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里玉

如果我是何里玉:http://holiyuk.mysinablog.com/ 網誌

生活

世界不需分類──《女朋友的女朋友》

世界不需分類──《女朋友的女朋友》
廣告

廣告

如此簡潔有力的譯名,女朋友的女朋友,到底誰是誰的女朋友?

一些同性戀/跨性別題材的電影,都有層神秘面紗,讓人希望窺探他們不為人知的情感,我沒看過太多關於探討性向的電影,但《斷背山》、《接近無限溫暖的藍》都獲得一致好評,而揭開《女朋友的女朋友》的面紗時,是震撼的,對社會上所謂的正常人來說,甚至是上了一課。

很多人對異性戀、男女性別以外的分類,都感到疑惑,所以只簡單分成同性戀、變性人、易服癖等分類,近年亦有個較流行的說法叫「跨性別人士」,但在這圈子以外的人士,如果不主動去了解多一點,始終對他們存有誤解。

(***以下文字劇透***)

故事中的David剛喪妻,而亡妻Laura正是Claire青梅竹馬的好友,二人在痛苦下互相扶持,Claire撞破David易服,裝成Laura的樣子照顧還在襁褓中的女兒Lucie,David向她坦承早有易服傾向,而Laura亦知情,Claire起初對此感害怕,亦勸David接受心理治療,漸漸地,因David對Claire的信任和依賴,Claire由恐懼轉成接受,除了為他隱瞞,甚至成為David的「好姊妹」,亦替易服後的David改了個女性名字Virginia,二人甚至變成像Laura與Claire小時候那種閨蜜般的情誼,最後Claire更對Virgina(是Virgina而非David)產生愛意,離開丈夫。

觀眾或會如Claire的丈夫一樣疑惑,David易服變成女人,不就是喜歡男人嗎?但性向與性相並非對立,David迷戀女人,喜歡女人喜歡到要變成女人,但情慾上仍情傾女性,他會對Claire產生愛慕之情和性衝動,但當有男性對他的女性打扮讚賞時,他亦會覺得很開心。而Claire,電影很早就交代了她自小與Laura親密而依賴的曖昧關係,二人即使如大部份人般與異性結婚,Claire結婚時也只是留意Laura對她的認同,丈夫並非在最重要的位置。

David與Claire把自己的情慾壓抑了半生,直至Laura的死亡,才召喚他們最真實的感覺,一切始於Laura的缺席,但其實,David對她的投射,Claire對她的思念,都證明Laura根本從沒缺席,缺席的,是不理解無法參與女性同性情誼的Claire丈夫Gilles,在他眼中,David要不是一個同性戀者,要不就是自己的情敵,只有這種簡單分類。

人的情慾很複雜,很多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均指出,他們不知道何時發現自己這一面,所以情感根本不能概括分類,人類只是把愛情單純分為可愛/不可愛的關係,探討情慾的可能性,尤其是東方人,還是一個禁忌。事實是,人的性別/性向/性相都有無限可能,是社會的壓抑,才令我們不能面對真實的自己。

電影對有不同性向/性相的人士非常尊重,我們常聽到的「乸型」、「男人婆」、「人妖」等具冒犯性的演出,都沒有出現,例如Claire喜歡女性,也沒有展現「男人婆」的外表,相反,她有張標緻的臉,亦愛打扮,電影甚至展現她的衣著品味,她教Virginia化妝穿衣,雖然與Virginia比較起來,她較為陽剛,但她仍是展現出一種男人亦會愛上她的氣質。而David在男性打扮時,也沒刻意有「乸型」動作出現,當他變成Virginia時,風情萬種,觀眾不會覺得難以接受,一切靠精湛演技帶動故事發展。

愛無分性別,你愛一個人,只因為那個人是那個人,所以外國有些丈夫變了性還在一起照顧小孩的個案。Claire愛過丈夫Gilles,要是Gilles不是Gilles,她不會嫁;同樣地,她愛的是有Laura特質的Virginia,並非David──即使這兩個角色是共用一個軀體,所以當Claire與Virginia上床時,會被David的陰莖嚇至離去,因為那個身體部份,是屬於她沒有愛上的David。

電影的結局非常前衛,導演將人的情慾徹底釋放出來,鼓勵人面對最真實的自己(電影中有很多照鏡的畫面,就是面對自己的象徵),在男性英雄主雄主導的荷里活電影中,女性連追求性興奮都被設定為有心理問題時(例子有《本能》、《性上癮》等),此片亦是對女性主義予以肯定。

女朋友的女朋友,是指David的女朋友(後來成為妻子)Laura的女性朋友(女友)Claire,還是Claire的女性朋友(女友)Laura的女性朋友(女朋友)Virginia?一語多關,很複雜吧?大眾不理解,並非代表它不存在,情慾本來就有多元面向,電影帶領觀眾去直視它,尤其在香港這個看似開放實質極保守(人們連30歲的單身女人也給予壓力,遑論面對這些情感難題的人士)的城市中,是個不可多得的教育題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