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跨性別人士遭紀律部隊性騷擾 欠在囚醫療支援 懲教署:睇醫生都要等

跨性別人士遭紀律部隊性騷擾 欠在囚醫療支援 懲教署:睇醫生都要等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跨性別資源中心前日(3月30日)發表「跨性別人士在保安部門遇到的性騷擾」調查研究,發現大部分受訪者都曾遭受不禮貌待遇,在囚人士缺乏適當醫療支援,有人甚至被懲教人員要求提供性服務。組織建議政府訂立性別承認法,讓跨性別者得到明確保障,並要求保安局盡快成立諮詢小組與跨性別社群組織共同制定友善的政策,長遠而言應設立第三性別選項。懲教署即日發聲明回應指有關指控未經查證,署方未曾接獲任何有關投訴;署長邱子昭昨日於立法會回應人民力量陳志全提問,指已轉介個案予警方調查,署方是根據身份證明文件上的性別決定對在囚人士的安排,醫療服務則需要時間輪候。

懲教署:指控未經證實

懲教署於研究報告發表後發聲明回應,表示極度關注調查報告中的嚴重指控,署方未曾接獲任何有關投訴。聲明又指研究機構在研究及撰寫報告過程中未有向署方查證,當署方要求平機會提供更多資料,當事人又不願提供,有關指控缺乏實際證據支持,認為研究機構應作出適當澄清,以免對部門及職員造成不公平的負面影響。

人民力量陳志全在昨日立法會財委會特別會議上再追問懲教署,是否有調查或懲處有關人員。懲教署署長邱子昭表示署方會根據在囚人士身份證明文件上的性別,安排與相同性別人士囚禁,對於跨性別在囚人士,會安排臨床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確認其身體情況及性取向,作出適當安排。邱子昭續指署方對所有在囚人士一視同仁,他們可享與所有市民相同的基本醫療服務,不過「大家知道,在香港看醫生都要輪候」,需要時間等候,有關個案已轉介警方調查。

Screen Shot 2015-04-01 at 12.30.50 pm
懲教署署長邱子昭

警察要求口交 懲教人員要求性服務

跨性別資源中心於2014年進行「跨性別人士在保安部門遇到的性騷擾」研究,訪問了17位本地和外藉來港跨性別人士,發現警務處 、入境事務處以及懲教署三個保安部門的人員,對跨性別人士認知不足,尤其對跨性別者在性別過渡階段中身體及外觀的變化缺乏理解,在言語或程序上容易產生誤會,甚至令跨性別人士感到被性騷擾;也有保安部門人員洩露當事人跨性別身份,引致其他人對當事人作出性騷擾。

研究員溫澤仁指,保安部門人員的語氣、態度及眼神,是跨性別人士覺得受到性騷擾或不被尊重的關鍵因素,在言語中言者可能無心,但聽者會覺得難堪,例如「你係男定女啊?」、「做咩攪成咁?」、「你咁嘅樣我點信你?」等,甚至問「做完手術個胸使唔使按摩?」,反映保安部門欠缺處理跨性別人士的培訓。另外,搜身也是跨性別者關注的執行程序,因為跨性別者對被個人性別認同的另一位性別的保安人員搜身,會感到尷尬。

有些受訪個案是有人員向當事人作出性要求,其中一宗是發生於10多年前,受訪者的同行被一名警察要求口交並完成過程,而另一宗是有懲教署人員要求被囚的跨性別者提供性服務,以換取物質。

被逼停藥致荷爾蒙失調

關注男性及跨性別性工作者的組織午夜藍幹事盧林慧表示,以前在囚的跨性別女性不論有否完成下半身手術,都必須剪平頭,但自從2013年9月有一位被剪平頭的跨性別女性在囚時絕食抗議後,懲教署已暫停有關措施。另外,跨性別人士都被判入小欖精神病院,盧林慧指出跨性別人士在入獄前會被判定患性別認同障礙,從現今角度來看已經不是病態。

午夜藍也曾接觸一位已服用荷爾蒙8年的跨性別人士,但在囚時缺乏適切的治療及評估,使其停服荷爾蒙8個月之久,導致荷爾蒙失調,脫髮及臉部長痘,更有情緒困擾。盧林慧建議保安局成立小組,諮詢跨性別人士、學者、組織等,制定對跨性別人士有善的政策,改變不人道待遇。

促確立第三性別

跨性別資源中心主席梁詠恩表示,保安部門人員的對待方式基於性別不同而不一樣,就是差別待遇,「女就唔使剪頭髮,男唔剪又得唔得?」梁詠恩建議保安部門制定跨性別人士政策,也提議政府提供輔助文件及資料,方便跨性別人士證明自己的身份,「醫生證明部分人覺得冇用,而且要進入醫療體系先有。」梁詠恩認為政府最好還是採用較寬鬆的性別登記,設立第三性別選項,才是長遠有效辦法,減少保安部門人員對跨性別者的不禮貌對待。

記者:陳偉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