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學聯有沒有想過罷債?

廣告
學聯有沒有想過罷債?

廣告

去年底的佔領運動,蘊釀過不少不合作運動,不知現在進展如何?我突然忽發奇想:學聯有沒有想過發動一個罷債運動?

二月底,美國十五名Corinthian Colleges Inc.的學院畢業生,公開宣佈拒絶還聯邦學生貸款。他們是美國一個名為Debt Collective的團體成員,他們要求教育部門債務撇除他們及其他Corinthian學生債務。Corinthian Colleges Inc.校網內的學院是牟利學校,它們早已遭許多人詬病,令不少低收入家庭及少數族裔學生陷入財困,但換回來的卻是沒有甚麼價值的文憑。

事實上,即使是所謂非牟利學院,例如私立大學,學費也在颷升,過去十年升了大約四分之一。

Debt Collective是佔領華爾街後成立的,Astra Taylor稱這次罷債為「新的公民抗命運動」。

美國的學生債務達1.2萬億美元,估計2025年會增至2萬億。若大量或所有大學生拒絶還款,將會成為一個脅迫手段,迫使政府制定一個較好的資助教育制度,因此,短期的聯邦政府損失,會帶來長遠的經濟刺激及政治壓力。

同時,多名學者及知識份子已聯署支持學生這次運動,包括Slavoj Žižek, Naomi Klein, David Harvey, Andrew Ross等等。

一場反高等教育新自由主義的運動正在歐美大學冒起。2010年,英國有規模龐大反加學費運動,上月,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學生佔領大學核心會議室,抗議高等教育商品化。

香港的大學生也債務纏身,可是,面對日益增加的拖欠個案(過萬宗,達2.1億欠款),香港社會及輿論既不同情學生,也沒有追究拖欠的原因,還認為大專生貸款「有借無還」問題惡化。申訴專員公署要求學資處嚴厲追討,甚至建議把拖欠貸款者資料提交負面信貸資料庫。

我相信,如果學聯有膽搞一場罷債運動,它在學界的正當性必定提高(當然也要冒著保守輿論的責難)。

Astra Taylor的文章

罷債傳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