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一個女生去旅行沒甚麼大不了

廣告
一個女生去旅行沒甚麼大不了

廣告

我就是喜歡一個人去長途旅行的那種女生,而且不是長期乖乖去坐巴士睡旅館的人,但是,我不喜歡別人標籤我 : 「嘩!一個女仔很勇敢啊!」。每次我聽到這種標籤,都想告訴對方,不要標籤到好像一個女生去旅行就等於勇敢,然後要刻意留意刻意保護。其實一個女生和勇敢沒有任何關係,其實我不見得一個男生去旅行比一個女生去旅行安全,其實我這種人比比皆是,只是香港人少見多怪。

我遇過有女生去旅行去了五年,最後在路上結婚了,生孩子了,出書了,開店了,然後夫婦二人帶孩子繼續窮遊,繼續住睡袋截順風車。我遇過有香港女生跟我同年,也是畢業後旅行,她只是走了半年,然後她結束旅程的前一天,跟路上認識的男朋友跑去結婚,帶一個丈夫回家。我遇過很多女生獨自去旅行一二三年,一邊走一邊賺錢,走一段路,停下來在一個國家生活一段日子,又走一段路,直至能夠把不後悔的自己帶回家。你覺得這些都沒可能嗎?那是因為你一直都在香港,沒有出去看看,世界那麼大,你都未曾踏出第一步,怎知道沒有可能。

你說這種女生很勇敢,如果所說的勇敢跟危險有關的話,其實路上確實沒有太多救不了的危險可言,只要懂得衡量利害輕重,意外畢竟是少數。反而,我們這種人會認為結伴同行的人,比起獨自旅行的人有勇氣,至少我們都沒有這種勇氣,沒有輸掉感情的勇氣。告訴你一件真人真事,有一次在青旅碰到一對情侶,他們打算結伴旅行半年,我和室友們都覺得他們實在「勇氣可嘉」,兩個月後,因為路線相似,我們再次碰到男生,男生說他和女生在路上分手了。所謂有緣和合拍,大概只限於路上遇到的人,我們都明白這定律。

據說中東被報道為邪惡勢力,我在路上認識一個日本女生,兩年來來回回仍是中東,危險嗎?電視上告訴你甚麼走過烽火大地,這只是取巧的市場營銷手法。她跟我想法一樣,只要懂得衡量利害輕重,這就是保護自己的法則。旅行教曉我們的是,走出刻板印象,走出別人筆下的偏見。

據說印度被報道為高危國家,但是我路上遇到很多長得很漂亮的女生也是一個人去印度,有人去了半年,有人準備去半年,有女生只去印度做義工,就是做清理糞便的工作,有很多女生非印度不去,而且玩到出神入化。準備去的人根本不怕,去了的人根本不想走,已經走了的人根本沒有意外。當中有朋友說,每次有人說印度很危險,只需要答一個字 :「哦」,這樣就夠了,但是,她「哦」了數不清的次數。

不能否認的是,新聞上的性侵犯是真實的,德里的女性專用車廂中的男人,是比普通車廂的男人多,印度有些城市竟然找不到本地女性的蹤影 ; 同時不能否認的是,新聞是有篩選框架,新聞是有商業理由,這個世界,不是只有印度才有性侵犯,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即使在人稱民風純樸的尼泊爾,也有人非禮,也有人跟蹤。新聞這回事,報道尼泊爾就只是貧窮和純樸,報道印度就只是性侵犯,這是新聞的限制,世界是如何,終究也要自己親眼去看看,別要只借別人的眼睛去窺探世界。記得一次轉機十幾小時,遇到一位剛剛完結了印度三個月旅程的美國女記者,她跟我笑說,她終於看到印度了,但是,看到的印度跟新聞上的不一樣,會記在心裏,回到美國,至少要做好自己,不會再做放大鏡,放大單一方面的新聞。

說起性侵犯,路上不只一兩個男生跟我說他們被非禮,他們都是被男人突襲「捏春袋」,然後對他們露出猥褻的表情。這個世界,不是只有女生才會被非禮。但是,我在路上看到,如果男生說自己被非禮,肯定被人先取笑後問好,心腸好一點的人也許會關心一會兒,相反,如果女生說自己被非禮,卻是一大班人的同情和關心。看!這就是男女分別。

其實,女生旅行是比男生有優勢,說實話,就是因為太多人覺得女生要受保護,一個女生太奇葩,於是一路上實在太多人對你好,太多人關心你擔心你幫助你疼你,只要你是女生,肯定有人看緊你一點,於是,你會發現你走過的路實在太暢順,要是你身旁多了一位男生,肯定所有狀況都會不同。在路上,一個月遇過的好人比起在家鄉一年的多,一年遇過的好人比起在家鄉一輩子的多。其實,無論男或女的長途旅人,也會發現到處都有人幫助你拯救你的狀況,只要你願意,全世界都會合力替你完成。只不過,女生會比男生更幸運更幸福,這種情況大概在大部分女生身上發生,這是女生獨自旅行的優勢,但同時也是社會的病。

一個女生去旅行,確實沒甚麼大不了,最好社會沒有了這種標籤病,這種女生,都是天生屁股有刺,肩膀有翼,經常自己到處旅行的人,遇到意外都是比較懂得隨機應變,發生狀況也比較懂得隨遇而安,並非過着典型生活的人,可能,她懂的東西比你多,所見所聞也比你深比你廣,她走得第一步,就不會怕走下去。

(這麼美麗的地方,我不會告訴你,我身在何方,因為我看到復活節新聞,香港人是怪獸,能夠把長洲變成旺角,我恐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