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非暴力與「勇武派」——談談電影馬丁路德金(之一)

非暴力與「勇武派」——談談電影馬丁路德金(之一)
廣告

廣告

這齣電影好看,對於中港民主運動也有啟發。然而,電影只在貴價影院放映,實在可惡。惟望有人資助社區不富裕的居民去看看。

1960年代的黑人民權運動,出現兩條路線: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主義,和主張「任何必要手段」(by any means necessary)的馬爾科姆X(Malcolm X)。而馬爾科姆X所謂「任何必要手段」,當然包括武力自衛。

這在當時美國,其實很合理。南部和中西部的白人種族主義者,例如有名的三K黨(Ku Klux Klan),到處對無辜黑人實行私刑處死(公開吊死燒死),並且有信心不會有任何重大刑事後果 – 無他,當地警察官僚,也多是種族主義者。哪個黑人社區看到有三K黨焚燒十字架(cross burning),就會惶恐不安,因為那往往是暴力襲擊的訊號。所以馬爾科姆X認為,黑人要生存,就要武力自衛。

在香港,金博士廣為人知,但馬爾科姆X相反。明報不久前曾經有人介紹過馬爾科姆X,後來又有本土「勇武派」借馬爾科姆X抽水。其實呢,馬爾科姆X比較本土「勇武派」高明不只一萬倍。

在戲中,馬爾科姆X只是驚鴻一瞥:馬爾科姆X向歌麗達(金太太)解釋為何來到賽爾瑪(Selma),以及隨後歌麗達向羈留室的金博士解釋為何跟他會面。戲中沒有交代的是,歌麗達想阻止馬爾科姆X公開發言,不過不成功而已。但讓我們先讀讀當年馬爾科姆X的記者訪問稿:

記者:你今天為什麼來到裡?

馬爾科姆X:嗯,我昨晚去到塔斯基吉(Tuskegee),很多學生(學生非暴力協調委員會)邀請我今天來這裡。昨晚我在塔斯基吉演講,談到黑人革命,強調黑人革命,與正在非洲發生的黑人革命,兩者之間的關係。在我演講結束後,學生邀請我來這裡。

我想指出,我百分百支持黑人所致力爭取的要求,即在這個國家獲得選票。…我認為,這裡的人,最好傾聽馬丁•路德•金博士,滿足他的要求,而且要快。他所要求的東西,是正義的。這就是選票。如果他不能達到目的,那麼黑人為達目的,就需要以另一種方式達到。

記者:你贊成金博士的非暴力主張嗎?

馬爾科姆X:我不相信非暴力主義。我相信,對於非暴力的人,則非暴力對待之是對的。但是,當你和不知何謂非暴力的敵人打交道(講非暴力),就我而言,你在浪費時間。哪種手段能使塞爾瑪(黑人)獲得選票,就是應該使用的手段。金博士和他的追隨者,非常明智地努力打動這裡的(白)人,使之給黑人以投票權。如果這裡的(白)人,竟然無此明智(去接受要求),那麼我認為這裡的黑人,會有足夠明智,找出別的方法,去獲得成功。(註1)

馬爾科姆X和本地「勇武派」的分別在哪裡?

其一,馬爾科姆X強調,對於非暴力的人,應非暴力對待之。但本土「勇武派」呢,襲擊的卻是沒有暴力的人,而且向較弱者下手!這是濫用暴力,以強凌弱。

其二,馬爾科姆X的原則,是武力自衛屬於「必要時使用」,而不是將之美化,也不是將之當成最高原則。本土「勇武派」卻相反,此即其濫用暴力的邏輯根源。

其三,馬爾科姆X雖然抨擊金博士的非暴力路線,但是他是很有分寸的,因為他明白雙方雖有路線分歧,但大敵當前,需要同時做到求同存異,分進合擊,尤其在一個自己只屬人口很少數的國家。本土「勇武派」則相反,早在雨傘運動,便已經混淆敵我,基本放過大敵,專門攻擊其他社運人士。反之,馬爾科姆X在塞爾瑪的演講和發言,就是分進合擊策略的典範。大敵當前,他沒有大聲譴責及攻擊金博士,而是聰明地運用了互為槓桿的策略,來達到目的。他一方面實際上這樣告訴路德.金的支持者:讓我來做你們的側翼後援者吧;正因為白人政府(戲中的約翰遜總統以至塞爾瑪官員)害怕黑人解放運動會落入我的領導,害怕運動變得更為激進,所以說不定他們會向你讓步(所以你們不需要太排斥我,而我也不介意你們會因此成就而更為出名)。另一方面,他又警告當地白人官員:如果你不滿足金博士,黑人群眾就會失去耐性,到時他們就會轉向支持我,到時你們就有更為好看的。這就是有原則的政治,有智慧的政治,與一眾義和團,不可同日而語。

2015年4月11日

註1:Malcolm X’s February 1965 visit to Selm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