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雍怡

網站特約記者 網誌

政經

良心食肆淪重建犧牲品 鈞樂茶餐廳誓留守

良心食肆淪重建犧牲品 鈞樂茶餐廳誓留守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受市建局卑利街/嘉咸街H18重建頂目影響,嘉咸街市集約20檔乾貨店及食肆需於約期滿前遷出。限期昨日已過,大部份商戶已遷走,唯獨一間門口掛上「街市未落成,商戶不遷出」標語的食店依然營業,它就是在結志街經營10數年的鈞樂茶餐廳。老闆娘麗姐昨日(4月2日)連同民主黨中西區區議員許智峯及其他商戶,堵塞重建地盤正門車輛出入口,抗議市建局對嘉咸街商戶不公。

作為結志街最後一間食肆,鈞樂茶餐廳整天都車水馬龍,麗姐忙得不可開交,好不容易有空坐下做訪問,由鈞樂的歷史講到市建局的無理迫遷。

11037587_848473578523015_7655974380251446698_o

憑良心做生意

鈞樂茶餐廳的前身也是餐廳,舖主是兩兄弟,麗姐說,上一手的生意做得非常好,兩兄弟便嫌舖位太細,所以搬到其他地方。麗姐的兒子在中環開相片店,對中環的路比較熟悉,知道有空舖位,於是和母親租下,繼續做食肆。

回想剛剛開業時,麗姐與兒子走遍中環每所銀行,逐間逐戶地派傳單,十多年來累積了很多老顧客,他們也不捨得天天到來吃飯的鈞樂茶餐廳。麗姐指自己憑良心做生意,不會欺騙顧客,多年來儘量不提高價格,也盡可能保持食物的品質,「其他餐廳的好立克只落一匙粉,我哋會落兩匙。」

batch_11026358_10153207770683060_115583972_n

市建局走數 工聯會成功爭取逼遷

結志街其他商舖早在幾年前已被市建局收回,只有鈞樂茶餐廳的業主不滿意收購金額,拖到去年才賣舖,但卻苦了麗姐,她說:「若果早點通知要遷走重建,我就可以早點找舖位。」但她不怪責業主,她認為責任在於市建局,以及由工聯會立法會議員王國興組織的「中環市集商戶大聯盟」。大聯盟召集人是與鈞樂茶餐廳相隔幾個舖位的「豬肉佬」許偉堅,因為他是「商舖代表」,市建局會議都是由他出席,其他商戶對會議中所談的協議毫不知情。

市建局起初承諾「無縫交接」,讓乾貨商戶和食肆留待新濕貨大樓建成後才遷走,但於2013年9月突然反口,要求商戶於該年年底離開。當時王國興與大聯盟代表與市建局談判,最終「成功爭取」商戶分階段遷出,愈早離開可獲愈多額外賠償,最遲一批於今年3月31日遷出。然而,今日新大樓現在仍在「打摏」階段,最快也要明年才建成,濕貨商戶可留至大樓完工,乾貨商戶和食肆則仍要遷走。

市建局早年收購業權後,商戶每月要將一半租金交予局方作「佔用費」,合約訂明於遷出後將獲退回總佔用費50%。佔用費實為押金,令商戶為取回金額不得不離場,鈞樂堅持留守,將不能取回佔用費。

即使新濕貨大樓建成,鈞樂茶餐廳也不能遷入,麗姐認為這安排非常不合理,「點解要排斥我哋?冇理由一間街市冇食肆嫁嘛!」她指市建局是逼人走上絕路,「我哋的青春都貢獻哂落嚟,現在個個都幾十歲人先至失業,根本唔可能搵到新工。」

batch_DSC_0801

賠償不足 難覓新舖位

麗姐又批評市建局的補償金額極不合理,因為鈞樂茶餐廳一共有10名員工,但所得的賠償金額卻跟只有1、2人的商舖一樣。她說:「本來只有幾10萬賠款,因為唔肯遷走又俾市建局扣起10幾萬,現在得番10幾萬。」然而,同一條街的舖位每月租金要7萬,還未計新遷入去的裝修費,麗姐說:「可能仲要蝕埋嗰10幾萬。」

麗姐明言一定不會遷走,直到找到新舖位為止。她希望市建局聽到訴求之後可以酎情,給予他們至少3個月時間另覓新舖位。她指前幾天有市建局職員到來回應,今天更出了律師信,但所給的限期只有8天,麗姐說:「得8日有冇搞錯!100日就差唔多!」

許智峯要求市建局檢討重建政策,容許食肆及乾雜貨商戶過渡至大樓建成,對濕貨、乾雜貨、食肆商戶一視同仁。他們希望在重建工程延誤的1年內,繼續容許商戶經營,及承諾在概念中的「老店街」及未來的舊中環街市重建項目中,讓受逼遷的嘉咸街商戶優先申請經營。

batch_DSC_079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