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誰教我們滿手沾滿了血?

廣告
誰教我們滿手沾滿了血?

廣告

一年一度的財政預算案又來到立法會審議了。 每年這個時候香港愛護動物的人都會很難過很難堪。難過是幾年來我們的政府一文錢也不肯花在動物身上面,施政報告和預算案都沒有讓動物嚐半點甜頭。 而難堪是,預算案每年都要預留一筆錢用來把社區動物人道毀滅的。 而無論你有多愛動物,你多麼有良知,只要你是香港納稅人,你每年都被逼當上了兇手,殺害我們的社區動物,情不得已卻不由分說的沾上一手鮮血。

是,漁護署每年都會向我們伸手拿一百五十萬去將捕捉回來的社區動物人道毀滅。 金額不算大,但也足夠漁護署每年殺害近萬隻健康的動物。 而公民黨過去幾年都有動議削減這筆撥款,結果當然係政府充耳不聞! 今年毛孟靜議員會繼續明知不可為而為,因為這是無可爭議的大是大非 — 如此加害於我們人類最好的朋友, 不可以原諒。

當社區動物問題比我們嚴重得多的台北已宣布實行「零安樂死」政策,香港還像一個落後的第三世界國家,這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相對於其他議題,漁業、農業什至樹木, 其實流浪貓狗對漁護署來說真是小菜一碟,不是什麼燙手山芋。 香港已超過三十年沒有瘋狗症,而流浪動物襲擊人的個案幾乎絕無僅有。 所有咬人的狗其實都是有主人飼養的,是不負責任的主人給動物孭的黑鑊! 而據署方說,他們亦從來不會主動出動去捕捉流浪動物, 每次都是接獲市民投訴才「被逼」去捉貓捉狗。 而從近年的數字顯示, 每年漁護署捕捉的社區動物都在穩定下降,2014 年更是破紀錄的新低不到六千隻。 事實是,所謂流浪動物根本從來沒有構成任何嚴重的社區問題,說影響了環境衛生?那麼將資源投放到食環署,多找些人清潔街道可以了,同樣創造就業。 怕繁殖太多?那麼投放資源去做絕育工作吧。 說狗隻製造噪音,擾人清夢? 好,那就把這些少數. 製造噪音的社區動物交給民間組織照顧吧! 全香港幾十個動物組織加幾十個動物庇護中心,加過百個獨立動物義工,每年至少可以幫手吸納過千隻動物,只要政府肯承諾終止人道毀滅政策,我NPV 第一個跑出來承擔!一二百隻也在所不計!我也肯定所有NGO 都會同仇敵氣,團結一致,幫政府解難分憂,因為最後獲救的,是每年數千條生命!!

要解決問題其實不難,只要有勇氣,有願景,有承擔! 但我們的政府有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