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地區政治系列】工黨葉榮:黃絲帶唔易做

廣告
【地區政治系列】工黨葉榮:黃絲帶唔易做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工黨上月宣佈出選年底區議會選舉,12人名單上有葉榮的名字。葉榮是首名輪椅地區幹事——他的宣傳品上這樣寫著——他在馬鞍山頌安區工作兩年,年末擬在該區出選。「我想人們透過我,知道我(坐輪椅)都做到嘢」,他選擇落區因為不想「離地」,而在他眼中,最難跨越的困難其實不是「殘障」,而是如何以「黃絲」身份在地區立足。

20140308_132436
(受訪者提供圖片)

地區工作冇咁離地

葉榮最初在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的金鐘辦事處工作,後來選擇轉到馬鞍山地區辦事處,「我鐘意接觸街坊,地區可以接觸基層,冇咁『離地』。金鐘係對住電腦、透過議會發表聲音,地區真係面對面、口對口,你有咩投訴、想改善,入來找我,在街站對我說,第一手知道他們的需要,我可以立即替他改善。」

初到地區,首件跟進的大型事件是反對馬料水填海,要搞街站、收集簽名;然後就是處理民生大小事,「做地區係修橋補路,或者幫街坊申請呢樣嗰樣」,又要拍下「手指指」的相片,告訴街坊你想改善哪些地區設施。開始時他也覺得「好低能」,但慢慢明白到這些都是地區工作的必修科,民生無小事,「你唔好睇少『細哎』嘢,其實都好重要。」有一次,地面的磚塊在工程後留下一根釘,有小朋友在路上跌倒,差點被釘子插到眼睛,「一粒釘可能要放大鏡先睇到,平時人們走過都不知道,我『手指指』完、除去它,起碼不會出現第二個、第三個小朋友的意外。 」

10629788_890642544279166_4947317785137967417_n
(葉榮Facebook圖片)

鬥智鬥力抗打壓

民主派的地區工作常遇阻礙,葉榮也經歷不少。最廣為人知的一次,要數去年11月雨傘運動期間,他在頌安邨內掛出「我要真普選」橫額,竟被房屋署指橫額不能出現英文「#umbrella movement」,如果不遮住英文字句,便會強行清除橫額。葉榮腦筋一轉,用「房署不容許寫上『#雨傘運動』的英文」遮住英文,變成另一種抗議行動。他將照片上傳到Facebook,引起網民回響,「(房署)那天應該收到不少記者電話」,自此對他態度變好,「葉生前葉生後」。

擺街站被投訴製造噪音、派單張被領匯保安阻撓,這些都見怪不怪,保安圍住商場門口阻止路人接單張,葉榮便分散人手在另一個出口繼續派,實行與保安「鬥智」。但他指平日建制派擺街站「仲大聲」,民主派都不會投訴,「佢冇份做街站就要投訴我哋,這就是所謂的地區政治。」

民建聯當香港人白痴咩?

民建聯葛珮帆自2007年起任頌安區區議員,葉榮說每次擺街站,都會有葛的員工出現影相、錄影,記錄他的一舉一動。葉榮又指,葛在雨傘運動中高調撐警,「你當香港人白痴咩?」,哪一方在使用暴力一看就知道。

另一方面,選區劃界足以左右選情,頌安區今屆亦重新劃區,加入新的私人屋苑天宇海,但天宇海與頌安邨有一段距離,「行海濱行去至少三四個字」,對於坐輪椅的葉榮更是不方便。他承認少有在天宇海前擺街站,大部份時間在頌安邨辦事處附近服務,接觸該屋苑的居民機會較少。

batch_IMG_1585

殘疾不是障礙

葉榮出生時頸椎受損,行動不便需要坐輪椅,他的宣傳品上寫著「首名輪椅地區幹事」,簡單一句將坐輪椅這個「弱點」變成賣點。事實上他的一大強項可算是對無障礙設施的第一身體驗,一個梯級、一條柱子,一般人未必察覺,但足以阻礙輪椅人士出入。兩年間他改善了區內無障礙設施,不但惠及輪椅人士,長者、使用嬰兒車的家庭也獲益。

開始時難免遇到白眼,「我初初來到,都有人質疑我是求助者」,街坊走入辦事處求助,看到施助的人是殘疾人士,不免感到愕然,「個樣有啲疑惑」。在街站「揸咪」,有人停步打量,「由腳望到落頭」。時間慢慢證明了葉榮的能力,街坊發現他「幫到手」,「半個鐘可以打完一封信」,建立了互信,「健全」與「殘疾」的界線也漸漸消退。

其實這條界線,殘疾人士的「障礙」,很多時候也是人為的。葉榮以前修讀電腦,原本獲高級文憑取錄,但因為他住的地方沒有巴士到達學校,只有輪椅不能登上的綠色專線小巴,復康巴士則要於幾個月前預約,結果他只好放棄升讀。他笑說:「那時候game design收我,而家幾多人寫apps發達!本來應該發達,其中一個係我!」一個看似微小的交通安排,完全改變了他的前途,「唔好睇少每一個障礙」。

在地區工作中,葉榮沒有被障礙牽制,用不同方法解決。他的辨事處大門長期打開,垂下兩塊透明軟膠片,讓葉榮不用開門,也可以輕鬆出入;擺街站要架起易拉架,他會預先叫義工幫忙,自已負責叫咪、派單張,分工合作;探訪獨居長者時,輪椅入不到細小的單位,索性在走廊聊天;搞康樂活動他不能與街坊一起登上旅遊巴,自行乘其他交通工具到目的地,由其他義工代替他在旅遊巴上招呼街坊。「其實任何人都會有障礙,沒有人完美」,人人都有強項弱項,重點不是殘疾與否,「我唔會特別諗自己有咩障礙,反而想借我的身軀,告訴青年、前路茫茫的人,我咁弱都做到,點解你做唔到?」

最大的困難

對葉榮而言,更大的困難其實是如何平衡社會運動與地區工作,「你問我做地區有咩難,我覺得呢樣嘢難過開易拉架」。工黨積極參與雨傘運動,葉榮自己也曾在新界東北等示威抗爭走得很前,但現在回想,他覺得「地區真係唔適宜做呢啲嘢」。

他承認街坊一般較著重福利,盡量避免參與政治,雨傘運動亦帶來明顯影響,不論他的街站是甚麼議題,「被X的次數多過以前」,派揮春又會被人撕爛,自此也要提高警覺,以防被「掃枱」。只做「蛇齋餅粽」嗎?他又不甘與建制派一樣,只是不得不承認這是與街坊打好關係的必經之路。

口裡說不,他的輪椅背後仍然貼著搶眼的「我要真普選」標語和黃絲帶,辦事處門前也掛著那張不能有英文的橫額。踏實做好服務,走入街坊生活,但又不忘初衷,不論對泛民主派政黨,或是雨傘運動後部署參選的自發組織,也是深耕社區的重要一課。

註:上述乃區選目前形勢,未有人正式宣佈參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