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亞視不獲續牌,事件耐人尋味

廣告
亞視不獲續牌,事件耐人尋味

廣告

「真相很少純粹,也決不簡單。」

Oscar Wilde, 愛爾蘭作家

亞視不獲續牌,當然不值得可憐,但市民對整件事件的始末,究竟知道多少?近年亞視股權多次易手,但轉來轉去也走不出紅色資本,無論在經營、節目質素、以至新聞報道的自我審查,都每況愈下。社會人士對它的表現大表不滿,其收視率也如江河日下,但不論怎樣,它仍是依然故我,真令人哭笑不得。

正常來説,任何從事商業投資的人,都希望搞好所經營的業務,以及從中取得合理的利潤。多年來亞視不思進取的表現,實在絕不尋常。筆者對亞視的瞭解不比任何人多,但仍很希望與讀者分享一下個人的看法。

很多人會認爲亞視的命運是咎由自取,筆者卻傾向相信它可能是一個受害者。中共政權對傳媒的畏懼和戒心,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實。早在九七前,中共已通過種種手段,直接或間接控制不同的媒體,亞視理所當然是一個重要目標。紅色資金入主亞視的目的,除左右大衆輿論外,也有可能希望在適當的時候將它徹底消滅。要達到這目標,唯一方法是不再續牌給它。但不給與全港兩個免費電視臺的其中一家續牌,需要一個很充分的理由,才可以讓大多數市民接受。基於以上假定,亞視一定要辦得無可再差的地步才行,這就可以合理地解釋亞視多年來的表現。

當亞視已變得衆人唾棄之時,689與他的幕僚便有足夠理由,完成他們的任務。根據相關法例,政府應於去年底,即亞視現有牌照到期前十二個月,決定是否給與亞視續牌,但梁振英又一次視法律為無物,在完全沒有向公衆交代的情況下,將續牌決定一拖再拖,可憐港人對他無法無天的作爲,好像已變得麻木,沒有抗議。

亞視主要投資者王征曾說已「完成歷史使命」。是他的歷史使命?抑或是亞視的歷史使命?可能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真正的答案。

原文刊在「香港大紀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