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超英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 網誌

保育

《香港家書》:第三條跑道和第二機場

《香港家書》:第三條跑道和第二機場
廣告

廣告

【2015年3月28日於香港電台《香港家書》節目中播出】

林力:

春分已經過了幾天,西雅圖的櫻花大概正在盛開,香港也不遜色,到處見到杜鵑、洋紫荊、木棉樹開花,不過天氣乍暖還寒,生活勞累的香港人很容易病倒。

雖然你身在遠方,相信也知道過去三年我發表了多篇文章,以數據和理論解釋為甚麼第三條跑道的工程沒有需要和不能興建。有人問我為甚麼退休多年,為甚麼不靜下來享受人生,偏要多管閒事,自找麻煩?原因是我受了香港的恩,所以希望盡我的力,幫助構建一個美好的香港,讓年青人活在希望之中和得以發揮所長。可惜的是第三條跑道項目,違反常識,年青一代有可能樓買不到卻要為機管局埋單,因此不能不發聲。

我必須說明,我支持對香港社會有益的經濟發展,但是機管局不可以借「經濟發展」為名,搞沒有實質經濟效益和昂貴得毫不合理的三跑工程。過去幾個月,我和兩位前任民航處處長指出了三跑不可行的理由,可惜最終我們的理性呼喚抵擋不住機管局所謂「經濟發展」的歪理,上星期二政府跟從它的提議,通過了進行工程。

機管局聲稱三跑建成後,飛機升降數目可以增加一半,不過他們沒有告訴大家,前提是必須解決空域問題,讓飛機可以在低空進出內地,但是這些新航道與深圳機場的航道有矛盾,構成飛航危險,空域問題不解決,三跑建了都是沒有用的。

剛好二月初投入了服務的廣州白雲機場第三條跑道是一個先例,空域堵塞加上與佛山機場的空域矛盾,結果只能每日增加十班機,你沒有聽錯,是每日十班機!這是廣州投資235億元人民幣後得到的教訓,他們已經決定不建第四條和第五條跑道,轉而開始構想一個遠離擠迫空域的廣州第二機場。

廣州作為廣東省會尚且不能要求佛山機場遷就,香港與深圳沒有從屬關係,要求對方犧牲來遷就香港,難上加難,熟識國情人士都知道,在地方的資源爭奪戰中,中央政府也不一定能夠擺平,就算民航總局局長公開表示支持香港建第三條跑道,但是內地空域的設置歸名為「空管委」的單位管轄,屬於另外一個系統。香港官員必須理解,不能假設三跑建成後所需的空域一定到手,而且搶到了空域會傷害深圳的感情,長遠也非香港之福。

1400億元的投資不是細數目啊,可以用來建幾十萬個公屋單位,怎能用來賭博?就算搏贏的機會是百分之九十九,我相信也沒有香港人同意賭,你說對嗎?

講到1400億,世界其他機場興建第三條跑道的費用,都不及香港的十分之一,澳洲布里斯本用了80億港元,加拿大卡加利用了124億港元,澳洲和加拿大是工資高、物價貴的發達國家,竟然比香港便宜這麼多,香港的三跑簡直是舉世無雙的超級豪宅!

前幾天機管局抛出了一句話:「興建三跑等於興建一個機場」,希望以此解釋天價,但是卻引出一個新的題目:為甚麼新機場不在沒有空域限制的地方興建?原來機管局的顧問的第一選擇,是在香港南部水域建第二個機場,是否機管局沒有讓政府知道這個方案,以致政府作出了三跑上馬的錯誤決定?

港珠澳大橋建成在即,赤鱲角往來珠海和澳門車程不過二十多分鐘,兩個機場都有增加航班的潛力,我們理應與它們建立夥伴關係,它們的內地航班用專車連結香港的國際航班,香港的國際航空樞紐地位,可以借它們龐大的內地客源得以強化,它們則借香港的國際網絡提高對內地乘客的吸引力,是三贏的局面。

香港是國際航空樞紐,首爾和新加坡才我們的真正對手,發展香港航空業的最佳方向是:以現成的珠三角機場扮演香港第二機場的角色,不多花錢,不用等八年,航班可以立即增加,不用填海破壞環境,不用麻煩中央政府,不用傷害兄弟城市的感情,又對香港長遠經濟發展有利。

第三條跑道,不建也罷。

林力,老豆退休已有五年,愈來愈囉唆,就此擱筆。

祝生活安好!
老豆
2015年3月29日

【收聽廣播錄音:請按此處由2分30秒開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