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從外國政治素人例子看香港

廣告
從外國政治素人例子看香港

廣告

近年來,青年或者學界領導的大型社會運動時有發生。在各地隨後舉行的各級議會選舉中,政治素人皆漸露頭角,西班牙的左翼政黨拿下歐洲議會議席,台灣的柯文哲也一舉取得台北市長寶座。究竟這些外國政治素人成功例子可以給香港甚麼啟示呢?

突破傳統框框

從台灣柯文哲的經驗看,他其中一個賣點是突破台灣民眾對藍綠兩黨政治版圖的認識。雖說他是一個深綠的代表人物,但他打出來的"突破藍綠"旗幟其實很鮮明。為甚麼呢?在台北市市長的選舉上,他的定位本是一個在野黨派的參選人,但他不以民進黨的背景參選,說服了民進黨不派該黨派人士參選,改以支持他這個無黨席人士參選,再聽前總統李登輝的話用"公平公義"凌駕於藍綠營價值之上。有時候,選民的取向是根據參選人黨派投票的,剛好這次選舉中大量選民希望以選票懲罰國民黨及馬英九政府而又對藍綠輪替了超過十年的政治格局厭惡,因此作為藍營最大競爭對手的柯文哲自然成為贏家。

那麼在香港以無黨席候選人參選又是否有利呢?在區議會甚至立法會層面上都有為數不少的「假獨立,真保皇」的候選人參選,旨在為保皇黨作影子候選人,吸納更多中間選民支持,因此在香港此策略似乎未必奏效。不過,經過雨傘革命之後,一些年青人籌組新政黨,以新的旗號挑戰保皇黨地盤,誓言將更代表本土、更代表年青一代的力量結合,去打破香港政局上頗為二元對立的局面,應會對傳統政黨帶來衝擊。「第三勢力」之所以不容忽視,因為其具備了突破二元,凝聚新勢力的思維與潛質。三國時的蜀國就是一個好例子,當時中原北方為曹操所有,南方有孫權偏安江左,但他以漢室後裔作招徠,以其"正統"來對抗魏吳。

創造議政平台

無論西班牙左翼政黨「我們可以/ Podemos」或台灣的柯文哲都創造了新的議政平台,此舉除了提高公民的政治參與度外,也更能夠令選民知道其立場及以更開放的態度對待選民。選民的一票曾經以代議士能否代表及捍衛他們利益而投的,如今當發聲的成本降低下,素人議政就成為了香港民主發展的最新模式。不過,素人也不能太素,他們需要有更專業及嚴謹的政策研究團隊,香港人在雨傘革命後政治意識抬頭下,是否會有更多有志有才之士加入此等議政平台將成為關鍵。

時代選中了某些人,但作為素人去參政不能只有素人的形象而沒有政客的抱負或從政者應有的立場。曾經備受南韓人民崇拜的「救世主」安哲秀就被批評個人沒有政治理念及明確立場。議政平台正正彌補了這些素人不足之處。香港,作為一個Facebook滲透率極高的地方,要創造一個屬於個人或某個新興團體的Facebook專頁也並非難事。

建立個人形象

素人,其實只是指他們沒有從政經驗,但素人是否就沒有其他社會經驗呢?2011年日本大阪市長選舉,無黨派素人橋下徹當選,他本身是一名電視台法律諮詢節目的客席主持,十分重視sound bite,而每次宣傳都會預先將政綱印刷成最簡單黑白分明的選擇圖表,有傳媒不實報導時也會即時以Twitter反駁,因而成功塑造了他言詞辛辣的形象。作為一名醫師,柯文哲一手創立了舉世知名的台大葉克膜團隊,領導能力當然毋庸置疑,其超卓的行政管理經驗也是當前台北市所需要的。

作為雨傘新一代的年青人,可能沒有那麼多工作經驗,但絕對可以問問自己在甚麼時間曾經領導過團隊,甚麼時候曾經參與過形象建設工程或銷售工作或者在雨傘革命中擔當過甚麼崗位等等,這些經驗對其選舉工程或多或少都有裨益。再者,這些經驗往往都突顯自己最受人所尊重或欣賞的一面,不訪找找朋友問問。當然,敢言,言辭尖銳等絕對是把雙面刃,說錯話就當勇敢認錯,才能更赤裸面對選民;畢竟,選民就是看透了傳統政黨的官僚與不夠親民。

小結

素人並非專利,潮流也非如《末日列車》可以永續不斷行駛,因此並不是每個地方的素人都一定能成功。要參政,先別把成敗看得太重,要有全盤計劃;就算成功了,也不能被勝利沖昏頭腦,要認真切實地做改革。香港經過雨傘革命後,公民意識增強下接下素人政治的聖火,希望今年區議會選舉能看到一顆顆象徵改變的種子能茁壯成長。

https://www.facebook.com/gwaazi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