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媒體

黑警、財閥、傳媒風骨

廣告

廣告

終於「追」完《導火新聞線》,相信TVB十年內也無法拍出如此劇集。《導》劇情緊湊,做足功課,且細節盡見心思。演技方面,梁小冰確實演活了汪海藍此角色,可謂無懈可擊。石修、郭峰、駱應鈞和梁健平四位老前輩,當然也演得有血有肉。後生演員如周家怡、王宗堯、楊淇及姜文杰等也演得自然。不足之處,乃故事後段太急促,而且加入了略多枝節,例如假末日、同性戀等,有點混亂。但整體而言,乃誠意之作。結尾更是神來之筆,無TVB式皆大歡喜一家人齊齊整整,而是首尾呼應:以跑新聞始,以跑新聞終。

黑警

劇中的警察形象,一反TVB多年的常態:基本上都是黑警,無正義學警,也無拯救萬民的飛虎隊。如此設定,不但更符合現實,也衝擊了警方嘗試營造之專業實幹形象。現實中的警黑關係,一向微妙。有謂「好仔唔當差」,豈是無的放矢?劇中O記趙Sir帶領「專業」團隊掃蕩黑場時「落格」,為滅聲而殺人滅口,並嫁禍傅永恆將其收監,出獄後再將其滅口。另外方凝線人康Sir也疑似為錢或被抓住把柄而協助財閥丁駿生,「放流料」陷害方凝。除了黑警外,劇中連「老廉」ICAC調查主任也為協助走私煙富商而阻止證人出庭。所有「正義朋友」都成為了為求利益而出賣靈魂者。當見過黑警打人、廉署專員涉嫌貪污後,誰敢說此劇太誇張?

財閥

劇中地產財閥丁駿生靠借錢貪污向上爬,成為萬民敬仰、「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的大富豪。丁富甲一方,卻從來無人考究其如何發跡。就如現實中的李首富,少有人會留意其「第一桶金」來自何方,反而不斷歌頌其「白手興家」之神話。現實就是現實,豈有那麼多神話?丁為求利益,不擇手段,甚至派手下「老謀」,殺完一個又一個。這或許太誇張,派出最親近的助手親自殺人也不太合理。但當今富商財閥之風光背後,又有多少不為人知之陰暗面?難道「乜叔物叔」全都是奉公守法之人?財閥為求社會地位,就要玩propaganda。入主傳媒機構,以廣告勒緊傳媒咽喉,製造民意並打擊對手,都不是甚麼新鮮事。《導》描述的世界或許很黑暗,但這卻是現實。

傳媒風骨

所謂傳媒風骨,不單只是能夠如《囧報》社長關公般向金主企硬,也是能夠在真相與juicy新聞之間選擇真相。尋求真相,乃記者天職。這句話,說出來實在令人臉紅。當今香港,有哪份報紙願意選擇真相?同一單新聞,可以有各種演繹方式,可以放在頭版,也可以放在內頁。如何方能以最恰當之方式指出真相呢?這問題,當今還有多少傳媒人願意撫心自問?例如以民主報自居的《蘋果日報》,看似是願意與政府對著幹,但報導卻充滿sensationalism,大玩黃色暴力,行文用字真的juicy到不得了。「動新聞」更是juicy之最?這是報導真相,還是玩弄真相?至於《明報》和《信報》,在馬拉總編及李氏財團入主後,報格日低,甚至為政府站台,還可以講甚麼風骨?香港有很多《榴蓮日報》,有刺可以刺人,但卻只是刺向老闆的敵人(例如《東方日報》最喜歡刺「貪曾」、《明報》則刺唐保梁)。願意以光明照亮黑暗的《囧報》,卻是鏡花水月。不少前線記者確實仍然嘗試保住初入行時探尋真相的熱情,但在總編和金主的壓迫下,也只能「做得幾多得幾多」。香港有被炒前的「皇阿媽」和方凝,卻無轉化後的汪海藍。

劇尾,丁駿生無法入主《囧報》,換來的卻是私煙大王廖秉勛。這或許就是當今香港的寫照。阿咩說將來要辦網上新聞以擺脫財閥控制,然辦網媒又豈是易事?民國張季鸞先生辦《大公報》時,曾寫下辦報四大方針:

  • 「第一不黨…… 原則上等視各黨,純以公民之地位發表意見,此外無成見,無背景。凡其行為利於國者,吾人擁護之;其害國者,糾彈之。勉附清議之末,以彰是非之公。」;
  • 「第二不賣。欲言論獨立,貴經濟自存。故吾人聲明不以言論作交易。換言之,不受一切帶有政治性質之金錢補助,義不接受政治方面之入股投資是也。是以吾人之言論,或不免團於知識及感情,而斷不為金錢所左右。」;
  • 「第三不私。本社同人,除願忠於報紙固有之職務外,並無私圖。易言之,對於報紙並無私用,願向全國開放,使為公眾喉舌。」;
  • 「第四不盲。不盲者,非自朔其明,乃自勉之詞。夫隨聲附和,是謂盲從; 一知半解,是謂盲信;感情衝動,不事詳求,是謂盲動;評詆激烈,昧於事實,是謂盲爭。吾人誠不明,而不願自陷於盲。」

還望各位前線記者,能保住點點良知與風骨,並不斷提醒自己:「追尋真相乃記者天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