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浸信校方應公開更多資料釋除大眾疑慮

廣告
浸信校方應公開更多資料釋除大眾疑慮

廣告

原載澳門《訊報》2015.4.24

最近其中的澳門熱門新聞,非浸信被曝負面新聞事件莫屬,以下簡稱浸信事件。本人作為該校校友,對該校發生的事十分痛心。對該校大部份不再留戀,只對老師和同學有份感恩之情,非常同情現在的部份浸信老師和同學的遭遇。不過撰寫本文絕對不是抹黑他人,也絕對不是特別討好他人。而是希望能以理性的落筆態度探討問題,因而探究出問題的解決辦法。

這件事的事緣是這樣的。教青局最近就融合生資助問題進行諮詢,一石激起千層浪,許多間本澳學校被踢爆與融合教育資助有關的問題,許多學校的老師和學生也主動發聲,對這個問題表達不滿。《愛瞞日報》FB官方專頁在最近分別刊載浸信中學的老師兩篇來論。這兩篇來論揭露融合教育資助問題、強制學生參與校外多益考試問題、老師勞資糾紛等問題。由於反映的問題矛頭直指浸信中學,浸信中學因而在本澳兩份主流媒體發聲明,否定一切負面指控,以網上媒體失實涉及誹謗為由,要求愛瞞傳媒道歉和更正,同時保留控訴愛瞞傳媒誹謗的權利。浸信的家長會在最近也表態支持浸信校方。本人建立起「撐浸信中學敢言老師 關注浸信校政和融合教育資助」的FB專頁,以希望更多市民關注為目的,最近有二百多人讚好。同時出現許多護校高層的新FB帳號,對反對校方高層的意見進行反駁,但護校高層作用不是太大。一群浸信中學教師最近寫給全體浸信中學生的公開信,在《愛瞞日報》刊登,希望大眾體諒浸信的師生,請求外界不要再抨擊浸信的師生。

本人對這次浸信事件有幾點疑問,首先浸信到底有無完善讓師生進行投訴的機制?本人認為雖然校方一直有投訴機制,但是為何浸信中學的一些教師還會選擇傳媒,向社會大眾透露方式表達不滿?最近有位聲稱自己是老師的網民,在網上向本人指出校方一直有完善的投訴機制,還說那位不公開姓名的浸信老師來論報章不算是什麼敢言而值得鼓勵的行為,還說本人開FB專頁是自娛不切實際,愛校應該只向校方提意見。其實一個人是否敢言,一定需要公開真實姓名嗎?敢言不在於是否使用什麽名稱發表意見,在於行為上如何敢於表達自己觀點。事情早已到了這個地步,融合資助金涉及公帑,只向校方單方面提意見不是最好的辦法。本人開FB專頁絕非不切實際,目的就是讓更多人關注和瞭解這件事,這樣做非常不切實際嗎?另外,希望浸信老師在工作方面出現的問題,能夠在加強溝通下早日解決。一些老師選擇向傳媒透露不滿必有因,校方高層應改善與老師之間關係加強溝通,及早把問題完善解決。

浸信校方處理融合教育資助問題有如該校聲明所說嗎?這個問題由於該校聲明,沒有附帶任何有利於大眾清楚瞭解,校方所說是否完全真實的證據。所以校方有必要公開與事件有關的資料,讓大眾查閱,這樣有利於讓大家瞭解,這個事件到底誰是誰非。另一方面 ,培才教育基金的去向也讓部份校友、現在的部份學生所擔心,這些培才教育捐款是否用得其所。浸信校方也應公開所有歷年來培才教育基金的帳目資料,以解除部份校友和現在的部份學生的疑慮。

浸信校方有如該校聲明所說讓學生可提出不參與校外多益考試活動嗎?本人感覺該校聲明與現時有部份教師、學生在網上透過社交網站和網絡傳媒投訴,有位家長向教青局反映的情況有點不同。浸信校方應清楚向大眾交待,到底校方有沒有決定過這樣做,同時交待是否屬於個別事件。如果屬於個別事件,在校內應由提出投訴的師生和校內中高層組成調查小組調查事件。如果事件影響範圍很大,校方就需要向受影響的人士道歉。同時在此事件發生後應制訂措施,保障學生自由參與選擇活動權利不受侵犯。

《愛瞞日報》有如浸信校訊FB專頁所說,肆意破壞一間學校名譽嗎?雖然《愛瞞日報》的標題有出點問題,的確是該報的錯失。但是《愛瞞日報》只是負責刊登聲明非本報立場的來論,看不出什麽地方有肆意破壞之處。其實聲明非本報立場的來論,並不是代表該報社的社論。浸信校方其實可以撰寫詳盡的反駁文,投稿該報反駁這些令校方認為不實的來論言論。最近還發現新澳門學社理事長蘇嘉豪在網上向大眾反映,有學校提出要求新澳門學社旗下的愛瞞傳媒停止繼續報道這間學校的新聞。雖然不能證實是否有這回事,但是感覺學校應尊重傳媒的編採自主。

本人認為,澳門的教育範疇也必須有光輝的五年,甚至光輝時間不止五年。相信許多與融合教育資助有關問題只是冰山一角,教青局要求涉及有問題的校方提交報告,未必完全瞭解或解決這個問題。故此希望社會文化司譚俊榮司長,能夠對澳門教育方面進行治本的大變革,這樣澳門教育才會有希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