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國際

習近平的金融帝國夢

習近平的金融帝國夢
廣告

廣告

突然間,因為創始國申請登記的截止日期到了,亞投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突然大熱。這個習近平在二○一三年提出來的構思雖然還沒有規章制度出來,卻讓他的中國金融帝國夢躍然呈現。

習近平的這個夢想,無疑豐富了他的「中國夢」,也是他領先與江澤民、胡錦濤的「新政」。但是他的這個設想,並非來自「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精神,而是中國夢中的康乾盛世與漢唐盛世,是要向落後國家推銷中國過剩的產能,也是如何消化中國龐大的外匯儲備。

張騫出使西域與鄭和下西洋

如果說,中國籌設上海自由經貿區都要花費幾年的時間,但是這個涉及幾十個國家的國際金融機構,二○一三年十月習近平在雅加達與印尼總統蘇西洛舉行會談時首次倡議籌建,之前有怎樣的醞釀?事後一年多又規劃了什麼?外界都不清楚。他是如何讓這個金融帝國夢構築成功的?除了美國與日本,全球主要國家都已經向亞投行朝貢,形勢一片大好,不是小好,連英國、法國、德國都申請,台灣的馬英九也敢不顧美日的態度,透過國台辦以非國家的身份申請。

這個帝國夢顯然來自西元兩千一百多年前的張騫出使西域,以及爾後成形的「絲綢之路」,所以才構想出「絲綢之路經濟帶」,囊括中國的新疆、青海、甘肅、陜西、寧夏,西南的重慶、四川、廣西、雲南以及內蒙古,連接亞太地區及歐洲,中間經過的是中亞地區的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乃至中東若干國家。這豈是乾康、漢唐盛世?簡直就是成吉思汗鐵騎所席捲的地區,只是現在要用「鐵幣」,看人民幣能否發揮「鐵幣」的作用,就如出現金融危機,資金都會往美元去避難那樣。

金融帝國夢的另一支「海上絲綢之路」,夢源來自六一○年前的鄭和下西洋,這也是近年來中共媒體所緬懷與鼓吹的。中國人惋惜鄭和當年沒有像歐洲人那樣留在當地建立殖民地,而是來了就走,因而沒有形成「日不落帝國」,甚至連「無敵艦隊」都沒有,結果屈服在西方砲艦

政策之下,堂堂義和團都對付不了幾萬人的八國聯軍,造成奇恥大辱。現在《遼寧號》航母出航了,中國有遠洋艦隊了,沾沾自喜之餘,中國要開闢「海上絲綢之路」。

金融帝國可能出現的問題

說不定哪一天,中國的引擎過關,飛機製造業不必仰仗他人,馬上還會開闢許多空中走廊,因為天高任鳥飛而實現「絲綢全空走廊」。君不見,中國提出要M503航線逼近台灣海峽中線以後,馬英九政府不敢拒絕就表示「勉強接受」,美國、日本也只有乾瞪眼而已。一旦形成「絲綢全空走廊」,那就是「一帶一路全空」了。

由此可見,在不久的將來,在中國「帶路黨」主導下,在大中華朝貢體系的勢力範圍內,不但有中國的政治、軍事勢力,還有中國的經濟勢力。華爾街的金融大亨必須對中國刮目相看了。只是這個金融帝國是那樣容易建立起來的嗎?即使建立起來,會不會因為營運不佳而實質上癱瘓?會不會一有風吹草動就崩解?除了習近平與狂熱的中國民族主義分子有自信以外,其他人恐怕都要打問號。

「新中國」長期的計劃經濟體制,根本不知金融為何物。到八十年代才開始學習金融。那時,派駐在國外的中國銀行主管,就成為稀世國寶來處理中國的金融事務。一九九三年中國才有股市出現,事先鄧小平還發出指示,如果運作出問題就立即關掉。所幸,大批中國學生到外國留學學習金融,讓中國的金融業大有長進,金融人才裡,不少委身成為外國投資銀行的「買辦」,即使踏入仕途,也是外界供奉的菩薩,他們許多成為「先富起來」的一群,而且膽大包天,其中更不乏「官二代」。

不論怎樣,中國的金融管理還是有其一套,是相對封閉的相對穩定,至今不敢讓人民幣自由兌換。至於其中還有什麼秘密,外人還是難以窺全豹。例如中國經濟崛起的時候,股市卻是萎靡不振;去年以來中國經濟下行,呆賬紛紛爆發,股市卻是生龍活虎。

規章制度難以制定難以執行

不論為公還是為私,中國總是訓練出來一批金融人才,有的還攀上國際級的地位。例如從台灣游水到金門投共的林毅夫,經過中共專心栽培,不但從芝加哥大學這個名校的學習培訓,而且坐上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的高位。以他這個資歷,怎麼會領導不起來亞投行?

只是中國是個人治國家。且不說制定規章制度的難處,在中國把持下,規章制度能夠發揮它應有的效果嗎?否則,上海怎麼就是取代不了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按照中共的行事規則,中國控制的亞投行,放款時會帶有不公開的條件,且不說政治掛帥、敵友分明,就是經濟條件,大多也必須以貸款購買中國的商品。但是買誰家的就會引發利益集團的鬥爭,於是行賄、索賄樣樣會來。

例如中國透過二○○六年「中非合作論壇」宣佈金援幾百億美元給非洲國家,二○○九年就爆發國家主席胡錦濤之子胡海峰曾執掌的清華同方集團威視公司,在非洲納米比亞捲入詐騙和行賄案。威視公司前一年與納米比亞政府簽署一份五千五百三十萬美元的安檢掃描機合同,納國則以二○○七年中國給予的一筆貸款來支付費用。簽約後納國先支付威視一千二百八十萬美元首期,但款項隨後被以「顧問費」名義轉入當地一間顧問公司的帳戶,該戶口由顧問公司兩名老闆及威視駐納代表共同持有(都是中國人)。

中國的對外金援可以這樣轉回太子黨手裡,那麼亞投行,不但有中國的金援,還有其他國家的金援,不是更要被中國的貪官污吏所覬覦嗎?參與國會放心讓中國主宰這個機構嗎?而中國又願意在自己出大頭的情況下,讓其他國家來主宰嗎?因此不但訂立規章制度時可能吵翻天,以後在執行這些規章時,也會有許多爭議,尤其中國最喜歡玩弄文字遊戲,為自己的利益服務,因此實在不看好亞投行未來的運作。

中國金融需要先安內後攘外

中國人自己黑吃黑玩得出神入化,但是遇到老外,尤其老外的金融財技非同小可,就連雷曼這種老牌公司也會敗陣,如果遇到金融風暴,例如希臘的金融危機,對手又是痞子國家,那麼中國可以像對付國內異議人士那樣棍棒齊飛嗎?而在中國用強硬手段對付新疆維吾爾人,新疆卻是一條重要的孔道,這個「帶」會安全嗎?中國與周圍鄰國的領土領海爭議劍拔弩張,這條「路」不會出現阻滯嗎?

彭博新聞社在三月三十日發表專欄作家匹賽客(William Pesek)的一篇專文,其中說:中國目前隱藏性的龐大債務危機,其冰山一角日愈浮現出來。就在上週假海南省海口市的博鰲經濟論壇中,習近平一度脫口而出表示,海南島地方財政問題嚴重,幾乎到了付不出積欠債務窘境。專文指出,如果習近平真有打造中國夢,傲視寰宇掌握全球的雄心,那麼,應該優先將自己家內,一筆一筆的「財政爛賬」清理乾淨,才是第一要務。

看來,這又是「安內」與「攘外」的老問題而難以回答。不過,如果習近平是真正的馬列主義者,那麼看看列寧對金融資本與金融寡頭的

批判,他就應該退黨。

原文刊在《動向》雜誌 2015年4~5月號

廣告