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天光墟

在街頭巷尾搜索,嘗試將日光照不到的人事拉出來。 網誌

生活

念舊:領匯與小店

念舊:領匯與小店
廣告

廣告

現代人愛懷舊,但商業化後的社會卻沒有多少人真正念舊。或許人際關係日益疏落與虛幻的社會,已再沒有多少舊人舊事能教人念記。

---
在我中學的年代,已是各大型連鎖店進駐大大小小商場的年代。鐵價不二、不議,要平就等減價,貨品明碼實價。既因為所有東西也是如此清清楚楚,現今大多數售貨員其實也仿如收銀員般存在。以下是近年碰到的其中一次例外。

有次旅行前夕,才發現家中的行李箱原來已破爛,我因此急忙地在附近的商場買來新的取而代之。走到商場二樓幾近巷尾的地方,終於到達這家賣各種袋子的店。我家附近的這個商場,共有四層,歷史起碼有十五年。數年前完成翻新。步出港鐵站,商場地庫首先看見的是各式各樣的連鎖店,如美康、山崎面包、屈臣氏;地下則有星巴克、A1 Bakery,元氣壽司等等。在商場翻新後仍存在的街坊小店,大部分也遷入了第二或第三層的巷尾位置。而這兒只買手袋、背包之類的店舖只有兩間,一間賣名牌子,位置鄰近扶手電梯,其次就是在接近巷尾的這一間。

甫進內,只見一位驟看年約四、五十歲的女士。她說完一句「隨便睇」之後,便再沒有招呼我,而當時我是店內唯一的顧客。

店內的行李箱並不多,賣的不是名牌,價錢較合宜,我很快便看上了兩款價錢相差約百多元的行李箱。

「唔該想問下呢兩個有咩分別?」

「你想點用呀?」阿姐到此時此刻仍未曾展露半點笑容。而行李箱想點用這問題,剎時間我都不懂得應該如何回答,我唯有簡單表示是次旅程的目的地及日數。

「左邊呢個就大小小,但右邊嗰個好用!兩個都應該夠你用。」阿姐說的左邊那個價錢較貴。

我未及反應,阿姐又開口說:「右邊嗰個啦!左邊你用可能太大。」結果我聽從了她的意見,買了右邊的。而我對於她不遊說我買價錢較貴的行李箱,並在短短數語中直接了解我所需,我是非常深刻。

拖著新篋,數天後我便踏上了愉快的旅途。而好篋不常換,兩三回春秋以後,近日我竟看到阿姐的店那邊貼著「結業清貨」,我才再次與阿姐一席話。

「唉唔做啦點做呀?賣呢啲街坊野賺得嗰少少,租就係咁加。唔通幫佢搵埋咩?」這商場是領匯旗下的。

而這位阿姐,的確是百幾蚊都唔賺我。到底什麼時候,做老闆與打工仔之間,變得這樣模糊?此時阿姐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考,她正向另一位顧客說,「做埋今個月唔做了。」

---
回家我看了看領匯的公開資料,在其過去五年的表現概要中,續租率(租約屆滿後留在同一商場內之商戶之百分比)由2012年9月底的80.3%下降至2014年同期的71.2%;而期末按營業額分成租金(俗稱抽佣制,可按比例分享營業額較高租戶的利潤)的租約數目則由2012年9月底的4,896上升至5,187。

生意愈好,需分予業主的帳愈多。不過,是否因此可以斷定這種合約安排影響各大小商戶的續租意欲,在這簡單的數據中始終難以下定論,而且有關續租率資料並未分開商戶及其他租務等情況(在領匯的零售行業租合中,包括飲食、超級市場及食品、街市或熟食攤位等)。各行業或商舖有其經營考慮,不續租可能是找到位置更好、更便宜的舖位,也未可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阿姐不租了。居於領匯商場附近的居民,也會逐漸習慣可以食高級麵包、飲中產咖啡的生活了。而我相信很難再遇到能讓我體會老實街坊生意的阿姐。世上到底還有,或容許存在多少舊人舊事,能教曉人生活,而非往事只堪回味。

撰文:謝楚宜@天光墟

天光墟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