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不如我地重頭黎過

不如我地重頭黎過
廣告

廣告

去年在墨西哥,和墨人同屋閒談之間聊起那個明星最靚仔,他Google了幾個墨國明星和足球球員給我看,我嗤之以鼻,他不忿:「那你選呀!香港哪個人樣子最好?」想了又想,腦海裡都只有哥哥一人。同屋詫異:「那人樣子也算不錯,但為甚麼照片像是年代久遠?」我告訴他哥哥已跳樓自殺,死了十一年。他指著我鼻尖驚呼Bonnie你為甚麼要喜歡一個死了這麼多年的人?(他還要剛巧在Google看見哥哥在霸王別姬的劇照,更覺我瘋了)然後從此認定我是個奇怪的人,我則因為他不懂得欣賞哥哥而笑笑口在他面前用廣東話爆粗(他聽不明白,可能又覺得我很奇怪)。

哥哥跳樓自殺之時我還只是個小學生,我其實算是「後榮迷」,即哥哥死後才喜歡他,大學以後才開始看阿飛正傳、春光乍洩等電影,想去墨西哥,也因為有個執念,此生必然要去一趙南美洲,看看反轉的香港。有一個美麗的傳言指哥哥並沒有死去,他只是過於厭惡香港所以躲到了阿根廷,後來我當真自己一人到了布宜諾斯艾利斯,在空空如也的Bar Sur門前終於有想哭的衝動。門面依舊人面全非,原來我對此地的想像從來都只存在於王家衛的映畫世界,現實裡阿根廷從來不曾記得我們。

在墨國的朋友都知我好喜歡張國榮和春光乍洩,那時要進行無聊的介紹自己國家名人的文化交流活動,新加坡朋友介紹李光耀,墨人介紹被美國通緝的墨國毒梟,我則拒絕介紹買起全世界的誠哥,向眾人誠意推介張國榮。在Youtube有西文字幕的春光乍洩,我常放給我的墨人同性戀朋友看,他們倒是一眼就分辨出張國榮是同性戀而梁朝偉不是,他們說梁朝偉僅有的幾句西文對白發音也不準確,不過他們倒是永遠無法理解黎耀輝和何寶榮用廣東話經歷的一場場語言角力與廝殺了。

不如我地重頭黎過。

我時常想起這句說話,因為我知道,在真實人生裡,我們都沒有重頭來過的機會。死了就是死了,阻止不了就是阻止不了,化成一個個事實堆疊成為殘忍得無力的生活,唯有在聲音影像裡頭尋回始終不滅的情緒。每年這時候都有人說,我們懷念哥哥,是因為我們也懷念那個仍然美好的時代,那時候哥哥上「今夜不設防」是可以一邊吸煙一邊和黃霑他們大談真實的自己的,那個節目還是在亞視播出的。那是個我從未曾探訪的時代,而我們錯失了過去時代的同時,還是否可以抓住現在僅有之事物。

我知道我並不屬於那個年代,我只能在這個時代裡繼續努力生活,好讓下一個時代在日後回想時,還會覺得這個時代雖然糟糕,畢竟還是一點點值得懷念的地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