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工逆耳

陳虹秀,奇怪又有趣的註冊社工,入行十數年,非常熱愛工作,寄工作於娛樂同時亦寄娛樂於工作。年紀不大也不小,深信為追求公義被捕也沒所謂。心中有團不滅的正義之火,見到不公義之事時,會由小社工變身成「社工逆耳」,自由地遊走於抗爭之路。 網誌

社運

給林鄭月娥的一封信

廣告

廣告

林鄭月娥政務司司長:

早幾日看見你在CCTVB的「講清講楚」接受吳璟儁的訪問,我實在為你擔心。因為你那堅定的眼神不見了!彷彿在你心裡面有許多委屈!彷彿你的良知告訴你這「袋住先」方案其實是如何危害香港的民主進程。其實,你是可以有選擇的!你是可以學習前政務司司長般讓香港人看清真相,不要再幻想等待可以換來民,除非你也眷戀特首之位。

你說:「特首提名委員會是基本法規定,不能做出違反基本法的事。」可是,基本法沒有規定特首提名委員會是如何組成。現在的提名委員會是由二萬多人選出1200名委員,這是基本法規定嗎?在這1200人當中大約只有360人是由較民主的團體或組織選出,其餘約640人大多數是由公司代表票或親建制陣營選出,當中不少中低層員工根本無法參與選出其界別的代表。提委會委員人數比例也有不公,例如漁業界有60席,真正出海捕魚的漁民固然是沒有選票,提委會內更沒有佔全港人數不少的工人界別。

當你被問及為何提名委員會委員將會不記名投出特首候選人時,你說:「坊間有兩種聲音,有說法市民需要監察整個選舉是否沒有問題,有說法不希望給予委員太大壓力,讓他們可以按不同政崗選出不同的特首候選人,因為他們可以投票予每一位入閘的人。」當聽到這番說話時真的目瞪口呆,政府語言偽術將特首候選人的提名方式降低層次,像小學選班長,竟然不顧黑箱作業的可能性,堅持以不記名的方式讓委員不需要承擔代表香港市民的責任。記名雖然會給予委員一定的壓力,但這是正面的壓力,讓委員投票時需要考慮面對質詢時,要清楚自己投票時的考慮因素。

當吳璟㒞問你為何不設立特首當選的最低票數時,以讓香港人以白票守尾門,你再次說:「社會總有不同聲音。」政府似乎不讓市民以最方法表達不認同,那麼怎樣令人相信政府不是要香港人「硬啃」這低票特首呢?如果有三成市民反對低票當選的特首,日後政府施政真的沒有問題嗎?

被訪問期間,你多次表達:「提名委員會委員可選出不同政崗的特首候選人,讓全香港人有多個選擇。」聽到這些話實在感到有邏輯上的問題。如果提委會委員沒有私下商議,或中央早已配票,大家也只會投票予自己認同其管治理念和政綱的候選人,那麼有誰能預知最後的2至3位特首候選人會有不同的政綱讓香港市民再選擇呢?你的說法彷彿已告訴香港人,其實整個特首選舉早已欽點入閘人選,那麼你不是在推銷一個「假普選」嗎?所以你不敢直接回應吳璟㒞是否迫香港人「硬啃」這「袋住先方案」。

曾經是打不死的你,真的不明白上天可能安排給你一項多麼重要的任務嗎?你可以用辭職的方式告知全香港人,你是多麼無奈迫香港人「硬啃」這「假普選」啊!你絕對是任重道遠讓香港人知道真相。

剛看到有一位被懷疑因參與佔中及曾接受報章訪問而被勸喻自動辭職。這間被報章說是親中聯辦的學校,不知是校長自己希望討好中聯辦,還是校長真的認為這位社工與其理念不同而不考慮其工作表現,最後竟建議她自動辭職。究竟曾任社會福利署署長的你,明白現時香港有多少不公義的事情嗎?明白有多少人被政策影響下被邊緣化嗎?明白當所有社工開始憤怒時對社會的影響嗎?

但願,你是一位有良知及明辯是非的人!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

一位關心香港社會的小小社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