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沛然 Chan Pierre

希望能成為全職足球員,業餘寫電腦網頁和手機程式,興趣是做醫生。 那些年因為足球而加入醫生公會,2014年至2016年當上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2016年起成為立法會議員。 網誌

生活

我是輸在起跑線的典型例子

我是輸在起跑線的典型例子
廣告

廣告

媽媽以前跟我說:「你太矮太瘦,不適合踢足球,不如玩其他運動吧。」 是的,我太矮做守門員不行,太瘦弱做後衛不夠人撞,做前鋒又不夠高頂頭球,自己又喜歡足球, 唯有想想辦法, 踢翼, 只有單蹄右腳,所以我才踢右翼。

中一才開始踢足球,不過踢的是西瓜波,以前最多早午晚踢三次,在中學手球場內可以同一時間有十個不同顏色的西瓜波一起踢,就這樣過了五年西瓜波足球員生涯...

中六七轉了校,無波踢,只好打籃球...

到大學,才第一次踼十一人草場,第一次踢五號皮波...我連波也踢不起,只好讀書去...

工作了,遇到我的足球啟蒙導師徐醫生隊長,花了兩年時間才能將球由角球踢到近柱;用了兩年時間苦練左腳才可以用左腳傳球和無力射球,用了兩年時間才可以有足夠氣踢足全場... 其他人小時已經做到了,但對於一個三十歲,從來沒有機會受過正統訓練,踢西瓜波大,身型輸晒的人來說所有都是很困難的。

其實我踢足球比賽輸多贏少,這十年裏我不下十次在決賽輸球,四次四強止步,曾試過一年受傷五六次,輸比賽和受傷我都習慣了。

很多人以為我做醫生,是高材生、一帆風順,但是我卻有很多逆境的時候 。
我是個典型輸在起跑線的小朋友,土生土長,單親家庭,出身公屋,沒拿綜援,不是名校,借錢讀書,沒有父蔭。跑步雙腿比人短,踢波身材比人單薄,讀書記性比人差。 我以高材生成績考入醫學院,我試過在大學醫學院裏第一次考試全班170人考尾10,也試過第一次專科考試考了四次方過關, 我試過因家庭理由延遲專科畢業時間, 也試過不是富二代沒有受訓和升職機會。
跑100米比賽,人家跑70步,身材矮的小的我要加快密度跑100步才可以拿獎牌。

輸在起跑線不要緊,想想辦法和加倍努力,人生馬拉松,學無前後,達者為先。我也曾十分失望和不開心。但我相信:

  1. 人生不會是永遠逆境的,日後回望,逆境的時間只佔人生的一少部份,也因為知道順風的可貴會懂得珍惜;
  2. 帆船也可靠逆風而向前走得更遠;人只有在逆風時才會鍛鍊自己。
  3. 無論是逆風或順風,都是上天的安排,所以為何有信仰的人,順風會感恩,逆風也會感恩。

我會在逆境時檢視自己的不足,思考解決方法

  • 我的隊友在第一次醫局盃射輸十二碼,所以我便苦練十二碼,其後在三次決賽和波要射十二碼我都全中而且也拿了冠軍;我明白足球是團體的運動,縱使你技術有多好(有幾好波), 還是不可能一個打十一個,所以我比賽時會信任隊友;
  • 我知道有機會考試不合格做不了醫生和專科醫生,所以便改變多年來的讀書方法,重頭開始;
  • 我知道我贏不了富二代,所以我轉工和努力工作,希望我的女兒能做富二代。

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足球使我在不同醫院都認識到朋友,也因為足球令我可以很快融入新群體,現在每星期踢足球的目標很簡單: (1) 不要受傷,(2) 開開心心。

我的帆船現在仍在逆風中向前走,你呢?

陳沛然醫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