,伊達強調,自己的職業身涯已和足球「相處」很久,退休後不會再從事涉及足球的相關工作。他更透露,希望在掛靴後回到巴西開一間運動用品店。「如果有一日,再沒有球會再找我的話,我會走啦!」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