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一家人

廣告
一家人

廣告

昨天看到了領養者傳來的一張照片,感動得熱淚盈眶。

幾個月前NPV在山上救了一隻唐狗,叫大白板,左邊前後腳都斷了,醫了好一段日子,也留院了好一段日子,一直沒有人領養,最後幸運之神眷顧,找到家了。
我不止說過百次,救治一隻社區動物不難,但經過一段長時間的康復過程,動物不多不少和人相處久了,慢慢家化了,要返回社區生活就有困難。 那社區動物去到新家庭適應又會有困難嗎?有時也要看運氣的。

照片(見上)右邊就是大白板。咪著眼在打瞌睡。

照片左邊是領養者的舊家庭成員 - 可愛的賓尼兔,很專心很滿足地在開大餐!我們看見照片第一時間都是問:「隻兔仔唔驚隻狗嗎?」「隻狗唔怕隻兔仔嗎?」「隻狗唔會蝦兔兔嗎?」又或「兔兔唔會恰狗狗嗎?」答案當然是:唔會!

動物之間,從來不會因為物種不同而有紛爭。只有人類自以為是唯我獨尊,才搞出種種無無謂謂的你死我亡。

在大自然的規律裡,動物只會因為求存而掙扎而自保而殺戮。野生動物從來不會多殺幾隻動物儲起來慢慢吃,或賣給其他同伴吃。你可以看見一隻吃飽了的獅子懶洋洋的躺著,任由其他動物在身邊經過。 家養的動物就更加無欲無求了!一個好主人,兩餐溫飽,加起來就等於幸福。甚麼物種也可以共處。動物們相處久了,也不會分得太清楚自己是誰,我辦公室的狗經常以為自己是貓,跳來跳去,那些貓又會撲向狗狗互相玩「咬咬」,玩到天昏地暗,貓偏要吃狗的糧,狗偏要吃貓的糧,一家人早已溶為一體。

兔仔之所以如此無畏無懼,大前題當然是因為他不愁吃,也得到很穩重的安全感,知道家裡無人可以傷害他。至於初來報到的大白板,帶著以前是「流浪」的身份,以為他會「驚青」、恐懼、自卑……但他只躲在沙發背後兩天,就已經很悠然自得的自由行了。原因簡單不過,他知道這裡安全,有得吃有得安睡,有得撒嬌可以撒野,有個好主人有個家,還有什麼可怕?!

我們難道不羨慕動物的單純與真誠嗎? 我們何解要和別人和自己都過不去,我們難道吃不飽穿不暖嗎?那份「一家人」的溫暖,我們是否都久違了。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何等地美! 」——《詩篇》第壹百三十三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