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小時候屬於我們的沙田新城市 長大後的新城市卻不屬於我們

廣告
小時候屬於我們的沙田新城市 長大後的新城市卻不屬於我們

廣告

前天,是營業近十年,坐落沙田新城市廣場的連鎖快餐店結業之日,忙於工作的筆者趁放工後立刻趕到該店,只是希望緬懷一下昔日的時光。直至走出快餐店門外,放眼望向四周的店舖,我才驚覺屬於自己的沙田新城市已蕩然無存。

我是一名土生土長的「沙田友」,兒時的我總愛與家人到新城市廣場,每到新城市廣場,總不自覺地走到音樂噴泉前,望著忽高忽低的水泉隨著音樂上升驟降,當時的我就如小狗看到鮮肉般,一直目不轉睛的被這玩意迷住了。除此之外,超人主題餐廳簡直是我們當時各位小孩的「天堂」,擺放於餐廳前的超人模型,超人餐具,超人佈置,沒有一樣東西不吸引住那時候的我的眼球。踏進青年時,東京新幹線內的各款玩具模型小店,從前未搬遷的冒險樂園及青年的服飾店,更是筆者與同學的集中地,每到假日時,總有不少年青人走到東京新幹線內購買玩具或服飾,而我就是在那時候的沙田新城市中成長。

事過境遷,音樂噴泉,超人主題餐廳,東京新幹線皆紛紛消失了,亦象徵著我們的集體回憶被清拆了,換來的化妝品店,名牌皮包服飾,珠寶首飾店,是一大堆我說不出名稱來的名店,剩下的,唯有麥當勞可以給我們青年人一絲喘息的空間,由於港式的獨特麥當勞文化,我們不只視其為一間快餐店,更是一個自由的空間,猶記得筆者常與友人看電影後,經常於麥當勞內留連。適逢應考高考前,兩小無猜的一起坐在快餐店一角,為著學業互相支持,互相打拼,這間麥當勞仿佛是屬於我的「那些年」,儲放了許多珍貴且青春的回憶。

今時今日,當再經過沙田新城市時,我發覺這已經不是屬於我的沙田新城市,甚至已不屬於香港人的沙田新城市,少了一份純真,多了一份銅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