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程思傳

生活,就是每日努力的寫字。經營網誌《偽文誌》(https://chingszechuen01.wordpress.com/),在Facebook另有貼文的小地頭(https://www.facebook.com/chingszechuen)。 網誌

生活

一間書店獨大可怕,但一把聲音獨大才是最可怕

一間書店獨大可怕,但一把聲音獨大才是最可怕
廣告

廣告

這幾年,有關出版自由受挫的消息時有所聞。2013年書展,由中華書局出版,香港大學文學院副院長高馬可(John M Carroll)撰寫的《香港簡史》(A Concise History of Hong Kong)譯本被發現有兩個版本,其中一版刪剪了所謂的敏感內容(如「香港沒有獲得獨立,而是交還了一個遠比統治此地多年的政府更專制的政府。這個政府之專制,在1989年北京天安門廣場的事件中表露無遺。」);早前,又傳出三聯、中華和商務三大書局(三中商)傳出封殺有關佔領的書籍,而催谷反佔領書籍,引起極大的回響。

其實,香港的出版界由三中商所屬的聯合出版集團壟斷,而聯合出版集團背後是中資機構,早就不算驚天秘密。然而,最近《壹週刊》揭發了聯合出版集團,是中聯辦透過一間在廣東省註冊的公司掌控。這種如此明刀明槍的操控,卻有著極為重要的警示。

聯合出版集團壟斷了香港的書籍批發,也是三中商是香港少有的大型的連鎖書局。任何書若不合他們的心意,如佔領題材的書籍,只是象徵式入貨,也不作任何推銷,是封住了書籍銷售的渠道。除非本身有話題性,否則只有死路一條。對於出版社與作者來說,在香港這個出版業本就不繁榮的市場來說,這是極大的打擊,更遑論對獨立出版社。換句話說,三中商某程度是可以控制了大部分市民最常接觸的書籍,降低某類不合意書籍的銷量、聲勢。

同時,聯合出版集團的三大書局以至其出版社,多年專攻不同範疇。當中以三聯的形象最好,尤是這幾年來三聯主打社會文化書籍,如陳曉蕾的《死在香港:流眼淚》、《剩食》等,也辦了不少年輕作家的比賽,成功打造了一個很本土的形象。然而,一翻出來,底子卻紅得不得了。我無意一竹篙打一船人,否定他們所以的出版讀物,事實上不少很具有耐讀性,也值得看(就是上述打到的)。只是透過三聯,代表很多我們未必想像到的領域,接觸的資料,雖然形象很好,從外看起來也似乎沒有太大問題,但背後早就有另一股勢力存在。從他而來的資訊,不是虛假,不是有問題,卻是遭到他們的過濾──這是他們准許你們知道的。

這無疑是一場硬仗。如果只是意氣之爭說一句罷買三中商,意圖打擊他們,結果就如罷買百佳一樣,不是不行,而是參與人數未必多,持續性不高,難以看見成效。所以,在罷買三中商之餘,最重要的讓書籍能透其他渠道出現在讀者面前,讓人認識不同的書籍──也就是獨立書店。其實,香港獨立書店不少,旺角一帶尤其多,不被財團所壟斷,不受外力影響,而且各有自身特色,可依照自己閱讀口味光顧不同書店,選購一些相對非主流的書籍。

出版界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但在預見的將來,可以測想出版的路有幾難行,香港的路有幾難行。我們要做的不是與強權硬碰硬,而是開闢新的路徑,讓強權以外的其他渠道得以生存,而不是被人抹殺。有愈多不同的獨立書店,百家爭鳴,才能防止集團式的抹殺,隱沒一些值得我們了解的資訊。始終,一間書店獨大可怕,但一把聲音獨大才是最可怕。

Facebook Page

原文刊於《偽文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