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3.28 旺角雨傘大笪地後記

3.28 旺角雨傘大笪地後記
廣告

廣告

雨傘運動半年,參與左撐傘落區同其他團體在旺角的大笪地,在街站幫手派單張,同街坊傾下計、交流下意見。

我派單張時,有個伯伯走來問我︰「點解你要咁堅持?」我答︰「因為香港係我屋企!」之後伯伯同我詳談左好耐,原來佢係深藍絲(超級深藍!!),佢認為個 831方案係最好,佢覺得我地爭取民主的人唔務實,佢話佢讀歷史的,古今中外的歷史都好熟,認為呢個831方案係最適合現時情況。阿伯伯講完一輪,我又將我所有關於政改的知識拋出黎,講返831方案唔符合基本法政改五部曲,又講當中的篩選、唔公義的細節,當我講到香港有高度自治的時候,阿伯伯話高度自治即係有限度自治,佢認為大陸在香港選舉既事有話事權。Well……傾左一輪,對於基本法同高度自治,佢同我的理解相差好遠。

之後講下新加坡,伯伯認同獨裁甚至君主專制,佢話民主未必可以搞好民生同經濟,我當然又發表自己意見啦,民主可以讓所有階層平等地發聲,反而獨裁制度,只能視乎獨裁者係個咩人,更加唔保證可以搞好民生經濟。又傾左一大輪,伯伯依然唔認同民主的重要。

轉講民生啦,我講全民退保,阿伯伯竟然係反對全民退保,佢話我地咩都依賴政府,但自己唔努力。佢話佢係靠自己賺錢投資,而家退休生活安穩,覺得而家年青人唔努力。咁我解釋而家社會官商鈎結、地產霸權,比起以前,向上流動的機會已經唔均等,才致香港貧富懸殊係全球最嚴重。 Again,傾左好耐,阿伯伯同我依然好大分歧,佢話我俾「地產霸權」 本書矇閉左,但我話我根本無睇過果本書。(真的,我無買過無睇過果本書)

我地傾左真係好耐,其實大家態度一直都好和善,無躁底,全程都係理性討論,呢位伯伯雖然立場同我完全相反,但我覺得佢係有思考過,佢講到佢的理由,雖然我唔認同,但我會尊重,同樣,阿伯伯都好尊重我的意見,嘗試用理由說服返我轉頭。

最後,阿伯伯好坦白咁講︰「我同你講左咁多野,但我估你都唔會改變架啦?」 我都好直接坦白︰「係呀,我依然會繼續爭取真普選。」 阿伯伯話︰「好欣賞你的堅持,不過方向唔啱。」 依舊無躁底,笑笑口say goodbye,我︰「多謝你同我傾計,等我地一齊見證民主呀!」

我最後一句多謝係真心的,理性討論之下,聽下相反意見,其實都唔係壞事,再者,就算立場依然分歧,希望伯伯對於爭取民主的人有一點點改觀,唔係佢最初以為的廢青,而係有理據有堅持。(希望我的表現唔太丟假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