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陳婉嫻的境況與港人的悲哀

廣告
陳婉嫻的境況與港人的悲哀

廣告

「奴役與自由不能共存。」

Ernestine Rose 已故美國女權分子

陳婉嫻在行政長官答問大會上,質疑梁振英背棄競選承諾,將標準工時立法變為「合約工時」,表示後悔當年動員工聯會,支持他競選特首。

在芸芸立法會議員中,陳婉嫻的功力堪稱一絕。平日談到升斗市民及工人的權益時,真是七情上面。她平易近人的表現,博取了不少基層市民的好感。2012年立法會選舉,陳婉嫻以近25萬高票當選,成功奪得超級區議會議席,風頭一時無兩。

但作爲中共政權的附庸,陳婉嫻註定要緊緊跟隨黨的路綫。1997年7月回歸前已獲得通過,捍衛工人權益的「集體談判權」議案,回歸後臨時立法會卻動議廢除。聲稱代表工人的陳婉嫻,竟於投票時缺席!到今天,香港工人仍不享有「集體談判權」。

早於2005年,陳婉嫻已提出動議,要求政府就最低工資立法及規管標準工時。但最後包括陳婉嫻在內工聯會的三名立法會議員,突然以政府答應將就最低工資立法檢討為理由,表態支持特首施政報告,及不就最低工資提出司法覆核。

去年年底,立法會審議男士侍產假草案,政府堅持只會給「不多於三日」的侍產假,泛民議員提出修訂,要求增至七日,工聯會重施故技,口頭表示支持修訂,卻拒絕投票。

早在回歸之前,中共為求爭取港人的支持,便已開始經營一批所謂「開明左派」,其中包括陳婉嫻及早已淡出政壇的程介南等。他們經過刻意粉飾的形象,騙取了不少市民的信任,所以一度受到中共高度重視,指令他們在港進行統戰的任務。

時移勢易,雄心勃勃的中共,已不需要賣港人的帳。開明左派的作用也日益減弱,取而代之的是毫無廉恥、甘心指鹿為馬的狗奴才。如蔣麗芸、陳鑑林、鍾樹根之流,才可準確地演繹中共的流氓本色,一挫港人的銳氣。

陳婉嫻的境況,反映了當前的政治現實,也道出了港人的悲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