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五個小孩的校長》雜談

廣告
《五個小孩的校長》雜談

廣告

原文︰個人網誌

剛與友人觀看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故事根據真人真事改編,講述2009年,正當元朗元岡幼稚園因學生人數不足,面臨殺校邊緣。當時該校之窘境,甚至僅能以月薪$4,500招聘校長﹝並兼教學、行政及雜務工作﹞。曾任國際學校主任的呂麗紅﹝電影中「呂慧紅」一角﹙由楊千嬅飾演﹚便是以她為原型﹞不介意待遇,毅然臨危授命,出任校長一職,而該校最終不但避免殺校厄運,且據說現正計劃擴建

觀看此片,筆者感慨良多,蓋因筆者亦曾任職村校,不但與元岡幼稚園同是位於錦田,且當時亦面臨殺校邊緣!﹝註︰前任校長對筆者有知遇之恩,其生前每當與筆者談及校政時,常教誨筆者謹記學校即使無市區學校之設施、資源及名氣,亦能以「心」營之﹞

記得當時得知元岡幼稚園面臨殺校邊緣時,曾於舊網誌分享感受﹝寫於2009/4/8﹞︰

「曾向學生說笑︰歷史科其實是一個很『現實』的科目!回想起來,還嫌不夠跨張——歷史科其實是一個非常殘忍的科目——不只政治鬥爭的冷血及戰爭的兇殘,還有是對時間流逝的無奈……不論是前人教導我們,還是我們教導後輩︰『時光一去不返』!讀歷史對這句說話更感受良多——任何一個民族、國家、政權、社會、事物、乃至思想、文化及技能最終因時代而被取代、淘汰,這正是馬克思主義者或一些進步思想家所說的『前進』。或許這就是『天理』?但回首前塵,不禁感到時間之殘酷……

萬事真的真的如此簡單?一句『時代變了』就是絕對的答案?『順天應人』、『與時並進』真的就是解決良方?當然,縱有通天本領亦不能重拾逝去的時光——『時光機』不過是『大雄』的妄想而已!問題是難道所有的事物非被時代淘汰不可?在二十一世紀,難道舊有的時物就應被時代淘汰殆盡才算是『與時並進』?難道舊有的時物就沒有應有的尊嚴和價值?難道生活在二十一世紀就只有回憶?

得知元朗元岡幼稚園的『風波』,不禁感慨良多!本來萬物有始必定有終,只是感到一句『時代變了』便否定村校的一切,非常憤怒,大感不平!我也曾在村校任教,深深感受到社會上最有需要支援的人士的不足︰重男輕女的受害者、不願或不能就讀特殊學校的殘障人士、非華裔及非歐美裔的族群、真正的貧窮家庭……雖然最終因『自私』的理由而轉職,但也許是我在過去任教數間學校中獲益最多、感受最深的其中一間……比較城市學校及鄉村學校的優劣其實毫無意義,個人認為村校有其重任,不容被一眾無良官僚、大財團及短視、見利忘義者肆意抹殺!

在全球一體化下,城市不斷擴充,作為『城市人』,自然習慣大都會生活!但這不等於鄉村社會——甚至其他類型的社會——在『經濟持續增長』或所謂『可持續發展』的前提下應被任意侵凌、淘汰、甚至被犧牲!!!過去已有不少的族群已犧牲殆盡——同類型的悲劇還要重覆多少次?他們有他們的需要,他們有自己的權益,更重要的是他們有自己的天空!!!不是不要發展,而是那一種的發展才令他們免被犧牲,這才是真正的『地球村』!!!」﹝按︰舊網誌因網站轉作收費模式而被迫結束,尚幸原稿猶在﹞

雖然歷年來有學校因收生不足而難免完成歷史任務,但回想當年殺校潮,多是因為長官意志及將教育企業化,而令本已僵化的香港教育日益墜落。結果令到今日的香港教育益發令人失望!

如前所述,元岡幼稚園不但避免殺校厄運,且據說現正計劃擴建。這固然是喜訊;但另一方面,筆者擔心可能會適得其反——畢竟村校與城市學校不同!

對筆者個人來說,觀此電影猶如當頭棒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