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基本法》25週年教材:無懸念係官方教材

廣告
《基本法》25週年教材:無懸念係官方教材

廣告

在單元二,展現了香港不同部份如何由「中央」授權

政府大鑼大鼓發佈《基本法》25週年教材,在教育界推廣,出動到梁愛詩、譚惠珠等人,並舉辦為校長及管理層而設的講座,說要為初中學生摘要介紹基本法。雖則我對官方教材其實沒有期望,但耍官腔到一個地步,真係覺得唔好浪費地球資源,我亦認為環保團體應抗議政府浪費紙張。

還記得佔領以來高官和保皇們不斷講要加強基本法教育或是國民教育?也正是為甚麼要在此時刻發佈基本法25週年教材-回應去年6月《一國兩制白皮書》的頒佈,以及不斷加強的本土意識。將白皮書強調北京權力的意識形態正式寫入教學內容。

比如,舊有《明法達義》教材,分十三個單元討論基本法下香港居民有的權利和義務、政治體制、一國兩制、經濟發展等,在政治體制部份,亦提及對行政長官的權力制衡和對立法會的監督功能,亦有提及支持及反對立法會設功能團體的理據。在「一國兩制」的部分,更探討應否制訂「廿三條」及相關的支持和反對理據。相較之下雖不乏官方意識形態,卻是較中立批判的教材。

大國向左走

然後,新的教材,赫然變天。或曰:「向左走。」

過去的教材分十三個單元,這次只有五個,更濃縮突顯了當今中國加強對民間管制的專制色彩,比如在單元一的部份,就多番強調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不可分離」,中國政府認為割讓香港的三條條約是「不平等條約」等等。

另一方面,教材亦回應「白皮書」當中強調香港權力來自「中央政府」「授權」的主調。如在單元二中,提及三點,原文如下:

1. 「兩制」的體現,在中央把行政、立法、司法權(包括終審權)授予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高度自治,使原有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予以保持。

2. 「一國」是指中國是個單一體制國家,主權屬於全國十三億人民所有,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國人大)-國家的最高權力機構行使。地方無固有權力,它的權力來源於中央的授予。

3. 「一國」與「兩制」的連繫在於授權:國家的最高權力機構-全國人大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行使高度自治權,而承認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的權力,是整個授權的基礎。

三句放埋一齊,反反覆覆,其實不過兩個字:授權。也不過四個字:「可以收返」。

單元三中亦有類似句子,講明「中央」的絕對權力與權威:

(基本法)體現了「一國」的精神。中央與特別行政區的關係包括從屬關係,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以及監督與被監督的關係,而特別行政區雖然有高度自治權行使它的行政、立法和獨立的司法權,它並非是脫離國家的一個實體。

更有赤祼祼的、習近平在國家副主席任內提出的「三權合作」論:

根據《基本法》,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體制具有「行政主導」的特點,行政、立法和司法機關既互相制衡,也能互相配合。

選舉體制部份也列明「五步曲」(明明係人大僭建的)、選舉委員會選舉等。認真一看,相較舊教材,今次真正的展示了「中央授權」的權威性,以及對香港不能脫離中國的種種明示或暗示。

只要能寫,朝鮮都有普選

撇除上述的政治暗示,教材還有很多地方係好官腔的。比如,一輪嘴講現實中如何看到「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落實,例如不用人民幣、去日本免簽證但大陸表哥要簽、可以「中國香港」名義參加國際組織等等。不過,只要寫就當係,大抵朝鮮都有真普選(689曲線承認了)、金三胖都係民選出嚟。

「一國兩制」實際落實如何?比如,雖然話中央各部門不干預香港內政,但中聯辦干政,即便不是事實,也引來社會質疑,卻當然官腔的絲毫不提及。

又,若純以教材看,都係很不專業的教材。教材中的各項問題、討論、Debriefing,繁冗沉悶、佶屈聱牙,在現實課堂大多用不著。這也是官方教材的特點:不掌握實際課堂的脈絡,出一堆無聊教材,又美其名校本調適,其實都浪費大家時間。所以聽到政府說要印刷派到學校,我又一如梁太般倒抽一口涼氣。不如慳返啲紙好嗎?

整份教材,正正反映中共的極左思潮、專制思想、進一步箝制香港的野心。一點小觀察是,今次的教材難得幾度提及「50年不變」後的狀況,只說「50年後未必變,變也不損害香港權益」。似乎,面臨2047,「二次回歸」的安排已進入中國政府的日程。

我們的時間已不多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