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馬克鍾

八十後廢青,現職白領。深信溝通、思考與閱讀才能在荒謬的社會中保持清醒。 網誌

政經

香港人從來不是袋住先的得益者

香港人從來不是袋住先的得益者
廣告

廣告

盛傳政改將會在短期內公諸於世,而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亦已表明如有需要將會投下支持票然後辭去立法會主席一位。無論政改如何通常都好,最後得益的一定不會是所謂有得揀的普羅大眾,而是北京。究竟通過政改,北京會有甚麼好處?

回歸前,北京已經就香港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在港實施的一系列改革而與英方角力,其後有很多的改革都因北京的干預而在回歸後廢除,例如回歸前最後一屆的立法局的新九組及增加的直選議員數,沒能坐直通車渡過回歸,由臨時立法會取而代之,彭定康更因為改革立法會而被當時的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魯平斥責是「千古罪人」。而臨立會的成立,更為特區政府掃除了管治上的障礙,而這些障礙,卻十分影響市民的權益,包括恢復公安條例和社團條例、廢除工會集體談判權及取消《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的凌駕性地位等。可見北京為控制港人早於回歸前已經有所計劃。

影響香港管治的除了立法會,當然就是特首。特首是須要由選舉委員會(選委會)提名及投票所選出的。儘管選委會的人數由最初的第一屆四百人增加到現時的一千二百人,但當中的政治及商業利益的角力,並沒有因為人數的增加而減少,反而更見激烈。上屆特首選舉,唐營與梁營之爭,更見雙方的勢力其實是勢均力敵,並沒有如當年董建華第一次當選時的得票如此一面倒,最終梁振英以僅過半數的689票當選行政長官。特首選舉落幕,陣營的角力卻沒有停止。屬唐營的李嘉誠,口裡說不會撤資,身體卻很誠實,由賣酒店單位(及後撤回)、屈臣氏、百佳、分拆港燈上市,再重組長和系,於香港盡吸資金,又於歐洲買下不少業務擴展版圖,種種行徑正是反映對北京和管治香港的政府不信任。

除了李嘉誠,香港還有不少商家都有利益在香港和內地,得香港,先要得一眾商賈,還有新界的原居民的支持。原居民的利益,只要一天還有丁權,一天就會支持政府,這點毫無懸念,否則侯志強就不能如此放肆當人渣了。做商人的都要向錢看,為利益盤算當然要向北京俯首稱臣,乖乖的支持香港政府施政。不過,雨傘運動期間,香港的四大富豪並沒有如周融吳秋北之流落力擦北京鞋,更因沒有大力表態反對佔領運動而被官方喉舌《新華社》發表英文署名文章批評。金鐘佔領區影響多條城巴/新巴和九巴的巴士線服務,亦斷絕了電車東西行的行駛,但申請禁制的的卻是專營大嶼山和元朗跨境巴士服務的冠忠巴士集團。城巴/新巴的最終控股公司為新世界集團,亦即曾是唐營的鄭家純;而九巴的最終控股公司是新鴻基集團,同樣亦是唐營的李兆基。梁振英在金鐘禁制令發出後,曾說漏了咀,指若果市民沒有佔領,就毋須考慮使用禁制令,換句話說是政府找人出面代為申請禁制令。我們無法得知當時梁振英有沒有要求城巴或九巴申請禁制令,但由因佔領而損失相對地少的冠忠巴士去申請禁制令,我們可以推斷唐梁二營的角力仍在。沒有政治本錢的人,在佔領運動時大撈政治油水,殺出一條撼動傳統商家的血路,為日後的政治前途鋪路,比老老實實地做生意去增加影響力來得方便快捷。反佔中的工聯會吳秋北,近來說要引入國安法,就是靠這種打咀炮的方式去為淪為政治邊緣的工聯會增加政治籌碼,與同樣身為建制派以商人為主的民建聯爭長短。

長篇大論過後,又與袋住先的政改有甚麼關係?

2017年特首選舉,將會由選委會提名及投票,變成由提名委員會(提委會)推薦(或類似的方式)讓參選人入閘,及提名參選人成為候選人出閘,再由全港市民投選出特首。提委會的組成可以預見是一個與現行選委無甚分別的一千二百人組合。現行特首選舉只需要一百五十人提名就可以出閘參選,所以才能夠有2012年三位特首候選人的競爭局面。831框架下,要求特首候選人出閘要取得過半數的提委會支持,無論是全票制還是多票制,背後的政治操縱就是要將提委們團結起來,確保一名北京屬意的候選人出閘,其餘出閘的不論是誰只要不是泛民就可以了。所以,袋住先的政改,是北京能夠有效地使一班商家或在港有影響力的人連結起來,去提名梁振英、巴士阿叔、路人乙成為特首候選人。這種操縱方式,比游說、統戰或找國企競爭更不費吹灰之力,可謂不戰而屈人之兵也。作為商人,利益在前,誰敢不支持北京的決定?香港有多少個李嘉誠敢陽奉陰違?香港有的更多是那些以為甚麼也是天賜的奴呀!市民的意願當然不是政改的考慮因素,只是政府利用的棋子而已,往後香港怎麼樣,都與市民的意願無關,因為市民已經袋一世,一切都已經過民意制定了,對不?

那麼,搞一場大龍鳳,北京又有何好處呢?最大的好處當然是利用作為資本主義典範的香港這個國際金融大賣場去集資和洗黑錢。中國經濟和金融市場並沒有完全開放,人民幣亦未能自由兌換,香港作為中國的人民幣離岸中心,同時亦作為外資進入中國的跳板。不完全開放的金融市場和貨幣,除了可以讓政權方便控制經濟發展外,亦可避免國際大鱷在股票和貨幣市場舞高弄低影響經濟,重蹈98年亞洲金融風暴的覆轍,從事影響管治。內地企業可以在香港買殼上市集資,因內地集資成本高昂,而且外資亦難以直接往內地投資。在香港用幾億就可以買到殼公司,近年內不少內地地產公司,例如金地、綠地甚至國企中糧都在香港買殼,方便日後注入資產然後再集資。香港這個資金的自由港,就個便捷的途徑去引水(外資)灌溉,甚至拯救轉型困難的中國經濟。君不見近日恆指升到七年高位,成交又破紀錄達二千九百多億嗎?如果我是危在旦夕的國企,趁高位來港發債集資也好,買殼也好,甚至上市也好,賣點資產來吸金--再過河濕腳,當中的金額可不少呢--可謂一石二鳥。

洗黑面方面,在香港洗黑錢實在易過借火,而洗黑錢的破案率更是奇低。有位銀行的朋友說,有個內地客戶表示總共有十多億「資產」,搬到一半來香港已經足夠。你可能會說這位銀行從業員不該呀,應該要舉報呀。在活得捉襟見肘樓價高企的香港,有賺錢的機會會放棄嗎?這就是香港政府寧願花千四億起第三條跑道,高鐵港珠澳大橋超支情況下仍不多制定福利政策的原因,不給香港人飽飯食他們就沒空理會政府如何施政了。全面打貪會引致共產黨的權力危機,香港這個窗口就是打貪下唯一的出路,只要共產黨不全力打貪,留得香港在,貪污的人有路可逃就不會做危及政權的事。須知道連徐才厚、周永康都因貪污(或因權鬥)而被拉下馬,就知國內貪污情況嚴重到一個如何的地步。

能團結在港有影響力的人士,就可以利用政府的施政將香港作為搖錢樹,又可以鞏固中央政權,因此,政改給市民一人一票選特首,都只是一個民主形式而已,得益者從來都不是香港人這群蟻民。

註:網上圖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